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8

重返奧本山大亂鬥

本文翻譯自:http://grantland.com/features/an-oral-history-malice-palace/ 「我想我們很多 人在那天作了許多自私...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RUP

不好意思 想詢問您可以將您這篇延伸閱讀到我的新文章嗎?
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再刪除

謝謝您

西門思

沒問題喔,謝謝你的詢問。

RUP

謝謝~~~

SouthAcross

我好喜歡那年的六碼 我甚至覺得2K16沒把他放進這次的12之經典球隊 真的非常可惜
如果上帝聽到我的聲音 希望07騎士可以換掉:)

鄭光志

速霸陸的廣告關不掉

 

Tom Wilson(底特律活塞隊和宮殿運動及娛樂公司執行長):當他躺在記分台上時,就把天然的屏障拿掉了。你和觀眾之間再也沒有距離。一般來說,球員有板凳席。不然你得要爬過椅子,或是爬過記分台-就是需要這一瞬間,讓你不會做一些瘋狂的事,或是讓其他人有機會抓下你。

 

Montieth:就某種程度來說,躺在記分台上是種消極的挑釁。他抓起一組耳機,像是要打電話給家裡的人。他有點太過嘻鬧。在他心裡,他想的是:「看,我可什麼都沒做。我要試著做乖學生。」但是結果不是這樣。

 

Boyle:我們之所以有耳機,是因為我們準備要找球員過來做賽後訪談。我們認識Ronnie一段時間了-我們不可能在那樣的情況下,把一根麥克風放在Ron Artest嘴前。那支麥克風沒有開。

 

Wilson:簡直就像「我很酷」的反應,讓你自己超脫這一切,凌駕所有人。我認為這是觀眾看待的角度。

 

Boyle:我們大概有六個助理教練,有一群人在那邊,只因為教練喜歡他或是欠誰人情。這在那些日子很常見,龐大的教練團。當Ronnie躺在記分台上時,其中一個助理教練,一個叫做Chad Forcier的年輕人摸摸他的胃,好像Ron是他的寵物狗一樣,而我心裡想:這些人為什麼不把他帶走?

 

Montieth:Artest把耳機戴起來,Reggie Miller則把它拿掉放下來。Reggie跟著Artest,並且在控制場面上做的很好。

 

Boyle:我們隊上有些人就是愛嚼舌根。Stephen Jackson在找人打架。他情緒高張。Ronnie躺在台子上。Ben不是會退縮的人。這是一群錯誤的組合。

 

Mike Brown:沒有人勸活塞隊球員讓步。我認識,而且關係還不錯的球員是Ben。我走過去試著抓住他,並且和他說話。他的綽號叫Debo,所以我希望叫個綽號喚醒他。所以我說:「Debo,Debo,這不值得。快回去。Debo,拜託。」他動作開始慢下來,最後終於停下來。

 

Jackson:最讓我失望的是-當我們試著要拉開Ben和Ron之後,很多Ben的隊友還在放話。等我幫忙把兩人分開之後,我站在Rick Carlisle旁邊,我看到Rip Hamilton和Lindsey Hunter。我聽到他們在放話,於是我想,好吧,他們沒有要試著分開兩人。他們還在亂講話。讓我來看看他們想要幹嘛。

 

Hunter:我試著要阻止Rip,因為Rip大概只有140磅,而且就像是我的弟弟。所以我說:「Rip,坐下。趕快讓開免得你受傷。」Derrick Coleman則說:「拜託,快把這些人帶離開這裡。」所以我走出去,剛好Stephen走向前開始說話。聽著,我會拳擊。我太老了不能去打架,所以我想:「我不適合在這些人面前打架。」但是我已經練拳擊長達九、十年了,所以那對我來說沒什麼了不起。

 

Jackson:那時候我已經進入打架模式。我心裡想:「你們太不尊重人了。我們試著要勸架。所以如果你們想打架,我就奉陪。」四周全是一堆噪音,一堆垃圾話。

 

Hunter:在那樣的情況下,你想要保護你的隊友和自己。我試著要確定沒有人從背後襲擊我們。我記得我有點強裝出笑容,表現出「Jacko,你知道你不會想在這麼多人面前打架的。」然後我們差不多分開了兩邊的人,只剩下雙方怒目而視,沒有再更嚴重。人們不知道Rip是個會激烈競爭的人,而Rip那時候已經失去控制了。他的情緒真的很激動。

 

Jackson:我和Rip是很好的朋友,真的很好。但是在那時,情緒非常高張。他們不爽是因為自己被痛宰。我們大概領先他們15分。他們很不爽,所以有點半煽動性地想要開打。所以我那時候說:「如果你想要,那就來吧。」

 

Boyle:Tommy Nunez Jr.是在場其中一位裁判。他瘋狂地試著要分開大家。Ron Garretson好像要把自己藏起來,而沒有人記得第三位裁判是Tim Donaghy。

 

Tim Donaghy(NBA裁判):只要Artest和Wallace彼此分開,我們認為就不會向上發展。

 

Smith:當這陣混亂開始時,Garretson站在中場。他從場中間一路跑到另外一邊的底線,遠離Artest和Wallace等動作發生的記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