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8

重返奧本山大亂鬥

本文翻譯自:http://grantland.com/features/an-oral-history-malice-palace/ 「我想我們很多 人在那天作了許多自私...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RUP

不好意思 想詢問您可以將您這篇延伸閱讀到我的新文章嗎?
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再刪除

謝謝您

西門思

沒問題喔,謝謝你的詢問。

RUP

謝謝~~~

SouthAcross

我好喜歡那年的六碼 我甚至覺得2K16沒把他放進這次的12之經典球隊 真的非常可惜
如果上帝聽到我的聲音 希望07騎士可以換掉:)

鄭光志

速霸陸的廣告關不掉

 

Donaghy:在我們試著要把他們分開,但是發現不可能後,就試著退後一步,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所以當我們重新恢復比賽後,可以比較清楚誰應該被驅逐出場,還有我們應該做出什麼行動。

 

Jackson:他們在讓被驅逐出場的人回到休息室這部分作的很糟。這部分真的很糟糕。他們在維持秩序這方面做的很糟糕。

 

Montieth:人們抱怨裁判,像是Joey Crawford還有他犯規吹的很快。我保證如果Joey Crawford在那場比賽吹哨,這一切就不會發生,因為他會控制住一切。他會吹技術犯規,把球員弄出場。

 

Ben Wallace:很難說像是「我不會再這樣做」或者「我不會那樣做」,因為在類似的情況下,你不會知道自己會有什麼反應。這是一個特別的情況,這麼多事情以如此快的速度發生。

 

Jim Gray(ESPN場邊記者):活塞隊是問題所在。是活塞隊引起這件事,活塞隊球迷和Wallace是挑釁的人。

 

Jackson:我當然希望可以在控制住Ron上面做的更好,讓他跑到記分台去,讓他把耳機戴起來。我認為我們全隊都有責任。如果我可以回到過去,我會把全隊召集起來,我們會就站在板凳席前面,保持冷靜,想一想整體的局面。

 

潑濺

 

在Wallace推了Artest之後,Artest在記分台足足躺了90秒,底特律球迷對他大出穢言。在場上打球的10位球員(印第安納的O'Neal、Artest、Jackson、Tinsley和Fred Jones;底特律的Ben Wallace、Rasheed Wallace、Hamilton、Hunter和Smush Parker)和兩隊教練聚集在場中-注意力擺在Wallace上,因為他無法冷靜下來-其他人都待在他們的板凳上。不知什麼原因,沒有人把Artest拉下台。不爽的Wallace終於決定把臂環往Artest的方向丟去。

 

Mike Brown:Ben不再朝著Ron衝過去,但是他把臂環拿下來,從我手臂下方向Ron輕輕丟出去。當這發生時,我轉過身去看看丟到哪裡,很明顯它沒有打中Ron-但是有點像是打開了洪水的閘門。

 

Gray:我坐在記者席,距離Ron大概兩三尺遠。我說:「Ron,不要離開這裡,我想要你做一段賽後訪問。」他說OK。大概不超過20秒,天外飛來一樣東西,打中他的胸口。

 

Bob "Slick" Leonard(溜馬隊電台轉播球評):當那大片啤酒從我們後面潑灑過來時,我的手在Ron身上。

 

Mike Brown:你知道幸運物。當那個球迷把啤酒或是可樂或是隨便什麼東西丟出來時,他不能更幸運了。

 

John Green(向Artest潑啤酒的球迷):我沒有想要打中任何人。當我丟出杯子時,我忘記物理定律了。我希望不會有人在宮殿球場丟擲任何東西。

 

Ron Artest(溜馬隊前鋒):當我被液體潑到時正躺下-冰塊和杯子在我胸口和臉上。在此之後,我都是為了自衛。

 

Jackson:當有人把東西丟到你臉上時,任何人都很難不會想回敬對方。

 

Gray:他立刻站起身,跳過電台工作人員。

 

Wilson:這真的就是那種在電光火時間發生,但是又慢得好像慢動作鏡頭的事情。你就好像「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Boyle:不管是出於直覺還是反射,我就往前站,而Ronnie踩過我。我有五根肋骨骨折。好笑的是我老婆跟我說:「如果你可以擋住Ronnie,不讓他走到觀眾席,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我就說:「如果我可以擋住Ron,不讓他走到觀眾席,我就可以去打NFL了。」我的搭檔Slick Leonard比較聰明-他趕快離開火線。

 

Leonard:Mark擋到他的路,所以Artest直接跑過他。當我看到時,我說:「趕快回到記者室,直到這件事結束。」

 

Mike Brown:「我跳過要抓住Artest。這純粹是種反應,因為我知道如果他走進觀眾席,不會有好事發生。我沒有抓住他,所以很自然去追著他跑。我不知道怎麼就跑到觀眾席了,但是我的確站在那。」

 

混戰

 

Artest衝到觀眾席要抓住丟杯子的人,但是他推錯人(Michael Ryan),他站到對方面前用雙手搖他。而真的丟了杯子的那個人John Green從後面抓住Artest,想要固定他的頭。另一個球迷在近距離對Artest潑啤酒,噴灑到Stephen Jackson,他用拳頭回敬。同時,Ben Wallace的兄弟David則差點賞Fred Jones一個上勾拳。兩邊教練和球員紛紛湧到糾紛處想要排解。名人堂球員Bill Walton是那場比賽的ESPN球評,他後來說這場混戰是「我在NBA三十年來最糟糕的一次」。以下是很多參與者對於那個事件的記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