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9
作者:SamLD

下半場的人生 – Manu Ginobili親筆感謝函

當我坐下來紀錄此刻的心情,一如在Twitter上宣布退休的決定,這真是五味雜陳的時刻啊! 我對這項決定以及未來的生活充滿期待,但是對於該如何適應不必思考下一場比賽的生活,我並不是這麼篤定...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我坐下來紀錄此刻的心情,一如在Twitter上宣布退休的決定,這真是五味雜陳的時刻啊!

  我對這項決定以及未來的生活充滿期待,但是對於該如何適應不必思考下一場比賽的生活,我並不是這麼篤定。這是我一輩子都在做的事情,從18歲去了La Rioja,甚至直到幾個月前我都沒有停下訓練,我想會有點怪吧!無疑的,但是我相信我會準備好去面對全新的人生。

  另一方面,這不是一個猶疑不決或突如其來的決定。我已經41歲了,我的身體透支了很多年,在籃球的世界我只是個小個子,對吧?不只如此,上個賽季我的腦中就多次出現「這就是最後一年」的想法。我沒有對外明說,因為我不想在球季中段就排除其他選項,我希望保留其他機會。我懷疑自己會不會改變想法,或者我認為我的身體和內心能再應付一個完整賽季的考驗。

  球季結束後,我像往常一樣離開球場,花1-2個月感受身體的回饋。前往加拿大度假前,我和Pop碰過面,我告訴他相比於繼續征戰,我更傾向退役,但是我們繼續保持聯繫,決定我回來之後再告訴他最後的決定。

  度假期間,我和我的妻子Many討論過具體的可能性,這一次我真的感到筋疲力竭。Pop從未鼓勵我或要我相信我還能繼續征戰,他只是希望我保留重新回到San Antonio的選項,也許某天我內心的渴望被喚起,會打電話告訴他我決定回歸了。

  然而,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我回到體育館進行重量訓練、鍛鍊球技,看看年輕人的訓練,為即將到來的季前賽刻苦的調整狀態。但是我依舊感到疼痛,感覺過去兩年超量的負荷正在侵蝕著我。漸漸的,我知道做決定的時候到了。

  我等待Pop從歐洲回來,我希望他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也是第一個親口聽到我說出這件事的人。

  08/27,我花了一點時間宣布我的決定,很難想像我在按下「Enter」之前有多煎熬。我不清楚為什麼,我確信我必須這麼做、這是個正確的決定,也是一個瘋狂的決定…。我肯定也很開心最終鼓起勇氣向大家宣布這件事,很難向你們解釋我所有的感受,但是我立刻感到如釋重負,想著我大概可以關上電腦,但是隨即被潮水般的訊息淹沒。

  其中有些真的讓我很感動,更正確的來說是「我們」。我的妻子Many與此同時也跟著我經歷了這一切,她也從球員妻子的角色退休,而生活還在繼續。在我23年的球員生涯,其中21年有她同行。我們經歷了每座冠軍、每次慶祝、每段失落、每場尖叫,走過這段若即若離的歲月。

  尤其跟隨國家隊出征,當其他家庭享受著難得的假期,我幾乎兩個月都不在家。無時無刻都是她在扛起這個家,不僅照料著孩子,重要比賽前還要小心翼翼避免吵醒我,確保我得到充分的休息。不論經歷多少痛苦的失敗或歡愉的慶祝,她的支持從未少過。

  我確信,她對這個家的付出和犧牲還能繼續寫下去。

  我絕對不是唯一退役之後品嘗到這種感受的人,我相信不同職業的人都會遇到,只是我以籃球為業。能在San Antonio有這樣的知名度很特別,過去16年我和相同的教練、各式各樣的夥伴齊心對抗熟悉的對手,這讓我有強烈的歸屬感。我不想指名道姓,因為這對某些人來說不公平,就像我在Twitter上說的,我對每個人都抱以無限的感激。

  我向Pop說得很清楚,不只是「嘿!我要走了!」我的孩子已經要開始上學,而我依舊住在這個小鎮,繼續和球隊、球團保持密切聯繫。也許我無法再用製造進攻犯規、抄截或其他方式帶來貢獻,但是我會盡可能參與我能幫上忙的每件事情,我對我的隊友充滿感激,和工作人員及球團上下的每個人都相處愉快。如果我能從另一個角度帶來幫助,這是我的榮幸。

  我對我的職業生涯別無所求,相較於其他人因為傷勢或其他因素提前告別球場,我退役是因為我覺得是時候了,這個時間還是在我40歲的時候。事實上,此刻的我沒有任何遺憾。更重要的是,過去三年我給了自己不必承擔任何壓力,和朋友上場享受純粹籃球樂趣的機會。那一刻我心裡想的是:「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