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0

JUST DO IT— 耐吉運動鞋、喬丹與巴塞隆納奧運:Dream On

我從沒想過要和Nike簽約,從高中起我就是Adidas的粉絲了—Michael Jordan   試想一下,一個沒有Nike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在那裡運動員還會被視作半人半神...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從沒想過要和Nike簽約,從高中起我就是Adidas的粉絲了—Michael Jordan

 

試想一下,一個沒有Nike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在那裡運動員還會被視作半人半神或者天王巨星嗎?健身、跑步的風潮還會席捲世界嗎?我們每個人的鞋櫃裡還會有至少一雙Nike運動鞋嗎?

我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沒有Nike的世界長得怎樣,但如果1984Michael Jordan沒有聽他父母的建議,安排某家運動鞋公司的拜訪,那麼我們這個世界,看起來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而在講Michael Jordan與Nike的故事前,讓我們再將鏡頭拉遠一點,回到1950-60年代的美國。Bill Bowerman是當時全美數一數二的奧勒岡大學田徑隊教練,他旗下有名表現不好也不壞的中距離跑者叫Phil Knight。

Bowerman甚少美言,若運氣選手贏得了比賽,Bowerman可能只是輕描淡寫地說:跑得不錯。(但他這話是對旗下一名剛刷新全美紀錄,成功突破四分鐘跑完一英里這個了不起門檻的選手說的) 。Knight說他第一天就被Bowerman的眼神震到,1955年8月,他成為奧勒岡大學的新鮮人,一到學校報到就對Bowerman又懼又怕,他說這種原始衝動持續很久,一直存在於他和Bowerman兩人之間。大二有段時間Knight在上課、練習之間忙得分身乏術,某天因為感冒,他到Bowerman辦公室找他,告訴他下午無法練跑。Bowerman的反應是:嗯哼,誰才是當家的教練?

你,Knight這樣回答。

所以身為本校田徑隊的教練,我命令你立刻到田徑場上。順帶一提,我們今天要進行計時跑,Bowerman這樣說。

Knight幾乎快哭了,但他強打起精神,全神貫注,沒想到居然跑出當年數一數二的佳績。他離開跑道時,對著Bowerman咆哮洩憤,Bowerman看著Knight,並瞄了一眼計時秒表,繼而又看了Knight一眼,然後點點頭。

就這樣,Bowerman慢慢將Knight塑造成他心目中的「奧勒岡男子」。

大學畢業後,Knight先從軍了一段時間,退役後又返回學校(史丹佛大學)唸MBA。他在一份創業研究報告中,認為日本很有可能在跑步鞋的製作上一飛沖天,甚至威脅到德國Adidas的市場領導地位,於是畢業後Knight飛到了日本,想要驗證他的理論。在這次日本行中,Knight拜訪了一間跑步鞋製造商Onituka Tiger Company,並表達想在美國代理虎牌跑步鞋的意願。當然Knight知道他必須假裝他是一間美國公司的老闆,否則絕無機會取得代理權。於是他靈機一動,將公司名取做藍帶(Blue Ribbon)。而在取得Onituka Tiger Company的代理權首肯後,Knight才趕快回美國註冊成立藍帶公司。

1964年,教練Bowerman投資並加入了Knight的藍帶公司。Bowerman(利用家裡的廚房)設計了很多鞋款(儘管以原型prototypes為主),而Knight則利用他父親房子的地下室充當倉庫,平常將虎牌跑步鞋放在車子後車廂,奔波在美西各田徑場中一邊銷售虎牌鞋,一邊實地測試Bowerman所設計的原型鞋。

幾年過去,Knight和Bowerman兩人仍舊為藍帶part-time工作,Knight任職於會計師事務所,Bowerman則繼續做田徑隊教練。而1965年,藍帶迎來了第一位正職員工Jeff Johnson,他是Knight在史丹佛大學的舊識,也是一名中距離跑者,並設立了藍帶的第一家零售中心。

他們三人有著共通的目標:生產超品質、低成本的運動鞋,並取代Adidas在運動鞋市場的領導地位。

Johnson宣稱他夢見了希臘的勝利女神NIKE,並建議將公司名稱從藍帶改為NIKE。Knight請一名波特蘭大學設計系學生Carolyn Davidson設計了一個如今全球知名的勾勾(swoosh)標誌,並以35塊美金取得的商標權。

從那個時候開始,NIKE將加速在路上奔馳,並成為現代運動世界中的一方之霸。

不過我們都知道,創業成功與否,除了產品力與銷售力,還需將該公司置於當時整體社會的更大圖像中,它跟上或建立了哪些風潮?碰上了哪些好運?下了多大的注去賭博,而且賭成功了?

而在下回文章中,我們將看到一股風潮、一位巨星,與一場全球最大舞台上演出的劇碼,這些會讓我們更了解Nike,與它的勝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