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有無影響臺灣足球?

11月24日(週六)是九合一大選的投票日,晚間將決定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過關與否。這項公投議題如今已淪為政黨互鬥的政治權謀算計,看似臺灣足球界置身事外而不受影響,且始終不是正、反方的攻防戰場。實則...

作者:久保

Vyseus

覺得這篇應該是作者過去在該站所有文章以來寫得比較不知所云的,開頭的前因後果交待的太長,文章後半又流於大聲疾呼。看完其實餘韻不長,沒有像過去的文章一樣發人省思。

  11月24日(週六)是九合一大選的投票日,晚間將決定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過關與否。這項公投議題如今已淪為政黨互鬥的政治權謀算計,看似臺灣足球界置身事外而不受影響,且始終不是正、反方的攻防戰場。實則國際競賽牽一髮而動全身,尤其奧運男、女足亞洲區資格賽事涉國際足總與亞足聯,依過往各屆奧運辦理競賽時程的慣例,明年開春便要進行2020東京奧運亞洲區男、女足資格賽。我國在3月依例組訓U23+3的奧運男、女足,隨後參加首輪小組積分賽。單就這一點來看,誰說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過不過,對臺灣足球沒有任何影響呢?

讀賣新聞在7月刊登2020東京奧運若干賽項的預定賽程

 

一、我國會籍因洛桑協議重返亞足聯

 

  民國38年(1949)中華民國遷都臺北市,也將各運動委員會遷來臺灣,並帶來了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的會籍。1960年代兩岸在奧會開幕式前,總是爭執出賽的國家名稱,迫於形勢的我們也曾使用「臺灣(Formosa)」之名。然而1970年代兩岸局勢的此消彼長,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爭奪會籍,在國際奧會於1979年名古屋決議時,初步改作「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稍後徐亨兩度與國際奧會磋商,1981年3月23日沈家銘簽訂洛桑協議,以「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保留我國會籍。當時蔣經國總統主政迫於國際局勢,也是不得不選擇「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確保我國運動員往後仍有國際競賽舞臺。

  1970年代兩岸在亞足聯與國際足總,也因會籍問題頻頻展開攻防,甚至中華民國足球協會被迫退出亞足聯,我國只得轉而申請加入大洋洲足聯。歷經多年的會籍紛擾,最終依循1981年洛桑協議的「奧會模式」,流浪大洋洲足聯多年的中華足協,才被亞足聯重新接納「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的會籍。1970年代前期香港足球總會保留人才為香港出賽,逐漸禁止香港球員代表中華民國出賽,臺灣土生土長的足球員驟然被迫走向國際競賽。旋即遭逢1970年代後期的兩岸會籍之爭,中華足協當時自辦邀請賽來填補無國際賽可踢的窘迫,直到簽訂洛桑協議的各方退讓妥協才暫告平息。

亞足聯1970年代取消中華民國足球協會會籍迫使我國轉進大洋洲足聯

  臺灣本土球員為主體的中華男、女足,獲得參加國際足總、亞足聯、國際奧會主辦國際賽事的保障,維持近半個世紀以來的常年出賽。如今民間自發性推動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推動公投者對於這段迫於國際局勢的辛酸,不僅不認為當時國內體壇前輩們奔走國際,為保留我國會籍與參賽資格的辛苦,還將這段歷史脈絡倒果為因,認為當時怎麼不選擇「臺灣」就好。更糟糕的是這次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一旦過半數領公投票且同意,絕非發動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者所言,純粹只是我國向國際展現正名「臺灣(Taiwan)」的民意,反而還有我國公開向國際運動機構宣布我國打算挾民意主動毀約的風險!

 

二、昧於國際局勢與搞錯對象的公投

 

  1980年代以來的我國運動員,想要用臺灣(Taiwan)取代「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的難度越來越高。一是國際奧會駁回名古屋決議後,更改我國會籍名稱為「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乃是國際奧會能夠接受的選項。二是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體壇,資金貢獻、競賽成績、國際交流的懸殊差異,不會有太多國家願意站在我國立場發聲甚至支持。更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參與國際運動競賽,像在國際足總握有中國(China)、香港(Hong Kong)、澳門(Macou)三票,因此任何國際運動組織不願無端招惹中華人民共和國。三是我國於1981年同意簽訂洛桑協議時,考量當時國內輿情與海外僑胞感受,且我國領土雖以臺灣群島為主體,仍持有福建省的金門與連江二縣,以及劃歸高雄市的東沙群島與太平島,只能自動放棄選項之一的「臺灣(Taiwan或Formosa)」。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