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1

投球失憶症要面對的,不只是心中的恐懼

一直以來,許多人認為投球失憶症是種心理疾病,是因為他們無法對抗心魔,導致投球表現走樣。台灣幾位遭遇過投球失憶症的棒球選手,在接受訪問時也曾表示心理層面出現問題,才退休不久的前大聯盟投手郭泓志,旅美時期...

作者:達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直以來,許多人認為投球失憶症是種心理疾病,是因為他們無法對抗心魔,導致投球表現走樣。台灣幾位遭遇過投球失憶症的棒球選手,在接受訪問時也曾表示心理層面出現問題,才退休不久的前大聯盟投手郭泓志,旅美時期也在知名運動心理醫師Harvey Dorfman的幫助下,成功走出投球失憶症的陰影。

但,投球失憶症單純只是因為心理因素造成的嗎?

 

 郭泓志成功擺脫投球失憶症,在2010年投出道奇隊史最低防禦率的驚人球季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來了解什麽是投球失憶症?

投球失憶症也稱為易普症 (YIPS),起源於高爾夫球術語,泛指職業選手在關鍵比賽出現抽蓄、顫抖與僵硬等症狀,導致推桿困難或失誤的現象。這些症狀大多出現在手腕及手指的部位,使選手無法做出順暢的推桿動作。

許多需要高度專注及精準度的運動像是板球、網球、飛鏢等,也時常會出現上述的症狀,其實不只是運動,有些人甚至在打字或是演奏樂器時也會出現類似的狀況,易普症 (YIPS) 就是泛指在這些項目中功能喪失的情況

 

 

起初,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易普症 (YIPS) 是在壓力環境下的焦慮所致,相關的腦波研究也發現,患有YIPS的選手在推桿產生焦慮時,左大腦會出現過度活化的現象,進而影響表現,這就是所謂的焦慮型易普症。很多人一定會想到芝加哥小熊隊的Jon Lester,其實Lester在投球方面完全沒有問題,唯獨在牽制傳向一壘時出現非常大的障礙,但沒有人知道起因為何。

 

 

網友常戲稱這是Lester的「傳一壘恐懼症」,其實對於焦慮型易普症的患者來說,大多的情況確實是出於心理因素,他們在非比賽時的表現也會相較正式比賽來得更好。但是,我們今天要談的是YIPS中的另一種類型——運動障礙型易普症

運動障礙型易普症起源於一種叫做肌張力不全 (Dystonia) 的生理疾病,肌張力指的是肌肉在休息、靜止情況下緊繃的程度,一般人即使是在放鬆、休息的狀態下,肌肉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張力以維持身體骨骼的排列。肌張力不全患者肌肉的張力會時高時低,除了會產生不自主收縮外,甚至可能造成肌肉變形,若是發生在頸部,則會導致某側頸部肌肉張力過強,也就是俗稱的斜頸症

下次如果發現有人脖子歪歪的盯著你看,先別急著生氣啊!

 

對於斜頸患者來說是無法隨意控制頸部活動的

 

運動中所出現的大多是局限性的肌張力不全,也就是只有部分區域的肌肉會受影響在從事某些特定活動時產生不自主的收縮以及異常姿勢

筆者我曾經聽過一位15歲的高中生棒球員,某天發現自己在投球時右手指會感到僵硬以及不自主地抽動,有時連拿起球這麼簡單的動作都會感到吃力。他說,那是一種「突然間無法投好球的感覺」,一個從6歲就開始打球的小朋友,他根本無法理解自己為何在練了那麼多年球後,突然不會投球了,甚至一度成為隊友嘲笑的對象,那種無助感是極其強烈的。

因為表現下滑的關係,身邊的教練、朋友以及他自己都急著想找出答案,訓練量也因此提升了許多,每天至少花六到七個小時在進行投球調整。三個月後,他連肩膀都開始出現不自主的動作,不只是投球的時候,甚至連日常活動都會受影響。

 

許多YIPS患者在發病後就是不斷的訓練想找回球感,但這樣真的對嗎?

 

有些人一定想問,為什麼已經努力調整了反而越來越嚴重?

其實這和肌張力不全的病理機制有關,人體的大腦外側包覆了一層薄薄的結構,叫做大腦皮層不同區域的大腦皮層掌管人體不同部位的感覺和動作,就有如相對應的圖譜一般。

研究發現,當人體過度訓練某些身體部位時,會造成掌管該部位的大腦皮層塑性改變,其支配範圍開始擴大,甚至開始與其他皮層所支配的部位重疊造成人體啟動紊亂。舉例來說,原本負責控制肩膀的大腦皮層區塊,是很有可能在肩膀過度使用的情況下擴大控制的範圍,最後和控制手指的大腦皮層區塊重疊,導致我們做出肩膀動作時,同時刺激到肩膀和手指的大腦皮層,導致動作順序被打亂,直接影響到場上的表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