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4
作者:久保

中華男足新聘總教練的考量與前景

中華男足前總教練蓋瑞.懷特(Gary White)於9月初,與教育部體育署合約期滿,旋即轉飛香港出任香港男足總教練。這位總教練之前訴諸媒體的說詞,無非是尋求續約收取薪金的舉措。當初再怎麼說自己愛臺灣,...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華男足前總教練蓋瑞.懷特(Gary White)於9月初,與教育部體育署合約期滿,旋即轉飛香港出任香港男足總教練。這位總教練之前訴諸媒體的說詞,無非是尋求續約收取薪金的舉措。當初再怎麼說自己愛臺灣,終究是口嫌體正直,證明中華男足總教練一職,只是一樁在商言商的足球買賣。

 

事實上,當教育部體育署不以公帑支應續約,中華足協亦不自費續約蓋瑞.懷特(Gary White)。若要將矛頭指向中華足協理事長改選,還不如說是林湧成無法繼續展延理事長任期,眾人利盡而去的樹倒猢猻散!

 

9月開始的國內眾多體育記者到處探查,報導各種外界謠傳而未經證實,接替中華男足總教練的可能人選。在眾多記者霧裡看花的背後,在乎的無非是新任總教練到底是外籍或本國教練?外籍總教練又將會是來自哪一國家?事實上,在選擇合適的中華男足總教練之前,教育部體育署乃至改選後的中華足協,恐怕得先著眼中華男足在往後一年半內,預期至少要參加哪些國際正式或友誼賽,何時得遴選球員、徵召組訓、出場比賽,達到何種程度的預設目標。

 

為此,本文逐一說明中華男足新聘總教練,有何考量與其可能前景,免去眾多媒體記者捕風捉影、找尋英雄式的報導。

 

一、今年中華男足國際賽僅剩東亞盃第二輪

 

中華男足於2018年內目前預計有8場國際賽,只有3月28日在臺北田徑場,2019亞洲盃資格賽第三輪小組賽取勝新加坡,被國際足總認定為國際正式賽。國際友誼賽則包括6月印度主辦的英雄國際盃,9月與馬來西亞的臺北主場友誼賽,甚至是11月由我國承辦東亞盃第二輪等7場。

 

若在東亞盃第二輪之後無自動組訓邀賽,中華男足自12月之後的4個月內,將無任何一場國際賽事。最快也要等到明年3月以後,才可能因為亞足聯排名處在後段班,必須從2022卡達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首輪踢起,而開始新一輪的國際正式賽。

 

事實上,10月6日中華足協理事長正式選定、交接,中華男足總教練由誰來承擔,都將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只要觀察我國男足在國際足總的積分與排名,除非11月能夠取勝排名109的朝鮮男足,否則踢贏現今排名143的香港男足或排名186的蒙古男足,我國在世界男足排名與積分都難有進益。

 

過往朝鮮男足穩居東亞盃第二輪小組第一晉級,因此想進東亞盃第三輪得踢贏朝鮮男足。然而中華男足過往在東亞盃第二輪,頂多4年前曾在臺北田徑場主場逼和,中華男足不曾踢贏朝鮮男足!

陳貴人前總教練率中華男足於2014年東亞盃主場首度逼和朝鮮男足

即便以「足球是圓的」說明足球賽沒有穩操勝券,可是承接中華男足總教練一職的任何人選,都得在一個半月內完成遴選跟組訓,接著11月主場初賽還得連勝三場,才能取得挺進東亞盃第三輪的資格,並讓世界排名積分有明顯進益。由於兩隊實力隱然有落差,東亞盃第二輪幾近不可能任務,誰承接將難以獲得大眾肯定。

 

日前國內媒體多有推測諸多人選的新聞,可是中華足協尚未改選底定、總教練人選亦未定論。況且今年教育部體育署曾邀請西班牙籍、茅利塔尼亞足協技術總監路易斯.弗埃特斯.薩斯特雷(Luis Fuertes Sastre)來臺,意欲進行我國足球的總體社會調查,研擬適合我國國情的足球發展計畫。屆時總教練人選應與之有關,或是尋求西班牙相關體系的總教練為宜。

 

二、技術總監眼光長遠才能使我國足球質變

 

教育部體育署邀請西班牙籍的路易斯.弗埃特斯.薩斯特雷(Luis Fuertes Sastre),前來我國展開國家足球發展計畫前期的調查研究,正是為了仿傚日本「脫亞入歐」的策略,謀定而後動帶來我國足球的質變。

 

以路易斯.弗埃特斯.薩斯特雷(Luis Fuertes Sastre)在歐洲足聯區內的長年經歷,可以為臺灣帶來世界足壇最前端的先進觀念,特別是足球運動休閒、青少年培訓、專長競技、職業聯賽等,形成職業多元且產業鏈完整的作法。當然國內長年以來都有師法日本之思,實則我們尋求西班牙足球學院創辦人路易斯.弗埃特斯.薩斯特雷(Luis Fuertes Sastre),正是仿效日本學習歐洲足球的做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