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我要提起交易無效之訴!驗貨程序啟動!

“抗議!抗議!選舉無效啦!投票有瑕庛啦!”這可能是這幾天最常聽到的口號,每一次選舉台灣都被用力的撕裂一次,世代的對立,貧富的對抗,依舊沒有解決,但就在無奈與精神折磨之時,腦...

作者:林克吳

請繼續往下閱讀


“抗議!抗議!選舉無效啦!投票有瑕庛啦!”這可能是這幾天最常聽到的口號,每一次選舉台灣都被用力的撕裂一次,世代的對立,貧富的對抗,依舊沒有解決,但就在無奈與精神折磨之時,腦中蹦出了專欄的新主題,沒有檸檬尬冬瓜,更沒有蜂蜜檸檬,反而蹦出了這篇的想法,於是我拾起了鼓棒,向包大人擊鼓鳴冤,於是我拿起了毛筆,寫起了訴狀跟判決書。

 

案件一:不存在的交易案

原告:洛杉磯湖人隊

被告:David Stern

 

事由及理由:

在2011年的冬天,當時還不流行組隊報團,還在強人各據山頭的美好時代,從2005年就一直效力於黃蜂隊(現在的鵜鶘隊)的控球後衛Chris Paul一直是球隊倚重的重心,表現當然也是有目共睹,但是球隊戰績總是時好時壞,而各隊總管當然也是磨刀霍霍的想要網羅這位明星控球後衛,不管是檯面上或是檯面下都暗潮洶湧,就等著適當的時機到來。

 

場景換到Staple Center,前一賽季在西區冠軍賽被小牛以4比0橫掃的湖人隊,當然想要一雪前恥,尋求優秀的球員加入,再創紫金王朝,而Chris Paul當然就是首要目標,於是湖人找來了火箭隊一同尋求與黃蜂隊交易的可能,湖人交出了Pau Gasol與Lamar Odom,火箭也交出了Kevin Martin、Luis Scola、Goran Dragic及2012首輪選秀權,黃蜂隊則是交出了Chris Paul。

 

原訂計畫,湖人能得到夢寐以求的Chris Paul,火箭得到當打之年的Pau Gasol,黃蜂則得到Lamar Odom、Kevin Martin、Luis Scola、Goran Dragic及2012首輪選秀權,但就在交易近乎完成之時,當時NBA總裁David Stern卻以“籃球原因”拒絕此項交易案,使得交易破局。

那為何NBA總裁能有如此滔天的權利去阻止交易案?原因是當時黃蜂隊因為財務問題,轉交由NBA聯盟代為管理,也就是說當時黃蜂隊的老闆就是NBA聯盟30支球隊的老闆,而Stern也在後來澄清,當時的黃蜂總經理Dell Demps根本沒有被授權任何交易案的權利,所以黃蜂老闆“們“沒有授權,也就沒有所謂的交易案,那筆交易也就從來沒有發生過。

 

判決結果:

最終”被消失“的交易案沒有完成,而Kobe也就這樣無緣跟Chris Paul搭擋,最終Paul被交易到同樣是洛杉磯的快艇隊,成為新一代的船長,而“籃球理由”這個荒妙的原因也成為NBA交易無效的經典案例。

 

案件二:蝴蝶效應的退貨案

原告:JaKarr Sampson

被告:底特律活塞

 

事由及理由:

2016年的二月,正是NBA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各球團也都積極的改善球隊缺點,補強不足之處,而火箭、活塞及七六人的交易案也因此產生,原訂計畫火箭得到2016活塞隊的首輪選秀權及七六人2011年Chukwudiebere Maduabum的簽約權,活塞得到火箭隊Donatas Motiejunas及Marcus Thornton,七六人則是得到活塞隊的Joel Anthony,這次聯盟沒有阻撓,依規定,只要交易後72小時內,球員完成體檢程序,交易就可以完成,但此時活塞隊卻喊了

有內鬼!停止交易!

 


 

在規定時間內,活塞隊無法對Motiejunas的背傷完成評估,所以向NBA聯盟聲請了24小時的延長評估,然而活塞隊的醫療團隊,依舊認為Motiejunas的背傷並不樂觀,所以活塞隊決定取消交易,當時的活塞隊總教練大范甘迪也說

如果還有類似的機會,我們一定會尋求交易,但這次風險太高,我們評估許久才做出決定。

 

Motiejunas認為自己背部傷勢沒有問題,認為活塞隊降低了他的價值。

 

判決結果:

由於活塞取消了交易,各球員回到原來的母隊,值得一提的是七六人為了吸收Joel Anthony而揮棄了JaKarr Sampson,結果就這樣白白的丟掉了工作,雖然後來被金塊隊撿走,但Sampson心裡一定是一肚子火,而這也反應了NBA的球員其實就是商品,當驗貨失敗時,交易當然也就失效。

 

JaKarr Sampson:你們交易就交易,裁掉我幹嘛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