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正名公投,熱議的「運動員參賽權益」到底會不會被影響?

作者:宋承恩 原文網址:我對「東奧正名公投」的看法 本篇文章為宋承恩老師就個人見解撰寫,目的在為11月24日的公投,提供多一些資訊。在不可能被視為理性中立的氛圍中,將盡力就事論...

作者:阿岱

請繼續往下閱讀

hameln

唉,作者很樂觀
只能說希望作者的觀點,IOC主席能認同了
但是相信有常識且能夠客觀判斷的人都很清楚,這個可能性.....趨近於零

peturtle

其實結論很簡單,
有沒有可能會被取消會籍? 有可能, 而且決定權在IOC, 不在我們
萬一被取消會籍, 選手還能不能出賽? 作者說可以, 因為IOC會保障選手權益?
這點在作者的舉例中, 一個例子是科威特, 因為發生內戰, 失去會籍, 但IOC讓選手參賽
我們的狀況能一樣嗎?我們有內戰嗎?我們萬一被註銷會籍,是因為我們自己搞公投造成的
IOC還有需要保障選手權益嗎?他已經三次來函警告過了啊!!
另一個例子,就是國家地位未明的運動員,以難民奧運隊的名義出賽
但是此時問題來了, 台灣的狀況是否符合難民奧運隊的方式,根本是未知數
台灣有向敘利亞或是剛果一樣, 發生內戰,人名流離失所嗎?沒有啊
要申請難民奧運隊,根本就是希望渺茫
更何況為什麼我們的選手, 現在就已經可以正正當當的,出席比賽, 贏了可以舉國旗, 唱國歌
為什麼還要因為某些人的政治傾向, 搞了個東奧正名公投, 製造了被撤銷會籍的風險
萬一真的發生了, 選手們無法參賽, 或是要變成難民選手才能參賽, 這情何以堪?
這不是全民買單, 是只叫運動選手買單, 真的是非常不公, 請大家好好想想吧

康士坦丁

邏輯正確,頭腦清晰!

hen-HyD

提供一個看法 以下是假設性邏輯
一個人喊台獨 老共只要把那個人抓起來就好
一群人喊台獨 老共只要把那群人抓起來就好
可是如果匿名多數喊台獨
老共則沒有辦法把整個台灣全部人抓起來

另外
同理 西藏獨立 新疆獨立 湖南獨立 內蒙獨立
老共從來不是在乎 港獨 台獨
是後續的效應會使中國四分五裂

作者:宋承恩

原文網址:我對「東奧正名公投」的看法

 

本篇文章為宋承恩老師就個人見解撰寫,目的在為11月24日的公投,提供多一些資訊。在不可能被視為理性中立的氛圍中,將盡力就事論事。

 

東奧正名公投案,目標在改變或促使改變台灣的國家奧會名稱,由「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改為「台灣」(Taiwan)。這並不是純粹技術問題(例如國際奧林匹克憲章IOC Charter的解釋),也不只是國家定位的問題。其背後,還有「中華台北」名稱歷史成因的問題。

當前的公眾討論,有些集中主打技術層面,甚至祭出「選手參賽權」作為要脅,斧鑿之跡甚深。相反的,若是只訴諸感覺,甚至不爽,也不是處理如此重大事情的態度。在朝的人似乎有些慌亂,被所謂「專家」挾持,甚至求助美國。事實上,如果報導屬實,美國回答「幫不上忙」,主要原因應該是因為奧會事務並不是政府的事,如此而已。

最後,這件事情若不能從「中華台北」名稱歷史成因的角度來看,不會理解民間,這特別是年輕世代普遍支持的原因。

個人能力時間都有限,以下只是一個稍微多看了一些國際實踐的人,其個人看法,嘗試回答一些爭議問題。我的研究還沒作完,論證有時會稍微簡略,同時也保留更進一步論證的權利。但即使是初步意見,我仍為我自己的評估與言論負責。

 

一. 總的來說

先講結論:我認為當前問題最終歸結到問題的定性(characterization)、表達與陳述(representation)。也就是說,「東奧正名」一事,究竟是政治干擾體育,還是全民決定國家代表隊名稱?在「定性」問題上採取前者看法,背後假定當前的「奧會模式」或「中華台北」名稱不能動,或最好不要動;目前的公投案意在破壞這個既成秩序,構成政治干預。

在「定性」問題上採取後者看法,背後假設國家代表隊名稱(national representation)一事,是屬於全民的決定;你、我作為有資格投下公投案的人,都有權利表達立場。我個人採取後者的看法。一個國家只有一個國家奧會。它的名稱本來就該由全民決定。

其次,在對外表述(representation)上,「東奧正名」案是如何被對外描述的?由誰描述?是被描述為政治干預?還是國民決定國家代表隊名稱的權利?這恐怕是目前混亂的根源,也是解讀IOC來函的必要背景理解。

我沒有直接證據,但看到姚元潮上校的信函,以及中華奧會在此議題上的行為模式,這些人脫不了關係。這不單單只是在公投之前。公投之後仍有對外表述的問題。對中華奧會而言,根本的選擇是,要不要作台灣全體人民的國家奧會?還是要作特定利益的代表?繼續「挾運動員以令台灣」。如果是後者,恐怕即使在國際上有代價,也是必須要付的。若是中華奧會繼續「挾國際恐嚇台灣人民」,經過公投結果「經由國際解決中華奧會」,恐怕也只是剛好而已。

就「東奧正名」公投案,我個人的選擇很簡單,只考慮一個問題:這個國家、這個地方的運動員,參與國際體育競賽,應該用什麼名稱。如此而已。

太政治了?那我們以下處理技術問題:

 

二. 台灣參與國際體育競賽地位:地位問題?名稱問題?

「東奧正名」是地位問題?還是名稱問題?若是前者,改名案通過,可能影響台灣以自己的地位參與國際體育競賽之資格與地位;若是後者,不影響獨立參賽地位,而只是更動名稱。

答案:只是名稱問題

在早期,台灣只代表自己出賽,是有爭議的。而且問題因為所謂「中國代表權」之爭,而變得更形複雜。當時,是國際社會,包括IOC,要求台灣只代表台灣,不能代表中國。這其實從 1950年代就開始,也帶來1960羅馬奧運之後,以「台灣」或「Formosa」參賽的先例。當時,是ROC政府自己不能接受,要「堅持中華民國」。詳情可見我在上報寫的,有關「中華台北」的文章。

台灣的獨立參賽地位,除了國際/IOC的要求以外,甚至還告上法院:1981年的 Reel v. Holder案。當時,國際業餘運動體總,接受PRC的說法,認為 PRC包括台灣,而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國家體總為由,排除台灣運動員的參與,被台灣告上倫敦的法院。

法院判決確立了「台灣體總的管轄區域只限於台灣;中國大陸體總的管轄區域只限於中國大陸」,同時聲明這不因各該國家(country)是否在國際上被承認為一國家(state)而有所不同。這是因為國際體育,乃至奧林匹克運動,非常介意將政治問題與承認問題帶進體育。

就IOC來說,台灣的獨立參賽地位,也是確定的。證據在IOC自1950年代以來的實踐:就事論事,一個地方一個奧會:雖然被「堅持中華民國」的行動搞得亂七八糟,但IOC非常早就「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那是因為奧會運動的整體精神,就是普世性參與,而且拒絕政治干預。

洛桑協議本身,也是證據:洛桑協議是IOC與「中華奧會」CTOC簽的;CTOC在IOC的網站上,是被接受的一個國家奧會NOC。這次的眾多通聯,也都是IOC直接與CTOC聯絡。在此沒有「一個中國」的問題。

國家奧會要改名,例子不是沒有,例如 Holland 改為 The Netherlands, 伊朗的縮寫由IRN改為 IRI。其他的複合性例子,出現在蘇聯與南斯拉夫解裂後,新的獨立國家的國家奧會的形成,則是混合了新的 NOC受到接受,與名稱的問題。

有人說,若是「中華奧會」因公投通過,被IOC解消承認,台灣要再次與IOC協商加入,將因新規則下唯有經承認的「國家」,始有資格加入,因此會無法加入或產生無法克服的困難。我不這麼認為,證據顯示(包括IOC 過去調查報告,無法一一列舉),IOC看的,是一地域的實體,是否實際上行使管轄權,而得以認為是獨立的個體。就此,台灣早就取得如此地位,並無任何變動。至少,我會這樣挑戰。

 

三. 「東奧正名」公投案如果通過,中華奧會在IOC的會籍是否有可能被凍結或解消?

答案:有可能,但那是因為議題的呈現與陳述

IOC三次來函,其實問題不少,我們也不能排除背後的策動者與政治考量。最大的疑點,在於IOC說其執委會於2018年5月2-3日會議中,「已考慮過」台灣的公投案。問題是,臺灣的公投案當時還沒走完聯署階段,真的讓人不清楚IOC審查的是什麼?公投案的內容,被講成什麼。中華奧會如果有資訊,其實大可公開其是如何向 IOC 陳述公投案相關事項的,以澄清各界疑慮。

姑且假設IOC信函,出於真實維繫奧會精神的用意。IOC三次來函,意思一貫,而11/16的最新一封,講得最為清楚。IOC在做的,是預先告知:1. CTOC目前名稱,是由1981年洛桑協議所規範;要改,必須經過IOC執委會之通過;2. IOC自己的立場是不願意改(not to approve)。這邊是未來式。

中華奧會說IOC「不予核准」,給人印象是「已經不准」。問題是,此案根本未成形,台灣或中華奧會根本尚未申請或提起此議,何來「不予核准」?即使公投案過關,也不表示台灣或中華奧會會提出此議,或何時提出。以英國脫歐公投而言,公投結果出來,當然是震撼彈,但程序的正式起始,仍要主管機構正式提出。中文沒有時態概念,其不精確性,在此引發極大的誤解。

3. IOC 信函中在在假設,台灣的國家奧會,目前名為CTOC,將因公投案遭受政治干預。並引用IOC憲章第27.9條說,可能起始「保護措施」,以保護在台灣的國家奧會不受政治干預。IOC說的,是它要保護在台灣的奧會運動的健全與持續。問題是,誰將「東奧正名」公投案如此呈現的?誰將「東奧正名」公投案描繪為「政治干預」?這些人是否向 IOC說明,依台灣的國內法,「東奧正名」公投案的性質與效力?「東奧正名」公投案產生結果後,接下來的程序?也就是說,IOC信函寫成,其事實背景是什麼?我再說一次,中華奧會如果有資訊,請向社會說明。

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此事的性質:如果「東奧正名」是政治干預,「中華台北」之加諸於台灣,以及繼續維持,就不是政治干預?考量到「中華台北」名稱的形成、其「爭奪中國代表權」的背景、當時的決策者「堅持中華民國」的考量、以及為此不惜多次不參加奧運,這個決定,完完全全就是政治決定。現在,中華奧會提都不提,把檔案資料鎖得緊緊的,成天高唱「選手權益」。70年代長期無法參加奧運,「選手權益」在哪裡?

問題是,誰去跟IOC講,完整的講「中華台北」此一名稱對台灣的意義,以及為什麼現在會有此一公投案。若是我去講,我會把它描繪為台灣人民自己決定國家代表隊名稱(national representation),受IOC憲章保護的合法權利。這在過去,因著國內國外的因素,被拒絕,被剝奪。而公投,只是人民行使合法權利的管道,是民意的正常展現。台灣必定遵守一國家一奧會,恪遵奧會憲章精神,不會再有過去爭奪「中國代表權」的行止,也就是說,台灣已經走出來,不再是過去那個麻煩製造者。

這是我為什麼說,關鍵問題在呈現與表述,不在實質內容。

而現在的問題,是對外,中華奧會綁架了台灣;對內,中華奧會綁架了選手,拿國際奧會威脅台灣。

誰可以改變此一情形?除非中華奧會願意轉型;組成中華奧會的人願意轉型。

Endgame在此:中華奧會願意做台灣的國家奧會?還是繼續走玉石俱焚的道路?

 

四.「東奧正名」公投案如果通過,而且中華奧會在IOC的會籍萬一遭到凍結或解消,是否影響台灣參與國際運動競賽的權利?

答案:不會

根據是,最保護選手權益的,是國際奧會。它近年來做了很多次類似的決定,將國家奧會是否受到承認,是否保有會籍,與選手的參賽權分別處理。

例子包括俄羅斯因國家奧會涉及集體性包庇禁藥之使用,會籍遭到凍結。但國際奧會作此決定時,念茲在茲的確保了未服禁藥運動員繼續參賽的權利。

科威特因為內鬥,國家奧會遭到幾次除名,但國際奧會讓其運動員能繼續參賽。

還有國家地位未明的運動員,以難民奧運隊的名義出賽。這些,中華奧會的網站上其實不否認,只是不強調,以繼續維持「選手權益將受損」的假議題。

 

五. 推到極致,重新協商與IOC協議,可能嗎?步驟與困難是什麼?

「東奧正名」公投只是第一步,只是最卑微的,人民合法意願的表達。要背負如此沈重的指控,還是來自自己的奧會,已經是荒謬之極的事。

「東奧正名」公投後,視結果,有可能要面臨與IOC重擬協議的一步,也可能走不到那裡。如果去看「東奧正名」運動者的陳述,他們說若是行不通,就再試。非常謙和,一點都不像政治干預的樣子。執政黨的態度,其實也不像。

若是真的走到重擬協議的階段,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中國的阻礙與威脅。我們到時候看看,有誰說那些是政治干預。

在台灣,許多事都像這樣。正常的權利行使,原本理所當然的事,被指責為政治干預、破壞默契。真正的威嚇者,要求同理、諒解、體貼。金馬獎如此,「東奧正名」也如此。

但中國的阻礙,還是太遠的一步。現在戰線還不到那裡。

 

延伸閱讀:

[WIT] 大叔道歉、正名改名、東奧賭注 2018週記之47

【東奧正名公投通過】真的會影響我國奧會會籍及運動員出賽權利嗎?

大貝湖畔棒球雜記 Vol.31:韓國、正名、馬蜂窩。

中華台北、還是台灣?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關於東奧正名公投案,我會領票,而且投下「反對」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