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不是問題!讓大坂直美無法慶祝的人事物

昨天早上,日本選手大坂直美在美國公開賽的女單決賽中,擊敗了史上的球后Serena Williams,拿下了生涯第一座的大滿貫冠軍。一位二十歲的少女獲得了生涯最重要的勝利,本應當要在頒獎台上接受大家的恭...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sluggerwaldo

非常同意你的文章,整件事看起來就是小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無限上綱,她說已為人母了或者她從不作弊等等跟她在本場失控的情緒有什麼關係?會不會牽拖太遠太浮誇啊..
坦白說,整場感覺大坂就是某種程度被霸凌,她不應該贏這冠軍的,因為主場主人是小威,你怎麼能打的比我好比我穩,既然眼看我贏不了你,又剛好裁判對我這麼不利,就把整個冠軍賽弄的這麼難堪嗎?然後還說這不關大坂的事,是我跟裁判的事,你把場子搞成這樣,大坂不會沒有感覺嗎?說再多的話都無法掩飾妳在硬拗...

Benny Ice

感謝您的回饋。其實要說是小威刻意要這樣是有失公允的,畢竟當下的情境會讓任何人的腎上腺素激增,情緒都會在高檔。然而賽後記者會還要打母親牌跟女權牌,這就不太恰當了。

HarrisHu

只能幫Osaka QQ
如果覺得被主審汙衊,大可回到場上用表現討回來,而不是一直跟主審對罵,而且還以一種女性受害者來批評這次的判決(我是一個女性,男性球員就不會這樣受到這麼嚴重的處罰),但追根到底跟女權有什麼關係,就是妳和教練團違規在先(再給大坂一局那個判決之前,還被警告了2次),還可以拉性別歧視說救援,根本是無理取鬧到了極點。

Benny Ice

她所謂男女不平等的論點是對的,但wring place wrong time 。

Benny Ice

*wrong

aDAm

女權XDD,難道站在你對面的大坂直美是男的嗎?
整體事件的後續發酵反而更像是針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

Benny Ice

與其說是歧視,後續的發展比較像是ESPN過度用英雄主義去控制輿論。女網=小威、籃球=LBJ等這類論述是他們常弄的東西。

sluggerwaldo

套一句常講的,贏球治百病,輸球會牽拖...
如果這場小威打得好,跟裁判的紛爭還會擴大嗎?
仔細想想就知道..

pei0226

自己不冷靜,卻要帶風向到其他地方

不管美國網協主席怎摸聲明,最後還是網協被罰金,
不就代表她的言行是錯的嗎?

輸了比賽、輸了風度、輸了人格...
真是讓人失望的表現

Andre Huang

關於小威一再強調自己的清白,我再次於YOUTUBE找到了Full版的直播錄影觀看,個人也有很大程度對小威的誠信動搖。
第二盤第二局比分1:0(serena:osaka)由Osaka發球,到15:40 Osaka準備發球拿下第二局分,鏡頭拉到serena準備接球的動作,Serena“眼神飄向某個方向”看至少2次,當下約一秒左右,Ramos主審就判code violation-coaching, warning, Mrs.Williams(違規警告:場邊指導,小威廉絲)。接著,重點來了,Serena立刻走到Ramos解釋:「教練那個“拇指向上”的手勢,是在說表現很好的意思。我們之間沒有暗號,你不知道。我知道你(Ramos)會因此以為他在教我,但我不會作弊。我不會為了贏而作弊,我寧可輸。」
這段小威在第一時間的解釋,YouTube上一堆影片。
更妙的是後面,ESPN立刻採訪Serena教練,教練說:「我誠實承認我在coaching,但我不認為她有看。幾乎100%的教練都會這麼做的」
這代表什麼?由影片來判斷,教練的手勢,小威有看到,因為,這是小威自己在第一時間所描述的內容。
好笑的是,小威在影片中的第一時間解釋說法,只出現在“影片中”,各大文字媒體不知道為什麼,紛紛省略簡化了比賽中小威當時的說詞。
各大媒體只在賽後採訪陳述小威說法:我沒有收到coaching!
好在有YouTube,給了觀眾有機會看到由媒體文字採訪內容更多更詳細的事實!
文字媒體:(省略了“那個拇指向上的手勢是我表現很好的意思”)永遠都只有“我沒有收到coaching,我不會作弊…I didn't get coaching…, I have never cheat in my life…”

小威有沒有看到coaching,事實呼之欲出。由各位自己到YouTube觀看我所說“完整版的”美網決賽當時15:40的時間片段,自己心中有數吧…

Andre Huang

我個人十分同意你的看法,國內一些人,甚至某知名體育主播,都有著“主審不應該過度介入比賽,比賽應該是交給選手們決定”的言論。
到底,比賽只要球員們間比技巧比體能就好,主審不要“過度介入”?
接著,開始有人就罵,為何要判coaching,甚至於還有人質疑為何要判racket abuse摔拍!
甚至於,又有人開始質疑“為何罰我,他呢?”的「不法行為者的公平原則」來質疑主審…
一切的一切,就是Ramos你為何要如小孩子一樣用規則處罰來介入比賽…
1.一再的鑽牛角尖「不法行為者的公平原則」的人,去Google一下吧!法律是“不保障”「不法行為者的公平原則」。也就是,和法官吵,別人家也頂樓加蓋,為何要罰我?法官是不會理睬的!所以,球賽進行中,裁判看到誰違規,第一時間裁罰,我們不能因為裁判可能沒看到對手違規,而要求裁判公平補罰對手。別再鑽牛角尖了,為何不想,我自己不違法,不就是最好的保障呢?把這些公平問題,交給媒體狗仔去拍攝放大檢視,在輿論壓力下,公道自會返還。
2.如果要求比賽中主審不要介入,只要球員自己廝殺比高下,我只能說,對,不擇手段的贏,也是贏。但是,我們真的只要求最後結果是好的,過程對與不對放任不管,作弊,也行?或許啦!甜頭嚐著滋味美,但,應有的果報,該是誰的,總是會給的。
以上,我個人完全支持作者的文章,發表一點個人的感受。

Benny Ice

感謝你的回饋,謝謝!

昨天早上,日本選手大坂直美在美國公開賽的女單決賽中,擊敗了史上的球后Serena Williams,拿下了生涯第一座的大滿貫冠軍。一位二十歲的少女獲得了生涯最重要的勝利,本應當要在頒獎台上接受大家的恭喜,用笑容去應對即將改變的生活,對吧?


(Getty Images)

但很遺憾的是,大坂史詩般的表現將永遠被Serena Williams和主審Carlos Ramos之間的恩怨所掩蓋。以網球法理來說,Ramos絕對有權利(甚至是有義務)去保持比賽的公平性,而他在過去也不吝於對大牌球星們作出這些裁決。光是Rafael Nadal以及Novak Djokovic兩位就常被Ramos警告有拖時間甚至是接受場上指導等違例行徑,所以今天Ramos會作出這些判決,如果就他過去的紀錄來看,並不意外。

我們先假設Williams賽後的訪問言論屬實,假設她沒有接受到教練Patrick Mouratoglou的暗號好了,Ramos宣布警告時,大可以詢問主審並釐清被警告原因之後,把這個事件拋於腦後,將心力專注在場上,試圖扭轉戰局。(只是當Mouratoglou做出向前的手勢後,Williams就開始積極到網前進攻,再加上她的一些動作,很難說服觀眾她沒有接受執導。)

但是她並沒有這麼做,反而開始和Ramos爭執。

接著她摔了球拍,因為已經有警告在先,所以第二次違規遭到罰分處置。這時候的Williams更應該要全神貫注去面對站在對面的大坂,而不是坐在裁判席上的Ramos。更何況她已經輸掉第一盤了,而以大坂的火燙狀況,再不振作就沒戲唱了。

但她還是持續與Ramos爭論,並要求對方道歉。而當Ramos拒絕道歉時,Williams就強求對方如果沒有要道歉,不要與她說話。

最後在大坂即將要發球時,Williams再次去與Ramos爭論她沒有作弊,並指責Ramos是個小偷。Ramos聽了之後認為這已經違反了規範,所以直接將這一局判給了大坂,全場陷入了混亂。

回頭來看,我們大可以說Ramos執法過當,因為針對場上指導的規範,其實還是沒能控管一些屬於灰色地帶的言行。有些就像Mouratoglou會比手勢,有些可能就直接趁裁判沒注意用語言/唇語溝通。而就常理而言,Ramos在作出判決前,應該先口頭上給Williams軟性警告,告知Williams以及她的團隊他已經注意到一些不恰當的舉止,請他們自重。另外就情境上,這是一場大滿貫決賽,兩方球員及團隊的情緒都在高點,所以有些情緒性的言行或是小動作是可以被預期的。所以就Ramos的角色以及行為,雖然是依照規定去判決,程序也正確,但是在執法之前少了情理上的溝通及警示,這就是他整場比賽唯一的瑕疵。

所以我們再來分析Williams以及她團隊這邊的問題。Williams自己在戰局落後,情緒明顯受到了影響,所以當被主審警告時,難免會有不滿。然而身為二十三座大滿貫得主的她,卻在情緒上的控管不佳,甚至失去理智,一再地去與Ramos爭鋒相對,自己挖洞自己跳。Williams的行徑也直接影響了事件的發展。

如果只是純粹的球員及裁判之間的恩怨,這事情就單純許多了。然而在裁判長進來後,Williams就開始引用自己身為女性的理由,指稱自己是受害者,認為Ramos的行徑以及賽會的處置是不尊重女性,甚至是性別歧視。賽後的訪問中,Williams也繼續將該事件解讀為對女性跟母親們的不尊重,試圖將這件事的問題從個人推到另一個層級。

關於Williams的言詞,筆者覺得這是不妥當的無限上綱。所謂網壇的男女不平等在這邊,只是條紅緋魚,而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首先,男女網之間有沒有不平等待遇的問題?有,但是那主要是在獎金或是更換衣著的規範上,有顯著的不平等。甚至是在賽程配置上,也有明顯的不平等,因為這些賽事的策劃者往往都會以「男網比較多人看」為由,而讓女子選手獲得不公平的待遇。另外一個不平等的部分則比較偏向社會輿論或論述的問題,也就是男女選手做出了同樣的行徑時,會受到不同的解讀及待遇。例如同樣是在場上有惱人的吼叫聲時,女網選手往往會被外界批評較多,甚至還會被認定為「傷風駭俗」的行為,但是當男子選手同樣有高分貝的嘶吼時,卻普遍被原諒。其他包括場上脫序行為,女子選手們的確受到外界用更嚴厲的檢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