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離情依依的美網,以及上網如何用另一種方式改變比賽。

灌溉支持

名人堂 Dexter | 2018/09/07

A- A+

多年以後我們會回顧今年的美網的,不是哪個研究氣候異常史的狂熱科學家,而是幾個網球迷在追憶曾經美好的觀球時光。

在經歷了美好的2017年後,今年的下半年讓很多人感受到英雄遲暮的殘酷。費德勒止步16強,納達爾則是罕見的被0-6。喬科維奇剛剛經歷了差點毀滅生涯的大低潮,安迪穆雷則是至今還在和傷病纏鬥。

有時候一切來的實在太快,你知道的,就好像你熟悉的人事物一下子倒轉了過來。

2015年的美網,獨霸男單賽場的喬科維奇剛結婚一周年,費德勒則帶著兩對雙胞胎來看球;佩內塔(Flavia Pennetta)像是山普拉斯一樣,帶著她生涯首座、也是唯一一座美網冠軍告別賽場。瑞士公主辛吉絲則和印度佩斯(Leander Paes)及米爾札(Sania Mirza)繼續用讓人驚嘆的技藝和默契統治著女雙及混雙王國。

 

如今,喬科維奇剛剛在溫布頓完成自我救贖,費德勒則沒有進入到男單八強。

佩內塔正在含飴弄夫,她的同胞老大姐絲琪亞沃妮(Francesca Schiavone)則終於宣布正式退役。

辛公主去年拿著最後的美網女雙冠軍拂袖而去,但當時站在她身旁的卻是詹詠然。

三年過去,物是人非。

 

而感受最深的,或許是西班牙獵犬—穩定的費雷爾。

「對於我來說,能和這些人打球是我的榮幸。我們可能是處在最好的時代,同時擁有兩到三位史上最好的球員。」打完生涯最後一次大滿貫賽的費雷爾這麼說道。

她說出了重點,「這些人」費德勒、納達爾來到生涯的黃昏,喬科維奇和穆雷則慢慢走過自己的巔峰歲月。

但他們後面的這一群後生小輩,似乎還沒有看到能接起火炬的。

 

費德勒的狀態可能是最讓人擔心的,儘管剛和優衣庫簽下10年大約,我們暫時不必擔心他會太快離開球場。但是他還能保持在爭奪冠軍的行列嗎?

幾天前的16強戰,他在幾乎就要連下兩盤的時候,因為雙誤而被澳洲黑馬逆轉。這樣的失利方式你無法全部只怪罪給紐約的熱浪,或許體能的儲備以及競技狀態的下滑才是主因。

在溫網時我們已經看過一次,巨人安德森利用他的發球將比賽拖長,每一分鐘的流逝,他贏球的機率也就隨之增加。

儘管跳過了紅土賽季,你還是不能指望費德勒在打了將近6盤的比賽後還能維持輕盈,他罕見的在正拍發生了許多失誤。 

而和米爾曼的這一場似乎就更明顯了,當對手一直回球到中線,增加對抽的次數,不主動進攻、而只是把球打長,讓比賽進入到一種堅壁清野的對峙模式時,費德勒失誤就會開始激增。

77個非受迫失誤、一發進球率不到5成,我們過去幾乎不曾看到費天王如此狼狽。

我突然想起了《汽車總動員》裡的那句經典台詞:什麼時候該退休?年輕人會告訴你的。

 

 

撇開情懷,納達爾和蒂姆的那一場八強戰,確實打得精采。

底線上旋球對上蒂姆幾乎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連續被破3個發球局輸掉首盤,看起來沒得玩了。

但在第二盤納達爾開始上網,在丟掉幾分後,蒂姆開始動搖、節奏上被帶著走,抽球也不再像前一盤那麼專注,陷入猶豫和思考,失誤一多起來,這比賽突然又有辦法打了。

第四盤蒂姆這麼好的機會還硬是被蠻牛逼到搶七,在浪費很多球後,終於拿下了。

決勝盤比拚的是意志,就時候和選手的球技就沒有什麼關係了,每一個分都是在和自己做戰鬥,內心足夠強大的人才能站到最後。

賽末點蒂姆網前扣殺機會,這種球就是天堂和地獄,要求球員穩住拍面、眼睛直盯著球,不偏不倚的咬中球心,否則很容易掛網。但在激烈大戰5盤之後,要球員在高壓之下站穩腳跟、絕對專注不犯錯又談何容易。

蒂姆終究沒能闖過這一關。

 

要一個25歲過後的人大幅改變自己,是很不容易的,但納達爾辦到了,那正是他之所以偉大的原因。

大傷之後他改良了自己的打法,增加了更多攻擊性,也精進了自己的上網質量,變得比過往更為全面。

新教練莫亞要他將提拉上旋減少一點,加快球的行進速度,另外還強化了他的反拍。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目前共有 1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9大滿貫第二站-法國網球公開賽

2019年大滿貫賽第二站來到法國,法網戰火即將正式點燃,跟著運動視界一起來感受法網熱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