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0
作者:小鐵

《2018 POSTSEASON Diary》----- 深度,怎麼用?

這幾年的季後賽,一直證明陣容深度很重要,增加牛棚深度,就讓你可以更充裕的在危機出現時換投,增加代打深度,就讓你可以在比賽後段一直有人可以從板凳上尋找新的機會,對於投手需要打擊、比賽後段每9個人就會遇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是戰況在一局下馬上風雲變色,NLDS繳出好投的柳賢振,NLCS卻連續第二場出狀況,而且比Game 2的登板還慘得多,Lorenzo Cain用棒頭摸出那一支內野安打可能是運氣的問題,但接下來的Jesus Aguilar、Moustakas、Erik Kratz連續狙擊柳賢振的變化球,尤其是一棒逆轉的Aguilar面對一顆沒有失投的曲球,球數也不是落後到被迫出棒的情況,加上Moustakas和Kratz都在第一球出擊,顯然不只是失投、而也有事前已經設定的情況在內。

 

就這樣,剛取得領先後,道奇又面對落後、可能在比賽中段就提前看到釀酒人牛棚的不利情勢,考量到昨天已經是休兵日,前一場比賽釀酒人又因為後段落後而沒有使用太多勝利組牛棚,道奇的反攻很快就進入倒數。而在二局上,柳賢振自己敲出安打,讓上個打席開轟的Freese得到一個在得點圈打擊的機會,但Freese這次只打出內野飛球,反而柳賢振自己又是兩個被狙擊的變化球,讓Christian Yelich和Ryan Braun各敲一支長打,釀酒人在領先上再添保險。

 

雖然二局上無功而返,但Freese證明了給他面對左投的機會,他有辦法找回曾經當過季後賽英雄的身手,五局上再從Miley手中敲出二壘安打,替道奇扳回一分,只是在Miley沒辦法解決左打的Muncy之後,休息充足的牛棚果然提前登場,Corey Knebel五局上讓道奇代表追平分的Turner和Machado只能先後踩過打擊區,連跑壘的機會都沒有,五局下甚至在道奇故意保送第八棒Orlando Arcia形成滿壘後,仍放棄這個一棒擊沉的大好機會,讓Knebel上場被三振,換得六局上繼續封鎖道奇打線的決定,更等於告訴道奇,如今我們就是要用極具深度的牛棚戰力,讓你們連這五分都追不回來。

 

各自宣示完彼此引以為傲的深度後,比賽就此進入不太有意外的後段戰,已經休息三天的Jeremy Jeffress投出今年季後賽七場以來第一次三上三下,釀酒人連兩個勝利組牛棚登場封鎖戰局,道奇卻先在七局下前田健太的暴投、和八局下內野隱形失誤導致各多掉一分,比賽大勢底定,九局上道奇毫無抵抗的三上三下,兩隊可能在第三個出局數還沒出現之前,都已經在預備明天的生死戰。

 

比賽唯一值得討論的問題出現在中段,在Freese五局上長打建功後,道奇在五局下的選擇卻是把剛剛代打投手棒次的Brian Dozier留在場上,用雙換人換掉Freese,而在六局下,面對右投的Knebel的確是有使用Pederson的空間,但為什麼代打對象是打左右投沒什麼差距的Chris Taylor,而不是留在捕手棒次、等著如果堆壘包以後讓Pederson來一棒追近比數,也讓人匪夷所思。

 

最奇怪的是,固然道奇強打如林,但是這場比賽到五局為止,只有三個人敲出安打,而在這場比賽的中段、才落後三分的情況下,就主動換下這三人中的兩人,還包括今天三打數兩支長打、首打席開轟、全隊打擊狀況最好的Freese,就算考量到Pederson上場後釀酒人牛棚多半是右投,若將他留在打序內也會取代其中一個外野手,所以就直接換掉Taylor,或是後段不能再失分、要思考Dozier的二壘守備能力高於Muncy(Freese退場後Muncy由二壘移防一壘)等等因素,是否都比不上留著今天打擊狀況較好的打者,再把代打留在後段等待出擊來得單純且輕鬆?

 

客觀來看,道奇野手陣容深度比起釀酒人好,先發投手也比釀酒人穩定,但釀酒人的優勢在於牛棚深度,讓他們在戰線拉長後有更多本錢守成,各擅勝場的情況下,道奇在Game 1和Game 6都因為原本是優勢的先發投手崩盤而落敗,也讓戰局如今要走進沒人有把握、一翻兩瞪眼的生死第七戰。

道奇不一定輸在教練團因左右病導致的over-manage,但是這樣左右病的over-manage,卻讓對手總教練都開始抓住這個癥結點而尋求可趁之機,而從Game 4廝殺至延長賽後轉播單位的提點,更讓人看見Roberts自斷手腳的疑慮,如前述的出牌理論,就算道奇手握AAKKQ的牌面明顯優於釀酒人的KJ976,但釀酒人發現只要他們在比賽前段出點奇招,就有可能在比賽後段手握KJ976的同時,讓道奇手裡只剩下KQ兩張牌,那勝負天秤就不一定偏向道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