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3

義無反顧(下):從體操皇后Vera低頭抗議到Ali拒絕徵召

續上文:義無反顧(上):從Kaepernick單膝跪地到Rauf拒唱國歌 黑色力量致敬 非裔美國人受到壓迫的議題,其實一直都是在房間裡的大象。1968年是民運風起雲湧的一年...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曹永奐

好文拜讀

續上文:義無反顧(上):從Kaepernick單膝跪地到Rauf拒唱國歌

 

黑色力量致敬

非裔美國人受到壓迫的議題,其實一直都是在房間裡的大象。1968年是民運風起雲湧的一年,也接連爆發許多重大新聞,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與美國總統候選人羅伯特F甘迺迪的遇刺身亡,註定了1968會是個不平靜的一年。而在10月16日,在體育界最高殿堂的墨西哥奧運上,隨著Tommie Smith的抗議行為,再次升溫這些抗議風潮。

Tommie Smith是當年美國奧運田徑代表隊的短跑選手,當時還就讀聖荷西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在該屆奧運的200公尺賽跑項目,他以19.83秒打破世界紀錄,拿下金牌。然而就在頒獎台上,他與獲得銅牌的隊友(也是校友)John Carlos,選擇戴上黑色手套,並只穿著黑襪上台領獎,他們戴上黑色手套的拳頭緊握並舉起直指天際,並且低頭不語,這『黑色力量致敬』(Black Power Salute)、黑拳抗議,展現了他們無言的抗議。

Smith表示不穿鞋,意味著非裔美國人普遍的貧窮問題,他披上黑色圍巾代表著黑人的驕傲,而Carlos則戴上一串念珠來為受難的族人表示哀悼。只他們舉手抗議的影像傳遍全世界,但是當時他們在退場時遭受到了全場的倒彩噓聲。

其實Smith與Carlos也都有參與奧林匹克人權計劃(Olympic Project for Human Rights, OPHR)組織,這組織主要訴求為抗議美國與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以及運動場上的種族主義。他們呼籲非裔選手抵制奧運,要求制裁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與羅德西亞(現在的辛巴威Republic of Zimbabwe),恢復拳王Muhammad Ali的冠軍頭銜,以及聘請更多的非裔教練。

只是當Smith與Carlos舉起『黑色拳頭』後,國際奧會主席Avery Brundage認為此舉乃政治影響體育,立刻要求美國將Smith與Carlos送出選手村,並禁止兩人參與之後奧運賽事。然而,之前的1936年柏林奧運,Brundage卻允許德國選手進行納粹式敬禮,被人抨擊為雙重標準。

身為世界上跑最快的男人,Smith才剛在奧運再次打破了他的第九個世界紀錄,但卻只能狼狽地回到美國,他與Carlos回國後飽受輿論抨擊,在田徑界已無立足之地,Smith與Carlos兩人的家人朋友也受到不少威脅。事發後十天時代雜誌標題更寫道:「『更快、更高、更強』是奧運的座右銘,然而『更憤怒、更卑鄙、更醜陋』才是上週墨西哥奧運的情景。」

Smith無奈的表示:「如果我贏了,我就是美國人,而不是黑人。但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那麼就馬上被稱呼為黑鬼。我們自豪身為黑人,美國的黑人總有一天會理解我們今日所為。」

Carlos其實在隔年還追平了世界100公尺短跑紀錄,但是被封殺的Carlos與Smith已經沒有什麼比賽可以參加了,最後Smith與Carlos只得轉換跑道加入NFL。退役後的Smith成了大學的體育助理教授,Carlos則比較不順遂,70年代他前妻自殺,讓他經濟陷入困頓,不過之後也找到一個田徑教練的工作。

隨著時光推移,Smith與Carlos當時的抗議行為,獲得了正面的看待與平反。Smith在1999年獲頒千禧加州黑人運動員獎 (California Black Sportsman of the Millennium Award),2008年的ESPY頒獎典禮上他倆更共同獲得亞瑟亞許勇氣獎(Arthur Ashe Courage Award)。

多年後,Smith與Carlos兩人的大學母校聖荷西州大,在校園中豎立了兩人當時在頒獎台的雕像,一樣的低頭神態與高舉的拳頭。

 

國民體操天后抵抗蘇聯

而就在1968年黑色拳頭致敬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其實同屆奧運上,也有位體育選手默默地抵抗壓迫勢力。

捷克體操天后Vera Caslavska當年正以一己之力,對抗兩個月前才揮軍入侵捷克的蘇聯。

短跑健將Smith用直向天際的拳頭展示了自己的抗議,而優雅的體操選手Vera則是淡淡的在她所稱『入侵者的代表』蘇聯國旗升起時,撇過了頭。

Vera是女子體操史上的傳奇,而她當時正值生涯巔峰,在體操界地位如日中天。四年前的東京奧運上,她替捷克奪下了包含個人全能、跳馬與平衡木的三面金牌,另拿下兩面銀牌,以一己之力對抗蘇聯女子體操的霸者地位,也協助捷克在團體項目贏得銀牌;在兩年前的世錦賽,更成功帶領捷克終止體操界后者蘇聯的三連霸。Vera很有可能在1968年10月的墨西哥奧運再次展現她強大的統治力,然而該年八月,蘇聯出兵對捷克斯洛伐克進行侵略,逼使Vera只得趕快躲藏起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