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猛虎高飛車-涂鴻欽

在體育界裡,擁有和「火車」相關外號的選手不在少數。在籃球界裡,名人堂中鋒Artis Gilmore就有「A-Train」這麼一個響亮的外號。至於棒球界就更多了,像是曾經拿下國聯新人王的「...

作者:CHLin

張尤金

令人感動的好文章!

youuyouu

我對元年的台灣大賽也有點印象, 那時味全隊還有一個賈西(不是後來的那個救援王賈西), 當然這種季後賽的投手使用方式, 很容易為日後的運動傷害埋下伏筆就是了, 四大天王是陳義信在職棒二年以"外籍球員"身分加入兄弟之後, 與統一的謝長亨以及龍隊的黃平洋, 才確定了這個媒體稱號

CHLin

傳聞三商常常比賽前一天喝酒喝很ㄎㄧㄤ,還有帶酒到球場喝,所以那場驚人的第五戰有可能是酒喝太多加上著涼才會發燒,應該也足以成為中職的都市傳說了XD

愛情少尉

懵懂為了湊熱鬧和台北汾腸,
趕286公車去看比賽的年代,
火車和鷹俠是兄弟迷最恨和最怕的球星~!

CHLin

年紀太小,懂得看球的時候台北棒球場都拆掉了。
縱觀中職三十年,也很難找到像涂鴻欽這麼適合當反派行銷的人物,火車真性情又浪漫的個性如果活躍在現代,一定是位擅長經營社群的高手,陳禹勳可能都要叫他一聲師父XD。

aDAm

麥田出版過的涂鴻欽傳記有提過,當時在救護車上陪他去醫院的是豬哥亮

CHLin

老豬和涂鴻欽會合拍其實不意外XD,所以後來楊宗憲能進三商當練習生據說也是靠著涂鴻欽的介紹才能圓夢。
1993那四本麥田出版的傳記裡,我個人覺得最精采的就是涂鴻欽這本,除了作者羅吉甫先生本身就是火車鐵粉以外,涂鴻欽本人也很願意配合傳記的採訪,可以說是一本真性情的佳作!

aDAm

那四本運動家系列,我只有pass林仲秋那本沒買XDD

CHLin

後來麥田還有出廖敏雄,一共五本,我只有黃平洋那本沒有看完,作者陳正益先生後來有提到黃平洋不知道什麼原因不太願意配合出版社的採訪,結果整本都是作者自己的論述,後來出版之後還被讀者投訴罵到翻過去。

BAGA615518

我對涂鴻欽最深的印象.就是在職棒初創的那幾年.如果在現場賽前有注意到的話.你會發現涂鴻欽賽前牛棚時那個捕手接球的"啪!"聲.是當時所有投手(包含洋將)裡最響的.他那渾重的球質讓人印象深刻.

fb - Philip W. Wu

這篇文章雖然寫的不錯,但還是有些謬誤,例如:
1. 國中的時候,他選擇搭火車上學的主因,是因爲當時朴子、嘉義之間,還有糖廠小火車行駛,而且在他家所在的朴子大槺榔,剛好還有一個停靠站,所以最方便,而不是去遠在十幾公里之外的水上搭乘縱貫線火車到嘉義。
2. 陳昭安雖然也是出身朴子少棒隊(跟他的補手搭檔洪中和一起從嘉義崇文國小被挖角過來,這也是一段有趣的歷史),但是在朴子國小比晚了涂鴻欽三屆,而且後來陳昭安他們整隊去唸華興,所以不可能跟涂鴻欽在嘉義大業國中同隊。
3. 跟涂鴻欽在朴子國小同屆的是康明杉,也是他們那一屆的王牌投手,只是康明杉後來去年台中的東峰國中,但是轉練野手(雖然偶爾也會以投手出賽),東峰國中取得代表權去印地安那州蓋瑞城打世界青少棒錦標賽時,因為由敗部復活,第一場戰勝勝部冠軍,所以需要加賽一場時,因爲主戰投手已經都出賽,只好被推出來孤注一擲,結果表現大放異彩,幫助台灣代表隊獲得冠軍。

再說一個一般人不會知道的小八卦,涂鴻欽在大業國中以前綽號叫“大豬”(台語),因為他國小的時候身材還蠻肉的,食量也大,所以別人就給他取了這個綽號,只是後來上了國中,身高抽高,看起來就不再像小學時期的小胖墩,而且都在外地求學,所以知道這個綽號的人,大概只有他少棒時期的隊友和少數長期支援關注朴子少棒發展的鄉親吧!

CHLin

感謝補充!

       對搭火車情有獨鐘的涂鴻欽,放棄了在早上6點半搭公車上學的機會,寧願選擇早上5點半起床以能夠搭上6點的火車。(註)

       當時學校規定繡學號時應該繡明上學時的交通工具,倘若步行就繡「步」,若搭公車就繡「汽」,只不過涂鴻欽這個大老粗實在是搞不懂這些複雜又繁瑣的規則,既然從家裡搭火車出發,涂鴻欽於是就讓繡學號師傅在制服上繡了個「火」字。但所謂的交通工具,指的是從火車站到學校所使用的車種,而火車當然不會直接開到學校。(家中從事繡學號工作的筆者心有戚戚焉,即使現在繡學號的格式已經簡化許多,仍然不時會有小朋友搞不清楚學校的要求而鬧出笑話,何況是三十多年前。)

      等到涂鴻欽終於明白繡學號的規則已經為時已晚,而他老兄也懶得再花錢拿去修改,因此全校就只有他一個人繡著「火」字,校方也沒有發現這樁烏龍,讓他過關。從此,如果提到那個「火車的」,大家就知道指的是涂鴻欽。

       一個人的外號要響亮好記、叫得琅琅上口,通常得符合這個人名字的諧音、或是他的身材、長相、個性。身形有如卡通「哆啦A夢」裡的胖虎的涂鴻欽,「火車」這個外號可以說是為他量身打造。

       涂鴻欽海派的個性也是在國中、小時期養成出來的。國小時,他越區到朴子國小就讀,而到了東石國中,朴子國小的同學和涂鴻欽的街坊鄰居們由於地域因素,小團體和派系就自然而然形成,血氣方剛的少年家時常因為大小原因起爭執甚至打群架,這時與兩派人馬都交好的涂鴻欽便扮演著調解、仲裁的角色,而講義氣的個性也讓他結交許多朋友,這些朋友在老師們的眼中並不是什麼好學生,他們不愛讀書,喜歡抽菸、有點閒錢就會上撞球間,久而久之大夥感情愈來愈好,彼此間就產生了江湖義氣。

       另一方面,如此的個性也和家庭有關,原本務農的涂家在涂鴻欽10歲那年改搞起貨運,有很多不能見容於治安單位的道上弟兄在逃亡時便會搭上涂家的貨運卡車,這些亡命之徒什麼沒有,就是江湖義氣和四海豪情最多,自幼耳濡目染的涂鴻欽,身上便有濃濃的江湖味。

註:家住嘉義縣朴子市的涂鴻欽若要搭火車到嘉義車站,他必須得經過嘉義縣太保市才能到達最近的火車站水上車站,騎腳踏車至少也得花費三十至四十分鐘。

正式發車

     涂鴻欽正式專任投手是在國三這一年,原本擔任一壘手或捕手的涂鴻欽由於在練球時不時客串餵球投手給隊友打擊,因此在一次主力投手受傷之際,他奉教練之命代班上陣,想不到每投必贏,戰無不勝,從此轉攻投手,成為大業青少棒隊主力投手之一,而大業青少棒也在當年取得南區預賽亞軍,與美和取得角逐全國國手代表權的資格,只是後來成績不理想,僅取得第4名,涂鴻欽和同隊的陳威成(前俊國) 、塗永樑(前三商)、陳昭安(少棒時期投出完全比賽)等人都沒能入選國手,在沒有國手光環下,涂鴻欽一度猶豫是否繼續打球。

      「再試試看吧!」幾經考慮後,決定再給自已一次機會的涂鴻欽北上來到了中華中學,成為榮工青棒隊的一員。或許是水土不服,抑或是無法適應榮工體系那嚴明的紀律,涂鴻欽只讀了一年就興起了不如歸去的念頭,正好青少棒時期的老師許春權教練正在高雄三信家商招兵買馬,於是他抱著一線希望回到了南部。

       但轉學之路一開始並非如此順利,三信校長原本無意收涂鴻欽入校,但許春權教練的太太許李束女士卻認為涂鴻欽本性不壞,只是愛玩,基於有教無類的精神應該給他一個機會,在師母的力保下,許春權才答應栽培涂鴻欽。後來許春權在1983年過世後,在他所教過的學生裡,就屬涂鴻欽和許李束最親近。1992年4月,許李束在高雄球場的比賽擔任開球貴賓,有了師母加持鼓勵的涂鴻欽也在那週拿下當年首勝,終止開幕三連敗,可謂棒球界一樁佳話。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