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東奧正名公投案,我會領票,而且投下「反對」票

申請東京奧運及國際賽會改名台灣公投案,我贊成領票並且投反對。 我的理由是,由獨派人士發起的所謂東京奧運正名台灣公投案,提案者提出的理由似是而非,錯誤引導民眾投下贊成票,經不起檢驗。尤其是國際奧會...

作者:富哥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Kevin Hsu

這樣的種種放在眼前還會有不信的人的。
這幾天看了些英國脫歐事件的言論,有段話語挺感慨的,it’s a complicated issue, why would the government have us vote on just yes or no?

Shapiro

如果真如作者所說,我反倒建議投贊成,為什麼? 要讓全民來看這個暴虎馮河的政府如何面對與規畫被奧會除名後的後續國際賽參與計策,如果沒有,就讓這個沒懶蛋的政府滾下去!

peturtle

並不贊成投贊成票, 萬一公投過了,而且導致被奧會除名的情形, 受害的是辛辛苦苦準備參賽的現役運動員, 他們的運動生涯可能就被犧牲掉了, 我們根本不應該把他們參賽權, 當作賭注籌碼, 或是測試政府應變能力的工具, 我們不應該如此輕挑, 讓國家的運動員去面對這樣的風險

不理不理衛門

沒錯,顯然在網路上出現很多年輕人類似您這樣的言論與看法,
但這樣做也顯然是一種極度不負責任的作法,
更是把政治力硬生生帶進運動圈的證明!
你我都不是從小努力鍛鍊的選手,
現有的成就皆由過去一點一滴所成,
卻因為多數人「無須負起責任」的決定,
(簡單說就是結果會怎樣乾我屁事)
極度可能導致所有的努力與汗水都白費了,
在下誠以為相當不智,
也著實令人感到痛心。

1992年當初因蘇聯解體,許多尚未有國家奧會或剛獨立國家選手,在國際奧會特殊考量之下,以獨聯體名義參加巴賽隆納奧運會,那是當時特殊的國際環境之下的特殊情況,後來這些國家都在獨立後獲得聯合國承認並成為聯合國會員,也獲得國際奧會承認成為新會員,如今已經沒有那種情況,才會有因戰亂造成難民選手,國際奧會組成難民隊讓流離在外的選手參賽。但台灣都不是這些情況,而是因政治干預中華奧會的獨立運作,國際奧會看到的是政治干預體育這一部分,過去曾有伊拉克和科威特,都因該國政府干預該國奧會,而受到國際奧會停權的先例,只能說國際奧會對政治干預奧會運作非常不能接受,都已經對台灣發出嚴重警告了,公投案真通過之後,被停權或取消會籍的風險勢必存在。

紀政說3次參加奧運都用台灣為隊名。但當時是在名稱尚未確定時國際奧會同意的權宜默許,現在的時空環境已不可能。紀政也說過,作為一個田徑選手最重要的武器就是自己的釘鞋,一定要擁有穿自己的武器、自己的釘鞋的自由。但如果穿上釘鞋,卻沒有比賽舞台,穿上再多釘鞋又有何意義?

不能參加就自己辦比賽?再怎麼辦也是邀請賽性質,不是正式賽會,成績無法被承認,且國際奧會及各運動總會不一定讓選手來參加,這種比賽辦了有什麼意義?像瓊斯杯國際籃球邀請賽已經辦了40年,仍然是邀請賽,成績不會列入國際籃球總會紀錄,再怎麼辦仍不是正式錦標賽。而且,奧運會、亞運會和國際運動總會所辦的世錦賽、世界杯賽等,才是運動選手爭取榮耀的最高殿堂,有什麼比賽可以比這些有更高水準?自己辦比賽不是自己說來爽就好。

清大黃居正教授說,1981年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簽署的洛喪協議,屬於兩個私法人締結的協議,沒有不能協商或修改的問題,因為洛喪協議並非國際法。沒錯,但運動方面的事務,是一個獨特的類似國際法概念,因為這是以國際奧會為中心,加上各國際運動總會組成的國際運動總會聯合會,以及各國家奧會形成的共同圈,有其特殊而獨立運作的規範,都在國際奧會憲章之下操作,與一般國際法的概念不同,要參加國際奧會轄下的運動賽會,包括奧運會、亞運會、各運動的國際錦標賽,都在其規範及限制下,不想遵守就無法在其共同圈內運作,協商或修改都要照他的規則來。不是國際奧會的會員單位,就沒有相對的權利,選手連參加正式賽會的舞台都沒有,我們成了舉世唯一被國際運動遺棄的國家,選手沒有比賽機會,成為運動世界的孤兒,會是什麼情況可想而知。

以上這些理由,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案,基本上已無實質意義,但又無法撤下來,因此大家就去領票,再投反對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