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9
作者:小鐵

《2018 POSTSEASON Diary》----- It's the Year

2.34億美元,這是紅襪今年的團隊薪資,高居全MLB之冠,看得出來他們全力爭取冠軍的決心。 但是金錢買不到守備組的大棒子,買不到延長賽撐六局的後援投手,買不到打破刻板印象的過街老鼠,買不...

請繼續往下閱讀

2.34億美元,這是紅襪今年的團隊薪資,高居全MLB之冠,看得出來他們全力爭取冠軍的決心。

 

但是金錢買不到守備組的大棒子,買不到延長賽撐六局的後援投手,買不到打破刻板印象的過街老鼠,買不到季中才撈來的MVP。

 

紅襪團隊薪資非常高,但他們真正能贏,並不是因為他們薪資很高,而是因為他們除了薪資很高之外,有更多磨合與修正的能力,數字上有各種不看好他們的理由,只是數字或許完全無法解釋,紅襪如何能夠扭轉不利的局面,並且看起來連運氣都掌握在手裡。

 

彷彿早就註定了,今年就是紅襪的一年一樣。

 

WS Game 5 紅襪 5:1 道奇 (紅襪4:1奪冠)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紅襪總教練Alex Cora調整先發輪值,Chris Sale看起來並不像ALCS有身體狀況,這個讓David Price中三日先發的決定,意外促成「國柯美普」的對決,這些年來在季後賽宛如過街老鼠的Clayton Kershaw和Price,必須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各自背負著十字架與球隊的希望。

 

固然紅襪賽前已經3:1聽牌,但他們仍有速戰速決的壓力,因為從季後賽前被質疑開始,他們的牛棚戰力就是隱憂,前兩輪都靠著讓先發投手在比賽尾聲擔任Set-Up這種顯然不信任現有牛棚的做法分別搶勝,世界大賽前兩戰也都讓Nathan Eovaldi在八局登場守成,沒想到在Game 3卻碰上史詩般的18局惡鬥,所有投手燒過一輪,原定要休兵的Eovaldi不只上場,還成了整場比賽紅襪投最多的人。Game 4不可思議的搶下聽牌勝,但如果連2016年看似牢不可破的印地安人牛棚,都在世界大賽Game 7出包,誰也不知道這二十幾天額外的疲勞,是否在紅襪牛棚裡埋下未爆彈。

 

更不用說已經背水一戰的道奇,只要再有任何一點差錯,2018尋求冠軍的美夢就會化為烏有,Kershaw自己才剛在首戰繳出一場不怎麼樣的先發,生涯在季後賽的表現也一直不如例行賽,儘管有許多道奇教練在使用上的瑕疵,他也不是沒有過像是去年世界大賽G1、今年NLDS G2和NLCS G5的好投,但整體而言對照他三座賽揚獎、一次MVP的成就,Kershaw在季後賽沒有讓人覺得是大賽強投,一直是他撕不掉的標籤。

 

Kershaw和Price都曾有過賽揚獎肯定,兩人最近一張合約長度都是7年、總額都在2億1000萬以上,個人能力絕對不是問題,但在季後賽,Kershaw是「不符預期」,Price更絕對是過街老鼠,在今年ALCS,他所屬的球隊才終於第一次在他先發時贏球,今天的第一局,兩人又先後出狀況,同樣投在外角腰帶附近、同樣92英里的四縫線速球,Steve Pearce的兩分砲和David Freese的陽春砲,彷彿要讓人想起那一段常拿「國柯美普」來開玩笑的日子。

 

 

 

但幸好,兩人都非常努力,尤其是Price,擺脫了ALDS G2和ALCS G2的不穩,竟然連續兩輪都在中三日後反而繳出比前一場更好的表現,ALCS還可以說第一場先發的表現讓他基準點較低,WS在先繳出一場6局失兩分的優質先發後,這第二次登場,他用83球就吃完前七局,只被打出3支安打、送出5次三振和1次保送,霸氣振臂後更在八局下再度站上投手丘,才因為保送了Chris Taylor而退場,許多紅襪球迷擠進道奇球場在此刻給予歡呼,不禁讓人想像,如果是在Fenway Park,會有多大的歡呼聲在此刻出現。

從ALDS首次出賽只投1.2局就崩盤,這一路上根本就是Price的洗白之旅,他不再是那個只要在季後賽先發就等著被對手砲轟、讓球迷失望的過街老鼠,而是連續兩次在中三日繳出絕佳好投、力抗對手王牌、進而幫助紅襪關門成功的高薪強投。

 

也許,這終於是Price自我救贖的一年,從2008菜鳥年就以後援身份幫光芒打進世界大賽卻抱憾而歸後,他等了十年,終於等到成為英雄的那一刻。

 

Kershaw其實並不差,在首局遭到Pearce砲轟以後,他連續解決紅襪15個打者,絲毫沒有要讓Price專美於前的氣勢,這畢竟還是洛杉磯,還是Kershaw自己的家,但他最大的麻煩是不出事則已,一出事都難以收拾,首局挨一發兩分砲以外,六局上面對前兩天無比低迷、加上今天已經連續13個打數掛零、寫下今年整個球季最長安打乾旱的Mookie Betts,一顆掉得不夠低的滑球竟又被逮中。六局結束只用了73球的Kershaw續投,又挨了J.D. Martinez一轟,在道奇遲遲無法追分的低迷中,王牌又讓差距不斷拉大,只見道奇球迷和休息室的氣餒,早已溢於言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