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8
作者:廣編企劃

停止跟孩子說為國爭光,讓我們幫助他們為自己發光

「給孩子魚吃,不如給孩子釣竿教他怎麼釣魚。」這句話,說不定正害了孩子的一生。 仔細想想這句話,這種「讓孩子有一技之長」的觀念,正是臺灣現在教育的大問題:學習,是為了拿來使用,拿來賺錢,作為生存下...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於是,棒球變得不僅僅是「棒球」,他被賦予了太多額外的意義:變成一種職業訓練,扮演缺席父母的角色,甚至成為解決社會和學校問題的方式。

但我們卻忘記了這些孩子可能只有1%的機會能打職棒,我們看不見這些孩子有其他的可能與需要。他們需要家的溫暖,需要建立他們的人格和價值觀,需要學習不同的事物去理解和面對未來人生的變化。我們只給他們棒球,卻沒有幫助他們擁有人生。


愛接棒計畫相信,只要給場上的孩子們一點不一樣,他們即使下了場,未來都能閃閃發亮。Photo Credit: 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

 

回到初心,讓孩子學會熱愛,產生動力

如果我們改變觀點,我們重新回去看棒球本身,會發現裡面充滿各種教育的元素,以及各種可能性。

棒球是很複雜的運動。球員要觀察場上的一切,才有辦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就這點來說,棒球就是學習方法當中,最好的其中之一。因為觀察,對周遭事物保持好奇心,願意去嘗試,就是學習最根本的動機。

「新世代的棒球不該要求過度訓練,要給孩子學習的機會,好比在戰術思考上的應用,或是作為替補球員,讓他學習做紀錄、拍照」,鄭教授這樣說。「這是一場Game,不是只有在場上的人才在打球,場邊的人也同時都在打。」

而這種以維持學習動機為根本的方式,也必須在教室裡實現。「基本上學生、家長、老師都在乎課業成績,但目前成績真的不好,會不會是現在的教學方式讓他們沒有感覺?」,鄭教授說。

學習是依靠身邊的生活經驗來做基礎。打球的孩子和沒打球的孩子,即使在能力上沒什麼差別,但他們的生活經驗當然是不同。當教室內的課程是為了沒打球的孩子設計時,這些打球的孩子自然會覺得被排擠,「格格不入」。

於是我們看到基層教育者開始慢慢實驗將棒球融入教育,或是說,將棒球場當作教室,將知識放入球場內,讓孩子有感,繼續引發他們探索的動機。比方說在台東的豐田國小,就用棒球來教孩子數學:「投手丘到本壘板的距離是幾支球棒?」、「棒球場的面積如何計算?」

「就給孩子看MLB(美國職棒大聯盟)的影片,讓他們聽,慢慢地就知道原來英文是這樣說,自然就不會覺得英文很遙遠了」,鄭教授舉其他例子說。


第五屆中信盃首度把孩子的國英數等科目融入棒球場中,特別空出一個晚上設計「棒球小將金頭腦闖關關卡」。許多孩子驚呼,原來知識不只在課本上,當艱澀難懂的數學公式,成了孩子最熟悉的東西時,好多問題似乎就沒這麼難。Photo Credit: 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

 

社區參與,讓改變成為可能

但除了在學校裡的改變還不夠,還需要整個社區的參與。並且很有趣的,當社區開始參與,社區也會被棒球改變。

在南投縣新街國小,許多球員從南投信義鄉山上被教練找來打球。一開始社區對把孩子送下山打球感到不願意,但當下山的孩子回家後會主動幫忙,慢慢也覺得送小孩去打球好像也不錯。人多了,家長也開始輪流下山照顧孩子。漸漸的有些家長發現他們在照顧的不僅是自己的孩子,更是整個社區的孩子時,那種參與帶來的責任,讓他們的生活有了改變:有的戒酒,有的開始讓工作與生活穩定。甚至在購車時,會想到購買大一點的休旅車,因為可以更方便載孩子去比賽。

而在新竹的關西國小,當第一次輸給南投縣新街國小時,社區鄰居發現自己的孩子身材不如人,於是免費邀請孩子來自己開的餐廳吃飯,要把孩子養胖養壯。漸漸地這支球隊不再只是學校裡的球隊,更是整個地區的球隊。這些老闆不僅供餐,更到場看比賽加油。

這些家長或社區居民的參與,其實都是對孩子的另一種陪伴。讓他們知道他們是被關心與被重視的。在過程中,來自社區的家長成了這些孩子不同的父母,扮演在孩子人格成長過程中不同的Role Model,讓這些孩子去學習人際互動與價值觀,以及同理心與尊重。

因為棒球,社區走了進來。而因為社區走進來,反而凝聚了更大的力量。將「家庭」—「學校」—「社區」這個網住孩子的網,編織得更強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