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2

大專足球聯賽暫緩限額外籍生無助提升競爭力

自大專體育聯合會於1957年12月,在臺灣大學開辦首屆大專足球錦標賽,時至1971年、第10屆以後固定每年舉辦一屆,由有學生組成足球隊的大專院校輪流承辦。當時臺灣經濟大幅成長帶動高等教育的榮景,也讓我...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大專體育聯合會於1957年12月,在臺灣大學開辦首屆大專足球錦標賽,時至1971年、第10屆以後固定每年舉辦一屆,由有學生組成足球隊的大專院校輪流承辦。當時臺灣經濟大幅成長帶動高等教育的榮景,也讓我國大專院校成為全球僑胞與外籍生,特別是香港、澳門與東南亞各國的「華僑」,海外留學或學習中華文化的優質選擇。這些來臺就讀的僑胞與外籍生,生長於足球為主流運動的國度,愛好或擅長足球運動者往往主動加入該校足球隊或社團,並隨隊參與大專足球錦標賽。

2003年轉型而來的大專足球聯賽未逐年控管外籍生參賽員額如今已是弊大於利!

中華民國大專院校體育總會(簡稱:大專體總)因應時局,2003年起不再交由各校輪辦大專足球錦標賽,收歸大專體總統籌辦理並且革新賽制。朝著分級、分區、小組積分賽制,每年循序漸進的調整至2006年,初步形成現今男子三級、女子一級的大專足球聯賽。僑生與外籍生一如往昔參加大專足球聯賽,臺灣近二十年足球風氣卻萎靡不振,於是本國籍大專生參加足球隊或社團人數少,不時出現僑生或外籍生反客為主,甚至多年來都有校隊號稱「八國聯軍」或「黑人軍團」……。

 

一、外籍生參賽未必提升大專競技水準

 

過去我國政府高層給予僑生或外籍生參賽,有廣結海外善緣期使他們歸國後的未來,若能成為或通達他國政商名流,將裨益於我國日趨艱難的外交處境。如今我國大專體總是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的會員之一,2017年主辦臺北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我國大專男、女足代表隊雖獲主辦國保障出賽權,直接跳過亞洲區資格賽進入會內賽。當時我國就算選入陳浩瑋、包欣玄等中華男、女足代表隊員,我國大專男、女足在小組賽勝少敗多而慘遭淘汰,足可見我國參與足球運動的大專院校學生數與足球競技水準,與世界各國有相當大的差距。

公開女子組近年幾無外籍生卻在2017臺北世大運踢出主場勝

107學年大專足球聯賽未開踢,即已傳出有些大學校隊訴諸媒體,反對限制大專足球聯賽上場外籍生數,透過輿論施壓大專體總取消此一限制。當時要求取消限制的理由,乃是讓來自足球先進國家的外籍生參賽,提升我國本土球員在競賽的競爭力。然而數十年來僑生或外籍生參加大專足球賽事,若真能提升我國大專足球競技水準,為何我國很難與各國隊伍在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爭勝?此一理由根本禁不起檢證!

初步核查哪些學校試圖透過媒體,迫使大專體總取消外籍生限額上場或報名參賽,恰巧有今年參賽公開男子組第一級的南華大學。校方及該隊教練有無求取好成績的私心?讀者端看去年已是全數外籍生、無本國籍生,便可自行判斷該校有無此意。更何況,聯合報〈大專足球聯賽外籍生設限 思維狹隘〉,與岫子〈限制外籍學生參賽 台灣足球環境會更好嗎?〉,通篇立場偏袒該隊而未通盤考量。就算南華大學近幾年在大專足球聯賽,真能營造該校足球強盛的假象,一旦這23名巴西籍學生畢業之後呢?同理,今年黎明技術學院報隊參賽一般男生組,0位本國籍生、24位越南籍學生,不正是仿效南華大學先例而有樣學樣,形成現今必須阻斷的歪風嗎?

公開男一級的南華大學連續兩年全巴西籍生參賽帶起不培養本國籍生、反客為主的歪風

試問每一位大學生或我國國民,只是看這些外籍大學生踢球、比賽,會不會興起踢足球的動力呢?若讀者您未因此萌生踢球的念頭,卻有教練宣稱此舉具推廣與提升之效,試問這些外籍生有哪些推廣足球的具體活動?又有哪些本國籍生因此有興趣踢球、甚至養成習慣呢?諷刺的是,原既得利益單位將被改革之際,竟能博得國內媒體與部分民眾的同情,甚至出聲替資源盡享的外籍生鳴不平,映照臺灣足球長年病態當常態的光怪陸離!

 

二、逐步限額外籍生參賽實現真正公平

 

我國的大專體總雖由各大專院校組成,舉辦大專足球聯賽的經費來源,卻不只是大專院校按學期收納本國籍生的學費,更有全民繳納的稅金予以補助。特別是大專足球聯賽結合高等教育、技職教育、體育競技三面向,有教育部補助經費以確保每一年順利辦理。倘若外籍生能促進大專足球競技水準的提升,向外籍生分享我國教育資源本是無可厚非。如今教育部體育署規劃補助大專院校足球隊參賽,公開男子組第一級前8名每年將有一百萬元,也就是每一位報名參賽球員背後是一年3.33%、33,333元的補助款,公帑怎能如此任意虛擲。更何況數十年來毫無條件的全面開放,除了提供他們在臺灣就學期間有足球賽可踢,根本談不上提升我國大專球競爭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