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8

大貝湖畔棒球雜記 Vol.32:冬盟、投手、碎碎念。

Lamigo到底是不是個在地球隊? 這個問題一直爭議很久,因為Lamigo在整個2010年代都屬於一級強隊,你很難分辨這支球隊的球迷到底是戰績帶來的,還是在地經營帶來的,即使兩者都有,也很難去區...

請繼續往下閱讀

Lamigo到底是不是個在地球隊?

這個問題一直爭議很久,因為Lamigo在整個2010年代都屬於一級強隊,你很難分辨這支球隊的球迷到底是戰績帶來的,還是在地經營帶來的,即使兩者都有,也很難去區分誰的貢獻比較大。

我真正感覺到「Lamigo是屬於桃園人的球隊」的瞬間,是2018年地方選舉前,桃園市長鄭文燦來到現場看總冠軍賽,沒有坐在貴賓室,沒有提前離場,你可以說鄭市長也熱愛棒球,可是在選前現身青埔球場把整場比賽看完,實在是個指標。

同樣球隊在地,別的球隊別的球隊別的球隊好像就沒有這樣的待遇。

這真的代表,你要爭取桃園人認同,你就要表示出認同Lamigo這支球隊的姿態,以臺灣來說,沒什麼更可以說明「這就是在地球隊」的了。

 

鄭文燦與劉保佑
2015年鄭市長文燦先生就已經習慣坐在一般觀眾席了
CPBLTV截圖

 

王柏融……要去火腿啦。

假如真的成功,那CPBL的歷史就往前邁了一大步,希望這一步能穩穩踩下去。

如果你要問我最期待什麼,我會說,我想看看中職打者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強。

稍微看一下日職洋聯六隊的平均打擊率,2018年六隊裡有四隊打擊率在.250以下(日本火腿.251,姑且算成.250,可以符合「以下」的定義),OPS有三隊在.7以下,到底是洋聯投手太強把打者壓著打,還是過去傳說「東亞三國裡面打擊平均最差的是日本」這句話是真的?

 

王柏融
這裡講到王柏融,所以就放一張王柏融
CPBLTV截圖

 

說到出國,出國就跟斯斯一樣有兩種,一種是載譽出國,一種是……呃,流放邊疆。

當然不是說澳洲職棒或是四國獨立聯盟水平太差所以叫流放邊疆,而是很明顯,你會發現有些球隊把人派到外國去,感覺不太像重視而是像「反正你就去吧,時候到了就叫你回來」的那種感覺。如果你要問我對此有何感想,我會說,其實中職球隊多半都還在學習球季結束以後該怎麼過。

在早期,職棒是秋訓結束以後等於放假,放到春訓才回來,那現在秋訓結束之後還有多種訓練管道可用,比如說送到澳洲打職棒,或是留在臺灣參加冬季聯盟。

Lamigo花了三年的時間折損幾個投手,才學會怎麼在冬聯裡正確安排投手名單:大致上就是「明年要進先發輪值的和要一軍牛棚待命的,全都不許去」。

覺得今年在季賽因為種種原因局數沒丟夠送去冬盟,結果球季打到一半直接原地爆炸的例子,在2018年球季最明顯的就是朱俊祥,更早以前派林樺慶去參加冬盟也是上半季看起來有模有樣,球季打到一半原地爆炸。

如大家所知道的:投手的手臂畢竟是消耗品,在經過一季的折損以後最好是有一段時間休養,相較於野手,投手要派去冬盟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就有明年報銷的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你就可以看看冬盟的投手名單,然後看看其他球隊這樣安排是不是有道理了。

 

黃子鵬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去冬盟都會爆炸,比如說黃子鵬就沒有
CPBLTV截圖

 

去冬盟就爆炸不是定律,只是有機率,比如說江辰晏2017年也有去冬盟,在2018丟出大好成績;洪聖欽、黃子鵬也去了冬盟,今年表現也可圈可點,可是我想你不會太希望自己已經表定要進輪值的先發或是主力後援丟個半季就開始表現出「我不行了」的樣子,那會很嚇人。

之前探討投手濫用指數的文章裡有提過,投手也和斯斯一樣分成兩種:一種是高耐力投手,一種是低耐力投手,現今我們對於投手一場比賽最好丟幾球、丟幾球以後疲勞指數會倍增的研究都是基於高耐力投手而來,也就是說,「就算你保護得很好還是會炸給你看」的投手實際上是存在的,從冬盟回來的投手表現不同正是說明了這點。

所以你也可以說,其實球隊是在測試這些投手到底屬於耐操的還是不耐操的,不耐操的投手當然還是能用,只是要怎麼使用就要小心一點。

所以,當你看到葉家淇在冬盟丟出150的時候,不要太期待他明年就進輪值,他可能明年球季均速先掉5公里,到時候我們就知道他可能要被分類到「低耐力」那邊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