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3

偉勁人物專訪:主審椅上的堅決,國際白牌裁判——林孟平

職業賽事的主審椅上,專注於球的來回,一分又一分的堅決,讓一場場的賽事能夠公平呈現,他是如謙謙君子一般的國際白牌裁判——林孟平。 行走在球場邊,溫和如玉的身影,談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職業賽事的主審椅上,專注於球的來回,一分又一分的堅決,讓一場場的賽事能夠公平呈現,他是如謙謙君子一般的國際白牌裁判——林孟平。

    行走在球場邊,溫和如玉的身影,談到自己跟網球的淵源,則說:「我從國中就打網球啊!之前還讀體院的運動技術系(現為國體球類運動技術學系)。」回想到自己的大學時光,更是讓林孟平直說自己跟多位教練其實為同期:「我入學那時候連玉輝學長還在讀研究所,蔡佳諺還是室友,賴建豪是同學…..數不完啦!」如果沒有大三時期的受傷,或許現在的林孟平會是一位教練或是老師,而林孟平則說:「那太不適合我了!我大三的時候受傷就決定轉系,我還成為體院轉系的第一人。」調侃自己「衝擊體制」的林孟平則是對轉系這個決定非常堅定,也開啟了除了在人生上當一位奮戰的選手之外,另一個嶄新的道路。

    轉系後的林孟平,就讀當時體院的體育管理學系(現為休閒產業經營學系),主修運動傳播,「那時候第一屆嘛!有很多憧憬,想當一名運動記者,或是主播」而後畢業的林孟平則是跑到了長榮航空就職,擔任營業部門中的一員,長達四年,「那時候就是坐辦公室,跟旅行社洽談業務,後來就想要在出國唸唸書,多充實自己。」離職後準備出國讀書的期間,除了幫自己惡補外語能力外,更是恰巧在國體大看見網協開設C級裁判講習,開啟了林孟平的裁判人生。

     「考上了C級之後,就是慢慢在做一些比賽,那時候彩虹河濱公園還是網協認養,幾乎每個禮拜都在彩虹曬太陽,坐一坐發現跟以前坐辦公室很不一樣」林孟平直言擔任裁判除了可以領現金之外,彈性更是很大,在自己疲憊的時候可以選擇不出裁判,「那時候2008年吧!住家裡沒有什麼壓力,就不知不覺一直坐裁判,一年一年考到了A級這樣。」而網協副秘書長王凌華老師更是鼓勵林孟平嘗試考取國際白牌主審執照,2011年在體育總會的補助幫助之下,於科威特取得國際白牌執照。

     對於擔任網球裁判這件事情,林孟平則心滿意足地說:「其實做裁判這件事情,讓我有滿大的成就感,就是一份『我能夠把它做得很好』的工作。」在國內的賽事,更是讓林孟平感謝多位裁判前輩的幫助,讓他能夠去嘗試許多職業賽的線審位置,也感受到裁判環境的融洽,每一次的賽事讓裁判同仁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也認識更多好友。

     擔任國際賽事的林孟平,身上除了擁有主審裁判的白牌之外,更是擁有白牌裁判長、鷹眼裁判證的國際認證,飛過多個城市,讓林孟平感嘆道:「其實裁判也是需要舞台的,考到證了哪裡有比賽可以做?就要靠自己多多經營。」直言自己「幸運」的林孟平則提到在台灣辦ITF未來賽時,從日本請來一位裁判,正巧是海外交換裁判的聯繫窗口,從2012年開始就坐了筑波站、能登站兩場職業賽事,建立了友誼的橋樑,也讓林孟平開始擁有了專屬於自己的舞台,對此他則笑笑道:「有機會就要多經營,才能擁有更多機會,裁判除了判決比賽上的專業之外,怎麼跟不同國家的同仁好好相處,也是一個學問。」

    如今的林孟平除了飛往各國執法之外,更是在中華網協擔任審判委員會中的一員,「現在臺灣比較少比賽上主審,沒有上主審就比較難培養起來,其實裁判就算是有一餐沒一餐的,也沒有勞健保,只要國外有需求要我推薦人,像是莊乃穎、李冠儀……讓他們有多一點機會出去試試。」提攜後起之秀並給予更多刺激,跑過眾多國家的林孟平表示「拿中國的裁判和臺灣的相比,中國光是ITF的賽事一年就有五十幾場,他們有很多比賽可以讓他們去磨練。在歐美的話,他們接觸網球裁判的年齡也都很年輕,也是經驗豐富。」

     除了幫助年輕裁判之外,林孟平現在對自己的規劃希望未來有機會考取銀牌裁判長的執照,「我覺得在主審裁判上還是會有生理年齡上的限制,所以還是希望可以考考看裁判長。」而在國內營造對裁判人員友善的環境更是林孟平在意的,除了要求自己帶的年輕裁判們該有的服裝儀容之外,在心理上更是提到:「我覺得擔任一位主審更是要提得起,放得下,做一個主審就是常常會受到很多質問,但是既然選擇坐上去,就要能堅決,放得下就是這一球過了就是過了,比賽結束了就是結束了。」林孟平認為作為一位裁判,只要夠專業,就能夠讓人尊敬。

 

     作為一位裁判,不站在任何一位選手一方,只站在公平的一方,堅信自己的每一顆判決,荏苒十年裁判時光過去,積累的場場經驗,將讓林孟平在主審椅更加堅決。

(文/林莉純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