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3

《Joel Embiid──故事時間到》

我向上帝發誓,我的人生是一場電影。 它是一場電影。 我知道那些鄉巴佬在買下一輛運動型休旅車時總會這麼說,但我發誓我說的是真的,我會向你證明的.......

作者:ZuTTer77

請繼續往下閱讀

Akira Rin

近年最喜歡的年輕球員!

JK1971

好有趣的故事!

我向上帝發誓,我的人生是一場電影。

 

 

它是一場電影。

 

 

我知道那些鄉巴佬在買下一輛運動型休旅車時總會這麼說,但我發誓我說的是真的,我會向你證明的......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向上帝保證。

 

當我十六歲從喀麥隆遠渡重洋來到這裡(美國),我完全不會說英文,這裡的任何一個人我都不認識,對美國文化的了解除了基本的嘻哈外也就沒了。

 

而我知道大家大概都聽過這些事情,但我不認為你們知道這到底有多麼瘋狂。因為我真的從那時候才開始打籃球。

 

如同字面上所說——從我收到Florida的高中籃球獎學金的三個月前,才開始。

 

 

我可以灌籃,但運球完全不行。

 

 

所以我來美國的第一天就去練習,不過我實在是太爛了,所以教練就把我踢出體育館外。

 

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當時超級瘦、超級軟。但最糟糕的是,我的隊友們全部都認真地指著我,對著我嘲笑,如同那些高中電影中的死屁孩一樣。

 

這很瘋狂,我看著那些老兄,並不完全了解他們在講些什麼,就像是:「該死,大夥們,拜託,現在就相信過程吧。」

 

 

而他們就會說:「呵呵,才不要勒,你爛透了。」

 

 

老兄,我回到我的宿舍哭了起來。就像是:「這真的太蠢了,我現在到底在幹嘛啊?我根本無法打球,我要回家。」

 

 

但是當我坐在我房間聽著Lil Wayne或是其他人的歌時,想到那些以取笑我為樂的人,我競爭的那一面瞬間佔據了我的內心。

 

我真的真的受到了非常大的激勵。當人們說我無法做到某件事時,事實上我很愛它,它讓我想要證明他們是錯的。

 

所以我對自己說:「好吧,我要確實地去體育館不斷地訓練再訓練,直到我變強。KOBE(就像Kobe那樣)。」

 

 

於是,我變得越來越強,特別是在禁區附近,但我依然不擅於投籃。所以我開始和我的一位隊友一同訓練,Michael Frazier 二世(Michael Frazier II)。

 

認識他嗎?這老兄是個射手,他曾在一場比賽中天殺地為我們高中射進11顆三分。

 

所以在練習完之後,我都會和他一起進行三分練習,當然啦,他狠狠電了我一番,我沒有固定的出手姿勢、沒有基礎。雖然搞砸了,但我無法承受每天都輸給他。我非常好勝地想:「我絕對要打敗這傢伙,我要找出個方法。」

 

 

正當某個夜晚感到沮喪時,我打開了Youtube,心想絕對要把這個投籃的事情搞定。

 

 

我開始搜尋一些關鍵字像是

 

 

『如何投三分球』

 

 

「不行。」

 

 

『如何用好的姿勢投籃』

 

 

「行不通。」

 

 

當燈泡關上時,我搜尋了一串魔術關鍵字

 

 

『白人投三分』

 

 

聽著,我知道這很刻板印象,但你是否曾看過平凡無奇、三十歲的白人投三分球呢?

 

他們的手肘、膝蓋自然彎曲,接續動作堪稱完美。

 

你知道在美國,總是會有那麼一位穿著EVERLAST運動短褲的年長者。這傢伙總會是球場上的大麻煩,他的跳投一直那麼乾淨俐落。

 

 

這些人就是我在Youtube上學習的對象。只是個隨隨便便的人用著完美的姿勢投三分。

 

我和Michael會在練習後繼續打上幾個小時,而我只是試著模仿那些白人的出手姿勢,於是,我開始能夠和Michael競爭了。

 

這很狂,因為增加一點射程就能徹底改變了我的比賽。其他隊伍沒辦法繼續忽視我,而我開始打得越來越好了。

 

 

我知道大家會覺得我很浮誇,但這些都是真實故事。我當時甚至不知道J.J. Redick是誰。

 

我對於NBA一知半解,因為我在喀麥隆從未看過NBA。也沒辦法看,我的意思不是我們家境窮困,連電視都買不起。

 

我們家有電視,也有個簡單但美麗的生活。不過美國人對於非洲總有些荒唐的想法,就像非洲其實只是一個很大的國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