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09/18

九秒八分-一段口述歷史

1995年東區準決賽,在第一輪橫掃了亞特蘭大老鷹隊的印地安納溜馬隊,要對上剛淘汰克里夫蘭騎士隊的紐約尼克隊。這兩隊之間並不陌生,前一年他們在東區冠軍賽大戰七場,最後由尼克隊晉級。但是再...

作者:西門思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5年東區準決賽,在第一輪橫掃了亞特蘭大老鷹隊的印地安納溜馬隊,要對上剛淘汰克里夫蘭騎士隊的紐約尼克隊。這兩隊之間並不陌生,前一年他們在東區冠軍賽大戰七場,最後由尼克隊晉級。但是再度見面的兩隊已經和前一年不太相同,拿到中央組冠軍的溜馬隊這年是東區第二種子,而尼克隊儘管戰績較佳,但卻是第三種子。因為尼克隊中鋒Patrick Ewing的小腿受了傷,溜馬隊覺得有機會報前一年之仇。

 

但是當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的第一戰開打後,溜馬隊的表現卻不如預期,中鋒Rik Smits得到季後賽生涯新高的34分,只讓Ewing得到11分10籃板,但是Reggie Miller卻找不到準頭,在第一節一度七投只進一球。尼克隊在第三節一度落後九分,但是到比賽只剩下18.7秒,尼克隊後衛Greg Anthony罰進兩球時,他們已經以102比97領先五分,溜馬隊總教練Larry Brown喊了暫停……

 

請繼續往下閱讀

Reggie Miller(溜馬隊後衛):「他們都說同樣的話:我已經離開球場了,或者我已經把電視關掉了,我已經離開房間照顧小孩了。那場比賽已經結束了。」

 

Jeff Van Gundy(尼克隊助理教練):「每個人都認為比賽已經結束了。我認為連溜馬隊都覺得比賽結束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Donnie Walsh(溜馬隊總裁):「我已經離開座位,走到吸煙室,把門關起來,認為比賽已經結束了。」

 

Spike Lee(坐在場邊的尼克隊天字第一號球迷):「尼克隊開始慶祝,Greg Anthony給場邊的妻子送上飛吻。」

 

Larry Brown(溜馬隊總教練):「現實來說,我認為我們已經沒有機會了。我無法想像這種情形還能逆轉。但是身為一個教練還是要說點話。」

 

Miller:「事情看起來不太妙。但是在籃球的世界,除非蜂鳴聲響起,否則比賽還沒結束。」

 

Rik Smits(溜馬隊中鋒):「我們還滿低落的。但是比賽還沒結束前一切都還沒完。我看過更誇張的事情發生。」

 

Mark Jackson(溜馬隊後衛):「在暫停時,Miller跟我們說,我們只需要幾個三分球和一次抄截。他說我們可以贏回這場比賽,就算當時我們以99比105落後,我們只需要先投進一球。」

 

Miller:「當比賽剩下15到20秒你還落後六分,事情看起來不太妙,但是你絕對不能放棄。」

 

Jackson:「我不想說謊。我覺得他那番話聽起來不錯,但是我完全不認為那真的有機會發生。」

 

Jackson:「然後他站上球場,一切就這樣發生了。」

 

不相信還有機會的Mark Jackson把球傳給Reggie Miller投進一顆三分球,比數變成102比105,還剩下16.4秒。尼克隊的Anthony Mason從籃下發球,但是他遇到兩個問題:先發控球後衛Derek Harper在第三節因為和溜馬隊的Antonio Davis衝突所以被驅逐出場,而且球隊已經沒有暫停可喊了,所以Mason為了避免五秒發球違例,勉強地把球傳出去……

 

Antonio Davis(溜馬隊中鋒):「他想要抓住我,不讓我上籃,但是我感覺不太爽。我覺得也許他想要傷害我。我希望不是這樣,也許我想錯了。我只是想保護我自己。」

 

Derek Harper(尼克隊後衛):「我不認為我應該被驅逐出場。」

 

Pat Riley(尼克隊總教練):「我們討論過喊太多次暫停的問題。」

 

Vern Fleming(溜馬隊後衛):「他們為了保住球權,已經把三次暫停都用完了。在比賽快要結束時,他們已經沒有暫停。這造成他們很大的壓力。」

 

Miller:「如果你可以很快地投進三分球,你就知道自己還有機會。然後當Anthony Mason為了把球發進來幾乎要跌倒時,我覺得自己可以抄到那球,但是我沒想到他直接把球丟給我。」

 

Anthony Mason(尼克隊前鋒):「Greg是被撞倒在地。如果有機會再來一遍,我也許會接受五秒發球違例。」

 

Miller:「1995年那球,就像你在影片裡看到的,沒錯,我推了他一把。我很抱歉,裁判沒有吹哨,我就欣然接受。就像Magic Johnson說的:不惜一切手段。所以我在此道歉。我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道歉過。Greg,好吧,我推了你一把,讓你倒在地上。」(Miller在進入名人堂時的演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