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 POSTSEASON Diary》----- Same Old Rundown

Déjà vu一詞,中文解作「即視感」,科學家指出人類在看見一件事時,會依賴認知記憶去辨認事物,當你在腦海中產生「我似乎看過這個東西/這個場景」的感覺時,就叫做D&eacu...

作者:小鐵

siltechhsu

相較 Madson 第五局上來救援, 就馬上保送 Pearce 讓紅襪兵不血刃擠回追平分這個要命表現, 我倒是注意到道奇教練 Robert 並沒有在第五局投手即將面臨對手第三輪打者時, 就讓救援投手準備牛棚熱身這件事(攝影機顯示到第一位打者時牛棚仍是空的!), 而是在柳賢振已經開始讓打者上壘了才讓 Madson 熱身, 然後就是很快的搞到滿壘情況下, 必須立即拉上來救援, 結果就是似乎熱身不足般地好球控不進去(低溫之下理應熱身更久?)而保送掉領先的一分, 繼而讓士氣大振的對手再敲出領先的兩分!
不知道擁有還不錯牛棚的 Robert 為什麼想讓先發在面對第三輪打者(尤其Betts是第二個即將上場打者!)時偷這個局數?他對柳賢振是哪來的自信還是沒有記取教訓?在只領先一分之下如何保住這優勢多麽重要, 對投手的調度不是應該更積極隨時做好準備?............結果說明一切!

小鐵

投完前兩輪,柳賢振才用59球,4.2局只掉一分,而且四局下輕鬆三上三下,我不認為這個時候有什麼好急著熱牛棚的。

結果論來說當然他是在第三輪出事了,但你仔細想想,根本就不可能會在先發投手只用59球投完4.2局、只有一壘有人的情況下把他換下來。實際上他也有設停損點,就是萬一柳賢振無法解決左打的Benintendi就換投,這個停損點也合理。

讓先發面對第三輪絕對不是偷局數,因為就連柳賢振今天前面這麼優質的內容,投完兩輪都只吃了4.2局,沒有一個教練會每場比賽都預設先發投手連5局都吃不到。而且道奇牛棚真的沒有多不錯,期待一個前兩輪投得很好、只用59球的SP繼續吃第三輪並不會很不合理。

RS1999

同意, 很多批評都是結果論, 現代MLB在這方面分工精密的情況下, 這種狀況都已經沙盤演練過, Roberts的教練團也是靠這套game plan一路贏上來的, 除非當天球員身體有突發狀況, 否則什麼狀況派誰上場其實早就排好了, 球員自己也清楚, 就像Game1後段若輪到Devers就換左投, 相對來說, 其實Cora比賽前就已經清楚告知Nunez當天對上Kershaw不會先發, 但將會代打對上道奇的牛棚左 (賽後記者會有提到), 而結果總是只會有一方勝利, 而勝利的一方的game plan看起來就變得格外合理又正確罷了!

siltechhsu

看完第四戰結果也許小鐵哥您是對的, 道奇的牛棚真的也沒有多可信任, 放火再放火的表現讓球隊一點機會也沒有............

youuyouu

個人認為好像紅襪隊的運氣也好一點, 之前守護神被識破卻都能守下來, 如果沒有貴人相助, 被拔掉救援也不見得有能能頂替

Déjà vu一詞,中文解作「即視感」,科學家指出人類在看見一件事時,會依賴認知記憶去辨認事物,當你在腦海中產生「我似乎看過這個東西/這個場景」的感覺時,就叫做Déjà vu。

 

今天的世界大賽第二戰,就有這樣的場景,事件發生後,突然發現昨天似乎在同一個半局面對同一個打者,做出同一個決定,得到了同一個結果,引發同樣的後續效應。若在當下,感覺只是即視感,但比賽結束後從結果回想,卻發現那不只是Déjà vu,還是貨真價實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比起Déjà vu,這樣的結局更像是連續照著走的Run-down,只是這樣的Run-down,顯然不會讓道奇太開心就是了。

 

WS Game 2 紅襪 4:2 道奇 (系列賽紅襪2:0領先)

「魔球」故事的主人翁Billy Beane曾經說過:「我這套爛東西在季後賽不管用(My shit doesn't work in the playoffs.)。」再怎麼精密的算計,到了季後賽,就是會不如一些無法用數據解釋的東西。

 

許多數據都指出,投手在面對第三輪打者的壓制力不如第二輪,而且差距很大,但即便如此,若說要在球隊先發戰力尚稱充足的情況下,讓先發投手提前在第三輪來臨前被換下場,除了釀酒人、光芒、今年下半季的運動家這種先發戰力原本就嚴重不足的球隊以外,仍然是所有教練調度上非常難以採用的理論。

 

在只用59球就投完兩輪共18人次後,道奇2:1領先,先發投手柳賢振的投球已經完成4.2局,一壘上有剛剛才安打上壘的Christian Vazquez,接著是紅襪第一棒Mookie Betts第三次打擊,即便如此,讓柳賢振續投絕對是再自然也不過的決定,只是道奇連續兩天都那麼剛好在第五局、進入對方打序第三輪的時候出狀況,讓道奇的選擇連續兩天只能吞下苦果。

也許因為兩天的先發投手都是左投,在比賽進入危機階段的調度比較可以用類似模式,比方說讓他對付左打、不要面對左投殺手之類,但連續兩天都在同一個半局面對同一個對手出現影響比賽的關鍵,這種巧合真的沒有任何數據可以預測。

 

道奇的選擇合情合理,柳賢振今天前四局壓制力十足,儼然像是NLDS對勇士的柳賢振而不是NLCS屢屢被突圍的柳賢振,但還是在這一刻碰上危機,最後他沒能如教練團期待的解決Benintendi,而道奇總教練Dave Roberts和昨天一樣在五局下半走上投手丘,不讓先發左投第三次面對紅襪特別排上場的左投殺手Steve Pearce,也同樣都由Ryan Madson上場救火,但迎接的不是後援投手守住危機後下庄,而是和昨天一樣失分、在五局下又被紅襪超前。

 

考量這一波逆轉的來源,更讓人覺得這樣的場景夾雜了許多巧合,而這樣的巧合道奇一點也不陌生,NLCS Game 7,道奇在五局下面對二壘有人的危機,左外野手Chris Taylor一個神奇的美技接殺Christian Yelich的深遠飛球,避免釀酒人追平,下個半局道奇就由Yasiel Puig一棒打下三分,決定了比賽的勝負。而今天五局上,Benintendi也用美技接殺了Brian Dozier的深遠飛球,讓已經1:2落後的紅襪不必再面臨對方沒人出局就站上得點圈的威脅,下個半局就吹起紅襪的反攻號角。

 

 

紅襪的反攻,就從兩出局無人在壘後,前一次打擊才被柳賢振三球三振的Vazquez開始,Vazquez在兩好球後防禦性的揮棒把柳賢振的外角球推向右外野,Betts連兩打席把球打到中外野,上個半局剛演出美技的Benintendi纏鬥了8顆球後選到保送,紅襪在兩出局滿壘下面對剛換上場的Madson,Steve Pearce先選到保送擠回一分,J.D. Martinez又敲出右外野方向安打,紅襪單局三分扭轉戰局,氣勢也重回豆城軍手中。

 

紅襪扭轉比賽,道奇卻沒能給予回應,在五局上半Dozier氣勢很不錯的揮棒卻被Benintendi的美技之後,道奇就再也沒有任何攻勢,不管是原本針對紅襪左投先發排出的右打陣線,或者是輪番上陣的Max Muncy、Cody Bellinger、Joc Pederson等代打,就這樣平淡地度過比賽後半,從四局上最後一個出局數開始,道奇最後16個出局數就是16個打者一個接一個無功而返,這一條賽前被認為火力深度不輸美聯球隊的豪華兵團,如今讓自己在波士頓的冷冽中更顯無奈。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