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0
作者:pp123

雙強對決,波士頓紅襪勝出的關鍵

波士頓紅襪在美聯冠軍戰擊敗太空人,這對紅襪而言有兩件事意義重大: 一、他們可以在沒有Chris Sale的前提下,靠David Price投滿六局並從Justin Verlander手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波士頓紅襪在美聯冠軍戰擊敗太空人,這對紅襪而言有兩件事意義重大:

 

一、他們可以在沒有Chris Sale的前提下,靠David Price投滿六局並從Justin Verlander手上拿下4分贏得這場比賽。

 

二、紅襪打線擁有突破太空人牛棚的能力,儘管這場關鍵的Game 5被Roberto Osuna封鎖三局,但也是Osuna在Game3的糟糕表現,使紅襪打者突破僵局並取得系列戰2-1領先。

 

事實上太空人牛棚實力依然了得,但紅襪就是有辦法找洞鑽。當然,從結果論來說,太空人其實是死在先發上,但這也是紅襪打線的恐怖之處。

 

因為他們可以跟你打爛仗。就算沒辦法一次性轟垮你,但就是有辦法逼迫你、強壓你,最後爬到局勢的崩潰點。

 

事實上,在Rafael Devers敲出致命的三分砲之前,前兩個打席他已經看夠了速球。

 

來源:MLB官網

 

 

來源:MLB官網

 

即使是下一棒打擊一直很落漆的Ian Kinsler,Verlander都還會配個滑球,面對Devers卻連三打席全塞速球攻擊,尤其這三個打席Devers對於Verlander從來沒有揮空過,不是放過明顯的壞球,就是積極攻擊打成界外。差別只是前兩個打席沒得到好的結果,第四局甚至眼睜睜看著速球跑進好球帶三振。

 

然後第六局Devers就轟出去了。

 

來源:MLB官網

 

而且別忘了,G2面對Gerrit Cole投出的98.6英哩的速球,Devers一樣敲出安打。G3對上Osuna還是96.3英哩的速球打出安打。這系列賽Devers對速球一直很有感覺,儘管G4面對Morton轟出去的兩分砲是一顆曲球。

 

唯一比較不同的是,同一場比賽在第三局,在與Josh James的對決,Devers三次揮空,那三顆分別是100、101、102英哩的速球,但在第四顆的時後,Devers將101英哩打成了界外,隨後才有後面的102英哩的超火球出現。

 

再來Devers與速球的緣分就在第九局,投手是Tony Sipp,那局配球分別是直球-界外、滑球-揮空、滑球-壞球、速球-揮空。

 

然後就是G5,Verlander速球對Devers的各種挑戰。

 

或許可以說是事後諸葛,畢竟Devers遭遇的投手都不一樣,但Verlander實在餵了太多速球給他,Devers也確實把握了機會。

 

紅襪打線當然不只是Devers一人,他也不能代表全部的紅襪打線。但僅此一例,再看其他,可以知道紅襪打者是禁不起投手一而再、再而三的連續挑戰。

 

否則,他們會暴走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