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0
作者:Raphael

經典戰役-1994世界盃決賽--巴西VS義大利

1994年世界盃,是至今為止被公認,水準最高的一屆世界盃,而94年世界盃決賽,也被認為是最精彩的一場決賽,因為1994年正好界在古典足球與現代足球的黃金交叉時期,當年的世界盃又只有24強,而非...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4年世界盃,是至今為止被公認,水準最高的一屆世界盃,而94年世界盃決賽,也被認為是最精彩的一場決賽,因為1994年正好界在古典足球與現代足球的黃金交叉時期,當年的世界盃又只有24強,而非現在的32強,許多古典足球的傳統王牌,與現代足球的新星,都齊聚在該屆世界盃,所以1994年其實是一屆百家爭鳴的世界盃

 

在新式的越位規則出現以後,前鋒被容許可與後衛平線而不越位,此規則大大提高了攻擊的效果,此前的越位規則對於後衛太過有利(平線即越位),因而造成防守足球的時代, 在新式越位規則誕生以後,攻擊手更容易反越位成功,為了製造越位狀態,後衛必須向前移動,當雙方後衛都往前壓的時候,中場區域變成混戰區,傳統的古典中場更難以在該區域持球盤帶,於是之後的現代足球,在攻擊上,變成了在後腰與中場區域進行中長距離的長傳,為了有時間讓攻擊手接球反越位避開後衛,傳球盡量偏向邊路,在正中央正面盤帶進攻的古典式王牌中場,以及在防線上一夫當關的清道夫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高速邊鋒與雙中衛的平行站位

 

簡單說來,古典足球是一個從中央攻擊的時代,而現代足球,則是一個從邊路攻擊的時代,古典足球更強調個人能力,尤其是對決的能力,現代足球更重視傳導與團隊走位,而1994年世界盃,其實就是古典足球最後一次的大舞臺

巴西隊晉級歷程

巴西隊在1994年由Parreira教練作為主帥出征世界盃,這支巴西隊已經轉型為現代足球的雛形,沒有中央的攻擊中場,主要的攻擊發起點都來自於後衛隊長Dunga,在其身邊輔助的是防守工兵Mauro Silva,兩人形成雙後腰,在後衛身前保持防守層狀,而兩個邊後衛都具備相當優異的助攻能力,右邊的Jorginho與左路的Branco,特別是左路的Branco,擁有很強的衝擊力與抽射,至今許多人依然認為他才是巴西歷史上最好的左後衛,替補的右後衛是後來的巴西隊長Cafu,他們給予兩翼很大的支援,而鋒線上則是獨狼Romario與Bebeto,Romario在巴西隊中是純粹的得分射手,而Bebeto其實才是巴西隊最重要的一顆棋,他是以邊路為主的萬能前鋒,在邊路突破及傳中能力都很好,而在中路也能化身搶點前鋒,巴西隊的進攻變化並不是以Romario為主軸去強攻對方,而是以Bebeto的跑位來破壞對方防線,進而給予Romario拉扯出更大的射門空間

 

(這就是為何到了98年世界盃時,巴西採用Ronaldo與Bebeto,卻棄用Romario,因為Bebeto這種影子前鋒能夠跟所有攻擊手配合,而且是攻擊陣形主體,Bebeto才是巴西的關鍵選手)

 

這樣的巴西隊,其實踢的已經是現代足球了

而巴西隊在晉級過程中其實也算是很順利,在猛將雲集的94年世界盃,能夠以小組第一晉級,而且除了小組賽對瑞典是遭到超人Kennet.Andersson先進球再追平,以及決賽對義大利零平之外,其餘比賽是全部先進球勝利,而且總失球數只有3個,就是上面說的對瑞典隊失球,以及八強戰對荷蘭失兩球,其餘比賽全部零封對手,而總進球為11顆,僅次於該屆黑馬瑞典(15顆),這支巴西的攻防能力做為冠軍絕對是當之無愧

義大利晉級歷程

義大利做為古典足球的代表,在這屆世界盃裡,可說是跌跌撞撞,不單單是在打法上已經受到現代足球的挑戰,主力球員也大多有傷,義大利以Baggio做為主力攻擊手,依然是打古典足球,但義大利的鋒線上非常缺人,平均身高與身體對抗能力也偏低,前場可以說是只能依靠Baggio,而後場大將的Baresi,在小組賽兩戰過後受傷退出戰線,此後義大利每場比賽都掉球,直到決賽前Baresi緊急動完半月板手術,帶傷回歸戰線,決賽時義大利才能與巴西戰成0比0,

 

而義大利最終成績攻入8球,失5球。Baggio一人就攻入5球,相較巴西隊攻入11球,Romario攻入5球的成績看來,巴西其他隊員也具備足夠的攻擊力,巴西無論在攻防兩端都更為全面,而義大利在前場完全依靠Baggio,後場完全靠Baresi與Maldini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