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 POSTSEASON Diary》----- 消失

永遠不要說,已經看過棒球場上所有的事情。 面對一支特別的球隊,特別的戰況,就會有特別的事情發生,而特別的教練更會執行出特別的調度。說實話我不見得認同,但如果他一路上就是用這種特別的思維拚...

作者:小鐵

sluggerwaldo

我個人覺得,以這個CASE判球迷干擾守備實在太苛刻,應該判場地停止球給2個壘包,一堆大聯盟球場全壘打牆高又都設計成這樣,說好聽增加外野接球刺激性,但是碰到這問題又會碰到爭議,對攻守雙方都會造成很大影響,有點自己找麻煩的感覺..

小鐵

這一球的情況不可能判兩個壘包的。球迷有干擾,就是出局。球迷沒干擾,就是全壘打。因為球的落點已經在牆外了。

我的想法是這樣:感覺上這一球該是全壘打,但是說實話只能知道Betts「似乎」已經飛到全壘打牆外,觀眾也「似乎」就是在自己的位置上,所以問題是為什麼West要做出這個判決,對於總部來說,他們要做的不是看這一球「原本」好像會怎樣,而是「有沒有理由推翻原本的判決」,很不巧的,他們沒有足夠證據推翻判決,所以遵循West的判決。

我認為,West敢在這個時候做這種判決很帶種,最安全的狀況下這一球就是給全壘打,我相信就算Betts和Cora都不會有太多意見,但是他就是判了這個干擾,的確是有點沒事找事做。

但設定球迷干擾這個規則原本的立意是好的,只是這次真的被使用的太過分了。我認為有問題的是使用的人,而不是這條規則。

洪維澤

看好一進聽三洞

siltechhsu

有趣的是季後賽的劇本, 當你認為應該寫無可寫的時候, 永遠會有意想不到的全新劇本!

 

這個關鍵來自於道奇王牌投手Clayton Kershaw,相較於NLCS首戰不論隊友是否扯後腿、但就是一場不好的投球,今天的Kershaw就像是去年NLCS Game 5那個王牌,投出7局9K僅失一分這種印象中很「Kershaw」的內容,包括最後連續解決釀酒人13人次,在道奇落後、追平、超前、拉開差距的時候,釀酒人的反攻完全被Kershaw壓制,這不是那個球迷印象中季後賽就崩盤的Kershaw,而是真正能讓球隊相信的王牌。

其實在Kershaw好投壓制的背景下,照理說釀酒人的調度比較接近困獸之鬥,但是從Roberts在比賽中段開始還是忍不住的左右病,說明了為什麼Counsell會想要執行這樣的調度,只是如今他們真正陷入困境,必須連拿兩場勝利才能搶下進軍世界大賽的門票。情勢並非完全悲觀,因為撐過今天後,接下來兩場是他們稍微可以信賴的Miley和Jhoulys Chacin兩個先發投手,再加上今天又休息、最後兩天可以火力全開的Corey Knebel、Jeremy Jeffress和Josh Hader,釀酒人大有和道奇一拚的本錢。

 

對道奇來說則總算是驚險過關,在前一天的延長賽惡鬥之後,王牌能幫助節省牛棚也是好消息,接下來就看剩下兩場比賽其他隊友怎麼努力,再多拿一勝就可以連續兩年闖進世界大賽,讓去年的未竟之夢能夠再有一次挑戰機會。

 

ALCS Game 4 紅襪 8:6 太空人 (系列賽紅襪3:1領先)

規則上是這麼說:No interference shall be allowed when a fielder reaches over a fence, railing, rope or into a stand to catch a ball. He does so at his own risk. However should a spectator reach out on the playing field side of such fence, railing, rope, and plainly prevent the fielder from catching the ball, then the batsman should be called out for the spectator's interference.

 

中文翻譯就是,當外野手飛躍全壘打牆、界外圍牆或是牆邊的任何物品要接球時,觀眾不會被判決干擾接球,因為野手自己就冒著越界辦案會被干擾的風險,而觀眾如果越過牆,把手伸到球場內接球,則會被判決干擾接球,打者出局,跑者則回到該打席之前的位置。因此這樣的爭議其實很簡單,就是當野手和觀眾在接球有所衝突時,發生地點在球場內還是牆外,若在球場內,則是干擾接球,若是球場外,則沒有干擾。

 

今天ALCS Game 4一局下半就發生這種狀況,Jose Altuve右外野方向的深遠飛球,只見金手套等級的紅襪右外野手Mookie Betts在全壘打牆前高高躍起,看似手套和觀眾的手有接觸,這個明顯落點應該在牆外的飛球也因為觀眾沒有接到球而彈回場內,右線審Joe West的判決是干擾接球,Altuve出局,原本在一壘上的George Springer回到一壘,太空人沒能一棒追回一局上丟掉的兩分,比賽只能繼續在落後的情況下進行。

 

太空人當然馬上提出挑戰,但在紐約總部看重播後,由於轉播單位在右外野的標竿旁邊有架設一支攝影機,照理來說可以清楚看到那一球發生的地點在場內或場外,但這一支攝影機剛好被要去觀察是否有球迷行為須管理的保全人員擋住,其他的攝影機都沒辦法提供完全推翻West判決的證據,因此只能遵循West一開始的決定,讓這支無論距離、速度都該是全壘打的飛球,成了一支「消失的全壘打」。

 

就結果來看,這支消失的兩分砲事關重大,因為最終太空人就以兩分之差落敗,若一局下就能追平比數,也許是進攻的效果不同,也許是牛棚的調度不同,然而太空人並非無力抵抗,三局下Springer的陽春砲,Josh Reddick的關鍵安打就追平比數,比賽進入重拳互毆的對決。

 

然而這個晚上註定是紅襪外野手的戲,已經連續兩天在滿壘時敲出致命長打的Jackie Bradley Jr.,今天又在六局上一棒敲出超前兩分砲,連續三天都當英雄。七局上紅襪持續進攻,太空人又忙中有錯,一出局一二壘有人時Rafael Devers打出游擊滾地球,太空人游擊手Carlos Correa原本想要自己踩二壘再傳一壘,卻沒踩到二壘壘包,只刺殺打者,才有後面Steve Pearce和Brock Holt連續選到的保送擠回一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