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6

投手墳場?上盂唇前後撕裂傷—SLAP

當聽到某位投手肩膀必須開刀時,可以預期的是,大概要過好一陣子才能再看到他了,甚至會懷疑復出後是否還能回到原先的水準?紅襪的Pedro Martinez、洋基的Roger Clemens算是少數能成功復...

作者:達斯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記得臺灣有個成功案例叫柳裕展……

達斯

是的,然後因為假球,就沒有然後了QQ

王劭桓

我肩膀習慣性脫臼 就是關節唇撕裂orz

達斯

沒錯,因為肩關節唇是穩定肩關節的重要結構,慣性脫臼也容易撞擊傷到關節唇,算是種惡性循環。

當聽到某位投手肩膀必須開刀時,可以預期的是,大概要過好一陣子才能再看到他了,甚至會懷疑復出後是否還能回到原先的水準?紅襪的Pedro Martinez、洋基的Roger Clemens算是少數能成功復出的個案,但大家熟知的王建民以及各家投手可就沒那麼幸運了。在肩膀眾多傷勢中,關節唇撕裂是廣為人知的運動傷害之一,長期以來也被認為是投手的絕症,但真的是這樣嗎?

 

Roger Clemens算是少數能從肩關節唇傷勢中強勢回歸的成功案例

 

別急!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先來認識什麼是關節唇撕裂傷

 

肩膀可說是人體中最不穩定的一個關節,這源於肩關節先天上的結構,我們可以想像肱骨頭是一顆高爾夫球,放置在肩關節腔的這個球座上(如圖),因為高爾夫球比球座還要來的大,所以在沒有外加結構穩定時它很容易就會跑出來,一體兩面的是,這樣的結構也使得肩關節成為人體活動度最大的一個關節

 

可將肱骨頭想像成一顆高爾夫球,球座則代表著肩關節腔的結構

 

如此大的活動度勢必要有基本的穩定結構才能有效發揮,肩關節的穩定大致上可分為靜態及動態:動態穩定由旋轉肌群所主導,靜態穩定則由關節唇、韌帶以及關節囊共同提供。

關節唇是一圈附著於關節腔周邊的纖維軟骨組織,其功能可有效讓關節腔加深,增加肱骨頭與關節腔的接觸面積提供更好的穩定度

 

肩關節唇 (Labrum)

 

關節唇的傷害根據位置的不同可分為幾種,其中上盂唇前後撕裂傷 (Superior Labral Anterior to Posterior lesion, SLAP)過肩投擲運動中最常發生的一種,SLAP的發生區域位在關節唇的正上方(如圖),同時也是肱二頭肌長頭肌腱的附著處

此外由關節唇是否破裂、破裂的型態以及有無影響到二頭肌肌腱又可區分為4種類型,其中第二型的SLAP在棒球運動中最為常見

 

第二型SLAP(左二),紅色區域為關節唇撕裂位置

 

受傷機制方面,除了瞬間的撲接、撲壘外,累積性的傷害如肩外展90度下做出最大外轉 (external rotation)時,也就是投手投球的晚期揮臂期 (Late cocking)(如圖),此時二頭肌出力經由肌腱將力量傳遞到關節唇上,如此日復一日的拉扯下,二頭肌肌腱便有可能連著關節唇一併撕裂下來

 

晚期揮臂期 (Late cocking)(左四)

 

大制了解什麼是肩關節唇撕裂傷後,是時候回答本篇最重要的問題了—SLAP真的是投手絕症嗎?

 

Fedoriw等人於201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招集了68位經核磁共振照影 (MRI)確診為第二型SLAP的大聯盟或小聯盟選手,其中有45位投手、23位野手,首先讓他們接受非手術保守治療,若經過兩次療程後還是無法回到球場的話,才會進行手術治療

 

研究結果如下:

 

 

觀察以上數據可以發現,手術治療比起保守治療雖然較有機會能重返球場,但回復過往身手的比例卻大幅降低,這一點對職業選手來講是非常致命的!

目前臨床上SLAP的第一線治療會以非手術保守治療為主,當保守治療失敗時才會考慮進行手術。以物理治療來說,主要會針對後側關節囊緊縮以及肩胛骨運動障礙的問題進行處理,這也是目前普遍認為的SLAP兩大危險因子;另外在術後復健方面,選手必須經歷至少6~12個月的治療才有辦法開始丟球,要訓練到比賽的強度又是另一項艱難的挑戰了。

 

說了那麼多,投手絕症是否言過其實呢?

還真的不誇張,相較於其他傷害,發生肩關節唇撕裂後能夠重返球場且重拾過往身手的成功率明顯是比較低的。以這篇研究來看,最終在45位投手中只有12位 (27%)能夠達到完全復原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很容易在肩關節唇受傷的投手中舉出至少4、5位失敗或是還在掙扎的例子,卻很難聯想到1、2位能真正成功復出的案例。

 

前巨人隊救援投手Robb Nen作為失敗案例,手術後球速掉了逾十英里

 

那麼平時要如何避免這類傷害的發生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