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4

【1998 vs 2018】前言:1998年的網路與棒球

會臨時寫這篇,是因為阿宏叔叔「勒令」筆者在72小時內至少要寫出一則導言(苦笑),但既然阿宏叔叔難得主動督促,硬著頭皮也得進行這個有夠難的主題。(謎之音:誰叫你要自討苦吃) 筆者的習慣,會...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會臨時寫這篇,是因為阿宏叔叔「勒令」筆者在72小時內至少要寫出一則導言(苦笑),但既然阿宏叔叔難得主動督促,硬著頭皮也得進行這個有夠難的主題。(謎之音:誰叫你要自討苦吃)

 

筆者的習慣,會先簡單說明一下時代背景,本篇就是要給讀者大致說明一下20年前網路與棒球如何相遇,並成為影響台灣棒球的重要因素。

1990年,中華職棒開打,台灣開始有了屬於自己的職業棒球。在球迷的熱烈支持下,中華職棒整年竟達成百萬人次入場的成績(含例行賽89萬+明星賽+總冠軍戰),短短幾年內就讓職棒成為全民運動,燃起現在球迷都難以想像的全島狂熱。

 

在職棒前五年的全盛期,有個場面不管在學校教室還是軍營每天必定上演:大家搶著爭睹各大報紙的職棒專版,尤其民生報更是一張難求,幾乎每個人都想看記者是怎麼寫自己心目中的職棒英雄前一晚的表現。

 

因此在長期耳濡目染下,大約是1970~1985這一區塊的世代,都藉由報紙以及定期出刊的雜誌(尤其是聯盟發行的《職業棒球》雜誌),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大量吸收由報紙給予的各項棒球資訊、知識和觀念。

 

但隨著時間的演進,一些細心的球迷開始注意到新聞媒體傳達的棒球資訊以及寫作內容,似乎遇到瓶頸,還有很多美日的棒球訊息也都前後矛盾,因此開始有學生球迷為了想要更直接的獲取新知,學習英文或日文,購買閱讀美日棒球雜誌書籍,慢慢的這些學生球迷發現了一個全新天地。

 

在此同時,也有少數球迷先知先覺的意識到台灣基層棒球才是台灣棒球真正的未來,因此回頭關注台灣的基層棒球,但愈關注愈發現台灣當時業餘棒球的狀態非常糟糕,甚至到了危殆的程度,但那時台灣大部分人只關注職棒的光鮮,就連應該領導業餘棒球的棒協長官,也都只是把棒協當成拉球員的工具而已,對於基層棒球的投入少到難以想像,也讓這些關心基層棒球的球迷憂心不已。

 

這兩批球迷都對新聞媒體壟斷台灣棒球資訊,並給予台灣球迷大量錯誤訊息感到不滿,但也都對於無法突破這層藩籬,把正確資訊傳達出去而感到焦慮。更重要的是,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遑論集結力量。

同樣是1990年,台灣學術網路(TANet)成立,當時沒有人會想到,因為這個台灣第一個網際網路系統的成立,會在未來帶給台灣棒球多大的影響。

 

1992年,全台第一個全中文BBS「中山大學美麗之島」成立,在突破語言的限制後,全台灣各大學紛紛成立BBS,並且幾個大型BBS也設立連線板,棒球相關板面當然是最早成立的連線板之一,在這裡球迷得以首度突破空間限制,在虛擬的網路世界彼此交換資訊與心得(當然,也免不了吵架)。

 

同時也有部分站台不加入連線,但因為有高手定期駐紮,吸引了許多不想看連線板球迷吵架的深度球迷在那裡的棒球板進行更深度的討論,筆者自己就在成大貓咪樂園與清大AIDS這兩間BBS學到了許多現在仍受用的棒球知識。

時間推到1998年12月,當「中華夢幻隊」在曼谷亞運變成了「惡夢隊」後,歷經職棒簽賭放水、球隊停權解散、兩聯盟惡鬥仍鼓起精神支持台灣棒球的球迷,終於再也無法忍耐,各種批評、謾罵、針砭在各大BBS與棒球論壇如潮水般的湧出,並對報紙雜誌千篇一律但滿是空話的「反省檢討」加以戲謔與嘲諷。但球迷的不滿與意見自然需要宣洩,但終歸要整合,否則只是洪水海嘯,除了破壞無法給台灣棒球任何幫助。

 

這時1998年成立的「球魂網站」在「曼谷慘案」後舉辦了緊急徵文,邀集有上網路的球迷整理撰寫自己對亞運惡夢的感想,以及對台灣棒球現況的思考。很短的時間內就湧入大量文章,也成為台灣網路球迷力量的首度匯合。

 

從1998年12月到1999年這段期間,「球魂」成為台灣網路球迷必看的網站,這一年中間許多球迷也在那裡發表對於台灣棒球問題現況的解析,逐漸成為網路球迷的共識(雖然網路上還是有很多歧見甚至謬論)。

 

這個系列,筆者就打算以個人好不容易蒐羅到的當時相關文章(以「球魂」網站為主),試圖以主題方式打散重構,逐一探討當時球迷認為台灣棒球的重大問題,與20年後的現在做一對照。試圖演繹這20年來台灣棒球的變化。

 

因能力與精力有限,這個專題預計一個月推出一則,最少推出三則,至於最後能寫出多少,就看造化了(苦笑)。

本人在運動視界發表的任何文章,均不得做任何形式之轉載(包含轉貼在PTT),特此聲明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