專欄 海量中的限量殘酷--金足農與吉田輝星

灌溉支持

特約名家 左岸沉思 | 2018/08/24

A- A+

這幾天在日本剛好碰上百年夏甲最高潮的戲碼,對於金足農的奇跡與吉田輝星的手臂,正好有一些第一手的觀察。

日本確實是個很奇妙的國家,表面上看起來有不錯的制度與科技,但是又非常強調不太科學的「根性」這種東西,例如他們非常推崇像吉田這種把手臂幾乎燃燒殆盡的作法,當然一直有人提出要限制投球球數,可是這對於金足農這種小球隊來說,限制投手投球數,等於要了他們的命,只會讓那些有能力四處招募好手的名門更加具有優勢,對於以熱血鬥魂為主要賣點的甲子園來說,很可能會變得毫無可看性,淪為職業棒球的青年熱身賽。

這種操法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對於選手的職業生涯是一種傷害,但是反過來想,如果選手沒有賭這麼一把,可能也不會有職業生涯了,如果金足農沒有打進甲子園,誰會去真的關注吉田輝星的表現呢?就算有也肯定不是今日的英雄局面,這確實是一種兩難,過度投球可能毀了你的棒球生涯,可是按照一般的投球方式,你可能連談論棒球生涯的空間都沒有,所以會有這麼多的選手與教練,是用這種超乎科學的方式在比賽,因為他們也只能賭了。

如果這樣毀了一名很有希望的好手怎麼辦?說來殘忍,但現實是日本可能根本不差這一名好手,排在後面想要出人頭地的選手如過江之鯽,要知道贏得冠軍的大阪桐蔭,陣中有多少好手根本連出賽的機會都沒有,而他們的實力不見得就在吉田之下,苦練的程度也只是你沒有看到而已,日本的職業運動,就是在這種海量之下,又有著限量的殘酷。

日本的選手如果沒有能夠進入職業生涯,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可以到大學或是社會人球隊去,如果真的不打球,也可以找到合適的工作,進入甲子園的球員,有98%高中畢業後根本不打棒球,如果以全國的高中棒球人口來說,會在畢業後繼續打棒球的人數,還不到0.1%。

仙台七夕隊的育成部長丹治先生跟我們說,就算你是職業隊的青年軍出身,每一百名選手當中,能夠成為職業選手的也只有一位,過去20年,仙台七夕青訓出身,昇格進入一軍的,只有八人,但是這些來到這裡又離開的選手怎麼辦?丹治先生說,沒有怎麼辦,他們就是回到正常的社會中,可能是上班族,可能是當老師,可能從事不動產業,不過他們都會透過踢球的過程,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如果可以,他們會在大學或是公司的球隊踢球,而且,他們也會是這個國家將來支持足球運動的主要人口。

帶民族國中來仙台移訓,跟幾支當地的球隊交手,民族的實力跟對手也可以說旗鼓相當,但是可怕的並不是比賽的勝負,而是在仙台,像這樣水準的選手多不勝數,而民族已經是台灣頂尖的精英了,台灣目前的體育班制度下,我們總是在期盼每隔幾年能夠出一些好手,但是日本卻是源源不絕的有選手產出,每天在期待自己能夠得到出頭的機會。

跟鹿島鹿角的事務局長岡本先生會談,也提到了讓台灣選手到鹿島參加測試的可能性,他說得很明白,只要有實力,任何一支球隊都不會拒絕好手來測試,當然也包括鹿島鹿角,他們過去也知道台灣有幾個選手很不錯,但是同樣的水準,光是在茨城縣,可能就有一百個選手跟台灣頂尖的選手差不多,如果沒有極特殊的理由,日本球隊是不會有想選用台灣選手的誘因的。

回到吉田輝星,大概也是這樣的情況,如果你沒有比別人更加瘋狂的訓練,更加搏命的演出,跟那些豪門從各地挖角來的菁英相比,出身在秋田地方農校的吉田,並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如果在地方大賽就淘汰,你甚至連上個報紙角落郵票新聞的機會都沒有。

說來有趣,在日本有很多媒體訪問了職業棒球選手,他們普遍都說職棒的訓練比在高校時期輕鬆多了,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他們也都是在那個近乎瘋狂的地獄中熬出來的啊!

像吉田這樣的例子是好是壞,其實很難評斷,只能說是日本特殊文化下的特殊產物,而這種數量龐大又充滿高度競爭的環境,卻是值得我們羨慕的。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左岸沉思

石明謹,台灣花蓮鳳林人,足球球評、曼徹斯特聯隊足球俱樂部堅定支持者。曾發行雜誌刊物《足球主義》,講評經歷豐富,除轉播賽事外,也跨足出版、廣播、演講、專欄進行足球推廣,筆名為『左岸沉思』,球友們常暱稱石為『左盃』、『左大』、『十八歲』。...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1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隊翻譯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球隊翻譯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