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8

重返奧本山大亂鬥

本文翻譯自:http://grantland.com/features/an-oral-history-malice-palace/ 「我想我們很多 人在那天作了許多自私...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RUP

不好意思 想詢問您可以將您這篇延伸閱讀到我的新文章嗎?
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再刪除

謝謝您

西門思

沒問題喔,謝謝你的詢問。

RUP

謝謝~~~

SouthAcross

我好喜歡那年的六碼 我甚至覺得2K16沒把他放進這次的12之經典球隊 真的非常可惜
如果上帝聽到我的聲音 希望07騎士可以換掉:)

鄭光志

速霸陸的廣告關不掉

 

O'Neal:我們感覺他們擋住了我們。我們比較年輕。我們比較好。我們比較有天份。我們知道自己很好-那時候我們的戰績是最好的,而他們是冠軍。他們在說:「我們是王者。我們是最後一艘浮著的船。你得要擊敗我們。」世仇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Mark Montieth:Ron打得很好。你如果看到他開季前七場比賽的數據,他打得非常好:平均超過20分,三分球命中率是生涯最高。在對上底特律那個晚上,他在第一節就得了17分。他可以投進三分球。他們就是主宰了場面。

 

活塞隊在第四節一度把差距拉進到五分,但是接下來10投不進。印地安納靠著Austin Croshere和Stephen Jackson的連續三分球又把比數拉開。但是比賽變得越來越火爆。剩下6分43秒,Rip Hamilton在搶下防守籃板之後,賞了Jamaal Tinsley背後一個拐子-溜馬隊板凳席有些騷動,但不是毫無來由;這可以輕易地構成一次惡性犯規。剩下1分25秒,活塞隊落後11分,Wallace在賞給Artest一個火鍋後,把他撞到籃架上(沒有被吹任何犯規)。當Jackson站上罰球線罰進兩分,讓溜馬隊取得97比82領先時,比賽只剩下57秒。

 

Sekou Smith(印第安納星報主跑NBA的記者):比賽剩下三分鐘時,Mark Montieth靠過來對我說:「老兄,這些犯規下手越來越重。」他不斷說著裁判得要控制比賽。

 

Stephen Jackson(溜馬隊後衛):比賽快結束時,我記得隊上某個人和Ron說:「你現在可以撂倒一個。」我確實聽到了。我認為那時在某人罰球時。有個人跟Ron說:「你現在可以撂倒一個。」,意思是你可以對某個在比賽裡有衝突的人下手犯規。

 

O’Neal:我記得有人這樣說。但是大概兩三分鐘前我已經被換下場。我們徹底擊垮了他們。你可以感覺到仇恨。

 

Mike Brown(溜馬隊助理教練):你可以看到Ron和 Ben之間有些摩擦。先是一次犯規,然後再一次犯規,然後是衝動邊緣的犯規,然後就不只是犯規的問題了。比賽失去控制。我希望裁判把兩個球員都趕出去。

 

Mark Boyle(溜馬隊電台轉播人員):沒有理由那些人還在場上。我很驚訝。這是一場激烈的比賽-帶著一點世仇。但是那場比賽的勝負已分。

 

Larry Brown (活塞隊教練):我不認為那場比賽差距有這麼大,以致於你要讓一位球員上場打45秒鐘這般羞辱他。

 

Montieth:Reggie Miller沒有打。Anthony Johnson沒有打。Scott Pollard沒有打。這些人都穿著平常衣物。放Carlisle一馬吧-他們那天晚上人手不足。

 

Jackson:要犯規的話找Ben就錯了,因為如果我沒記錯,他哥哥剛剛過世,所以他還在經歷那些問題。我防守Ben的時候,我讓他得分。我試著要讓比賽時間跑完。然後Ron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打了他。我的反應像是「這是在幹嘛?」我完全沒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當那件事發生時,後來事情都發生地很快。

 

Boyle:Ronnie在籃下對Ben犯規,Ben推了Ronnie一把,Ronnie後退,然後衝突慢慢蔓延到記者席。

 

Ben Wallace(活塞隊中鋒):他說他要打我,而且他真的打了。這只是其中一件事。這發生在衝突中心。

 

Larry Brown:聯盟裡每個人都會狠狠地下手犯規。在特定的時間和地點。也許你讓某個人站上罰球線,只是試著不要讓他在比賽後段輕易上籃,要他得從罰球線上得分。但是當比賽結束時,我不認為聯盟裡有太多人會試著去傷害別人。這有點不尋常,而我認為這也許是Ben有那樣反應的原因。

 

記分台

 

兩邊很多球員都要把生氣的Wallace拉離開Artest,而後者最後(難以理解地)決定躺在記分台上,等一切結束。這些緩慢的反應-Wallace生氣、隊友推擠、裁判爭論-讓事情進一步升溫。

 

Donnie Walsh(溜馬隊總裁兼總管):Ronnie的確嘗試要脫身而出,因為我們告訴他:「如果你覺得自己太興奮了,讓自己脫離這些,好好整理一下思緒。」這是為什麼他會跑去躺在記分台上。這樣他才不會太興奮,然後做出一些錯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