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3
作者:AhUtopian

《當狼群居住的隱蔽森林變成短尖的木樁─成功的赤裸與尖銳》

【前言】 本文為自己著作、發表於最新出刊的HOOP雜誌,經同意後刊登,是希望能嘗試從不同的角度來討論Jimmy Butler整個事件的過程,也希望這個角度...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並不是要苛責當年包含灰狼在內總共五隊沒有選到Curry的球隊,但是當灰狼在自由球員市場如此的受挫同時,他們2005年重新開始有了首輪選秀之後,2005年第14順位選進Rashad McCants、2006年第6順位選到Roy後交換來第7順位的Randy Foye、2010年第4順位選到Wesley Johnson、2011年第2順位選到Derrick Williams,除了2008年的Kevin Love、2009年的Rubio外,一直到這幾年,包含2013年用Trey Burke換來Shabazz Muhammad、Gorgui Dieng,2014年用Love換來Andrew Wiggins、自己選到Zach Lavine,以及2015年最終結果遠超出預期的Karl Anthony-Towns,這支球隊在沒有辦法引入外來強援的同時,也在選秀會上頻頻失策,只有在近幾年開始有累積搬得上檯面的自家選進球員

 

 

試想,對於出身在明尼蘇達、也在明尼蘇達發展自己的生意並做為政治人物,從1994年就做為灰狼老闆的Taylor而言,一方面對於讓灰狼重返季後賽這件事情,他是非常有動機跟決心的,但另外一方面,當球隊必須在自由球員市場競逐,或是提前留下這十幾年來好不容易擁有、自家選進的頂級天賦時,他會有怎樣的猶豫跟想法呢?這影響到本次事件很多,我們留待到後面再提。

 

二、在Tom Thibodeau到來後、灰狼被火箭淘汰之前

 

 

當2016年夏天,Thibodeau跟Taylor達成協議,以總額4000萬的合約,在未來五年同時掌管灰狼場內跟場外各項大小事務時,記者會上Thibodeau說灰狼是他進入NBA工作的開始,而他也相信灰狼有著NBA最好的一群年輕球員,這不只是灰狼當時的條件,但也是限制;如同前述,灰狼雖然在當時累積了像是Towns、Wiggins、Dieng、Muhammad等年輕球員,也有Rubio這樣競業稱職的球員,更找來Thibodeau這個負有盛名的教練,但這仍不能擔保灰狼就因此在自由球員市場有競爭力,所以,如何使用並且留住當時的年輕球員做為核心發展向上,應該會是Thibodeau與Taylor當時的共識

 

也因此,在2016年接手灰狼後,Thibodeau對於當年兩個才要進入新人約第四年的球員Dieng跟Muhammad,分別開出4年6400萬跟4年4000萬的提前續約,前者接受,而後者拒絕、在2017年球季卻乏人問津,僅拿到一個一年的底薪合約、連合格報價都拿不到;在2016-2017年球季的前半,也試圖讓Lavine來擔綱控球,開發Lavine潛能,將球權從Rubio身上移開分到Lavine跟Wiggins身上。

 

 

順帶一提,Lavine受傷後,Rubio重新拿回球權、並且在明星賽後打出16.0分、4.6籃板、10.5助攻,球權使用率也從14.6%跳到21.8%,他在場上的時候灰狼的得失分更是正值,因此並不是Thibodeau不會用Rubio這種類型的控衛,只是球隊各階段的目標不同。

 

 

但不管是因為戰績兌現的期限壓力,又兼且擔憂灰狼太多年齡接近的潛力球員、無法對症下藥重點培養,抑或是能交易到Butler這樣層級的球星機會太難得,Thibodeau在全權掌管灰狼隊的第二年,採取跟第一年完全不同路線的方案,以當年的首輪第7順位選秀權、Lavine,還有前一年第5順位選進、但表現讓不少人失望的Kris Dunn拿去跟芝加哥公牛交易換來Butler還有第16順位(Justin Patton),隨後用Rubio跟猶他爵士換來全額的薪資空間以及2018年的首輪選秀,並且在自由球員市場,一連簽下Gibson、Teague跟Crawford。

 

這樣的作為換來什麼成果?對Taylor而言,Thibodeau掌管下的灰狼,不僅是自由球員市場長久以來最大的一次斬獲,更隨之打進睽違已久的季後賽,觀眾人數更從前一年的607,203人,上升到699,308人;也因此,當Butler事件開始延燒擴大,很多人在質疑Taylor為什麼不拔掉Thibodeau時,除了Thibodeau剩餘三年合約薪資的考量外,也必須站在這十幾年一個人承受所有灰狼頹敗的Taylor角度來想,即便在這個當下Thibodeau看起來像個麻煩製造者,但已經是Taylor過去十四年來所擁有過的最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