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7

「遇到強敵那就要比他更強!」 黃士峰擲出台灣希望

台灣近幾年在亞運田徑項目表現並不算特別理想,在最近的52年,台灣沒有在亞運田徑項目拿下過任何一面金牌,可以說是陷入了金牌荒,不過,在今年的雅加達亞運,可望能解除這樣的現象。 在今年的雅加...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近幾年在亞運田徑項目表現並不算特別理想,在最近的52年,台灣沒有在亞運田徑項目拿下過任何一面金牌,可以說是陷入了金牌荒,不過,在今年的雅加達亞運,可望能解除這樣的現象。

 

在今年的雅加達亞運中華隊陣容中,包括了楊俊瀚、陳傑、向俊賢、陳奎儒,都是具有高度奪金希望的好手,而在標槍方面,這一屆的中華隊更是派出了「雙保險」出戰,由鄭兆村、黃士峰力扛標槍征戰大旗。

 


(黃士峰)

 

時間拉回到去年的台北世大運,鄭兆村在男子標槍決賽奮力一擲,丟出了91公尺36、破亞洲紀錄的成績,成為新科的亞洲紀錄保持人,也是亞洲第一位可以擲出90公尺以上的選手。而黃士峰表現也相當搶眼,丟出了86公尺64的成績拿下銅牌,兩人合力替台灣留下兩面至關重要的獎牌。

 

平心而論,因為鄭兆村擲出破亞洲紀錄的成績,使得黃士峰有些相形失色,不過對於兩人的「瑜亮情結」,黃士峰慷慨的表示:「我們在場上是敵人,但下了賽場就是好朋友,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互相扶持、鼓勵的一路走過來。」而他與鄭兆村、向俊賢還是室友,更是打線上遊戲「英雄聯盟」的好夥伴。

 


(鄭兆村於去年世大運擲出驚人成績)

 

對於一名運動選手來說,絕對希望能出現在國際舞台,讓世界看見自己、看見台灣的實力,黃士峰也不例外,在世大運與鄭兆村一起奪下銅牌和金牌後,他也直呼:「真的很開心能讓世界看見台灣,我們想讓大家知道,台灣選手在世界上也是可以奪牌的。」

 

越高等級的世界級賽事,自然越有機會遇到更多頂尖好手,一般選手遭遇這種情況可能容易怯場,但黃士峰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遇強則強」的堅強心理素質,他自己也表示,遇到更強的對手,會更有鬥志想要擊敗他,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何黃士峰在國內賽事總拿第二,但在國際賽卻可以繳出更精彩的表現。

 

今年的雅加達亞運,勢必會遭遇更多強大好手,黃士峰也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好要接受挑戰,在過年前喜獲麟兒的他更認為孩子可以帶來好運。今年黃士峰參與的比賽稍微減少,尤其因為在二月份休學而無緣參加今年的重點賽事全大運,不過黃士峰並不覺得失望,反而可以更加專心備戰亞運。

 

在五月底的台灣國際田徑公開賽,黃士峰擲出76公尺86的成績,僅次於鄭兆村的81公尺41而拿下銀牌,再度是由兩位台灣健兒漂亮包下金、銀牌的畫面,令人相當振奮,接下來他們也到日本移地訓練,全力為亞運做最後衝刺。

 


(黃士峰)

 

能在場上擊敗各國好手,為台灣爭取榮耀,也讓自己的名字留在國際賽場上,對於黃士峰來說,是最開心不過的事,從青年時期到現在,不曾改變。

 

接觸標槍運動之前,黃士峰原本是從事足球運動,但在國三那年,球隊教練被調離也導致足球隊解散,也才讓黃士峰有機會接觸到標槍運動。

 

由於體格強壯而且臂力強勁,與標槍有了第一次接觸的黃士峰馬上展露出自己的標槍天份,可以將標槍丟得又高又遠,更從2009年六月份開始,拿下愛沙尼亞世界中等學校運動會、義大利世界盃青少年田徑錦標賽、杜哈卡達世界中學運動會的連續三面金牌,別忘了,他才剛接觸標槍運動沒多久而已,這樣的表現也震撼國內外田徑界,更幫助他拿下2009年的體育精英獎「最佳新秀運動員」殊榮。

 


(黃士峰當時年紀輕輕就有驚人表現)

 

「我覺得標槍在空中飛很漂亮也很有速度感,加上你很難預測標槍的軌跡,非常刺激。」因為單純的理由,讓黃士峰的這一生,都與標槍脫不了關係。

 

黃士峰出身高雄岡山,家境並不算富裕,家中主要是以務農和打零工維生,父母當時對於國中時期還有點叛逆的黃士峰有些煩惱,但幸好因為全心全意投入標槍運動,讓黃士峰找到了足以專心奮鬥的目標。

 

雖然天生神力,但其實黃士峰也知道,在任何運動想要登峰造極,只靠天賦很快就會被淘汰,因為接觸時間晚,他必須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高中三年期間,黃士峰在每次訓練當日都會至少進行五小時的訓練,除了技術訓練,包括重量訓練、體能訓練等,都比別人練得更多也更勤,才能彌補自己比較晚接觸標槍的劣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