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後山的航海王 ─ 中華男子龍舟隊

2010年廣州亞運,當年國內大部份的媒體焦點,都集中在楊淑君電子襪事件上面,台灣媒體加上民眾同仇敵愾,加上政論名嘴節目的推波助瀾,好一陣子台灣人難得團結的要求國際體壇要給公道,不過時間一久,台...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0年廣州亞運,當年國內大部份的媒體焦點,都集中在楊淑君電子襪事件上面,台灣媒體加上民眾同仇敵愾,加上政論名嘴節目的推波助瀾,好一陣子台灣人難得團結的要求國際體壇要給公道,不過時間一久,台灣媒體健忘的特性,也隨著其他新聞事件,讓名聞一時的電子襪事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消失在歷史洪流當中。

 

同一個時間軸,同樣在廣州,首度成軍的中華男子龍舟隊,以花蓮體中學生為班底,在船長教練侯鴻章的帶領之下,帶著雄心壯智和滿腔熱血前進廣州,最後在三個項目當中(200、500、1000公尺)連拿了三個第五,有點錯愕、有點失落,也有點看不到未來,黯然的離開首度參加的廣州亞運。

 

回國之後,花體輕艇隊侯教練陷入是否繼續帶隊,參加國內外大型龍舟賽事的長考,幾經掙扎,還是決定繼續帶領子弟兵,挑戰龍舟項目,就是在這個抉擇點上,廣州亞運之後,後山龍舟男孩,在風光明媚的鯉魚潭畔,種下了亞運奪牌的夢想種子。

 

這邊先說個題外話,亞運龍舟比賽簡稱(TBR),也就是傳統龍舟的簡稱,不過跟傳統端午節龍舟比賽比較不一樣的是,亞運龍舟並不需要在終點奪標,因此並沒有設置奪標手。TBR龍舟賽事,一艘空船大約是250公斤,船頭1位鼓手、船尾1位舵手、在加上10位槳手,一艘船上一共會有12位隊員,大家各司其職,在船上變成生命共同體,一起划向終點,一起邁向冠軍,就算翻船,也要一起落水。

 

再回到故事來,2010廣州亞運的失利,回國後侯鴻章教練和選手們苦思應該如何在訓練上突破,除了持續參加比賽之外,也自費邀請國外教練,或是參考國外列強(中國、加拿大、匈牙利等)龍舟強國的訓練菜單,而且侯教練非常聰明,並不是一昧的全盤把國外訓練菜單給照本宣科,他考量到亞洲人體型體態和肌肉組成,畢竟還是跟歐美人種不一樣,所以在侯教練的融會貫通,慢慢的集合中西方資訊訓練精華,融合成最適合台灣選手的訓練菜單。最直接的就是反映在國際賽的成績上。

 

2012年是後山龍舟隊浴火重生的一年,他們在ACC 泰國亞洲龍舟賽展獲2金1銀1銅,隊史的國際賽金牌終於到手。接著又在ADBF韓國亞洲龍舟賽獲1金2銀2銅,這兩項賽事都是亞洲非常頂尖的比賽,也給足這群後山龍舟男孩信心,證明他們的航向正確,侯教練手中的羅盤也朝著偉大航道前進著。

 

從2012年開始,接下來每一年,後山龍舟隊每年都會在國際頂級賽事上斬獲獎牌,中華男子龍舟隊的名氣也開始在國際間傳開,成為國際舞台的一大強權,但始終侯教練和他的子弟兵,還是沒有忘記當年在廣州亞運的失敗,亞運變成是後山龍舟隊最想討回來的一個比賽。不過2014仁川亞運,並沒有舉辦龍舟項目,這份不甘心,只能再等四年。

 

仁川亞運之後又經過了四年的等待,從2010到2018,整整八年,當年第一批跟著侯教練的少年仔,都已經出社會,有的都已經有家庭,不過八年磨一槳,當年鯉魚潭畔的夢想種子,已經成長為高聳巨樹,現在,就是他們的復仇時刻,雅加達巨港亞運,中華男子龍舟隊來了!

事實上,在今年這批龍舟隊陣中,有許多人都是隱藏版的職業選手,他們辭掉工作,完全變成獎金獵人,隨著船長侯教練到世界各地征戰,靠著比賽獎金在過生活,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多大的信心才能做到,試想如果真的連續幾個比賽都沒拿到獎金,是不是後山龍舟的故事就會默默的畫上句點,當年廣州亞運的悔恨,也就無法消失了,這也是我在亞運前夕到花蓮採訪這支龍舟隊最大的感觸和佩服之處。

 

後山龍舟隊的訓練窘境,同時也反映出台灣體育資源還是存在許多分配不公的情況,侯教練和選手們,為了到國外訓練或比賽,大部分的經費一樣都是吃之前的比賽獎金,亞運也是等到龍舟正式成為國家培訓項目之後,選手每個月才有所謂的"營養金",不過出國比賽培訓的經費,算一算還是得吃老本,但這群猛男從沒有任何怨言,在採訪的過程中,聊到訓練和移地訓練的窘境,選手和教練臉上雖然帶著苦笑,但感覺得出來,他們甘之如飴,因為,所有的人心中都有亞運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