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4

做完功能性檢測了,然後呢?如何解讀與應用?

這幾年無論是在台灣或是美國,五花八門的檢測開始被運用在臨床工作中,其中FMS、SFMA和許多功能性檢測應該都算是熱門的檢測項目。 但是這些檢測的功能是什麼呢?有用嗎?或是要如何使用才能發揮最大效...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幾年無論是在台灣或是美國,五花八門的檢測開始被運用在臨床工作中,其中FMS、SFMA和許多功能性檢測應該都算是熱門的檢測項目。

但是這些檢測的功能是什麼呢?有用嗎?或是要如何使用才能發揮最大效用?有幾個點我想是值得思考的。檢測目的百百種,一般來說在運動防護領域,比較常見的檢測的主要目的有下列兩項:

  • 及早篩選出受傷高風險的運動員
  • 找出風險因子,並給予矯正

但,若是本著這兩個目的做檢測,在實行手上的測量工具前,檢測者必須要先清楚

  • 檢測本身是在測什麼?
  • 得到的評分和結果(pass or fail)的意義該如何解釋?

得到的「評分」和「結果」的意義該如何解釋?

檢測其實與所有生活中的測量工具沒有不同,就像人為什麼量體重,通常心中已經有目的,可能是來看看自己需不需要增重、減肥、繼續維持體重等等,這些目的驅使人去選擇一項測量工具,藉由得到一個對他有意義的數字,協助他訂定未來的計劃和目標。

體重機給我們的數字很好解讀,就是這個軀體的重量,很粗略地看可以說如果數字越大,如果你的目的是要「減重」的人,你可能就會訂個瘦身計劃和下一階段希望在體重機上看到的「較為小」的數字。但是,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注意,我剛剛上面用的字眼是「減重」,而非「減肥」,若是想要達到的目的是減肥(減脂甚至是增肌),那這體重機上的數字就很難解釋了,或應該說他無法給你你想要的答案,因為這個單位是kg的數字,無法告訴我們身體組成,這也是為什麼若是用傳統的BMI計算,肌肉較多的運動員常被歸類在過重的分類,但他們真的需要減重嗎?要減的又是什麼重量呢?這些選擇測量工具、數字的產生方式(計算)和最後的解讀,都大大地影響到之後的計劃和下一階段目標設定的方向。

OK,比喻的故事說完了,讓我們來將一樣的邏輯用在用來「抓出傷害風險」的檢測上。

與上面一樣的概念,解讀檢測結果通常是最困難的部分,因為越功能性的檢測,由於是看一個很複雜的動作,一個動作展現需要包含許多元素(多關節、多肌群、多種類型的肌肉收縮、協調、平衡、肌力、活動度、柔軟度等等…),很難說看到某種代償動作,就能直接判斷說是哪個環節出了狀況。比方說,我們可能有兩個運動員在檢測時,用肉眼看,他們做出的動作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可能肌肉的運用的模式與策略完全不同,要單純依據檢測出的分數去判斷一個運動員是否是受傷高風險或是低風險,幾乎是有點不切實際的作法。

 

將「檢測本身的限制」放在考量當中

在閱讀這些數字時,臨床工作者必須將「檢測本身的限制」放在考量當中,拿到「滿分」不代表是沒問題,而檢測出有狀況的運動員,也不是就停在這裡了,繼續層層拆解,尋找問題的所在與下一個階段的改善策略更是重要。

可惜的是,這類功能性檢測的限制之一,就是篩檢不出到底是「哪裡」出了狀況,這時候就還是要回到基礎,將過去學的骨骼肌肉評估學拿出來(使用準確性與特殊性較高的 test),一步步的過濾掉可能出問題的結構,找到最需要改善或強化的幾個地方,然後根據評估的結果安排個人化的復健(例如矯正運動)或是體能訓練課表。

檢測後的結果解讀、進一步檢查、安排個人化課表和最後的follow-up,上述的每一步都缺一不可,不然花了大把人力時間做的檢測就沒法發揮價值,就真的是可惜了!也要記得,這些檢測的結果並不是能非黑即白的告訴我們誰不會受傷或誰會受傷(目前的研究來看),若是我們知道有某種預防傷害的介入是被證實有效的,在經費於時間許可下,是否還是應該儘量讓全部的選手都能夠參與,可能是下一個階段可以好好討論的議題。

 

圖片來源:https://www.ipetitions.com/petition/pass-our-education

延伸閱讀:

功能性動作檢測(FMS)能有效預測未來傷害嗎?

預防運動傷害,從何下手 – Step 1. 找出問題在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