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外後的大王,日後回中職仍不具自由身?

2018年已接近尾聲,中華職棒於今年發生最重大的事情之一,即是有中職球員 - 王柏融、陳韻文等二人,依中職規章取得申請旅外的權利;其中,王柏融已經Lamigo球團對外國的球團發出公告,並由日本北海道火...

作者:CT Huski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依照現在健康四隊的狀況,除非有人很想要王柏融,而且不怕以後照樣被搞,否則對簿公堂的話基本上就是不打算在國內打球了,所以……法律上站得住腳,跟法律會發生作用,真的是兩回事。

CT Huskies

所以,法律規章都不重要……?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是的,對中職來說不重要,所以他們的仲裁條例還寫說「準用商務仲裁條例」……

CT Huskies

您知道,改革正在進行嗎?知道工會曾因聯盟與Lamigo球團拒絕協商而多次拖延後,以聯盟及Lamigo不遵守「團體協約法§6I」:未以誠信原則進行團體協商,以聯盟與Lamigo有不當勞動行為把他告上勞動部;之後,聯盟委任律師與工會於勞動部的裁決程序中,雙方達成和解(107年勞裁字第15號案和解)。雙方之後就相關事項,有達成協商?

您講的「準用商務仲裁條例」的文字,其實已經修正了。

現在的球團與聯盟,主事者的想法或許還是鐵板一塊,但並非無法改變。因為,工會與相關人等,正依循相關法律,要求協商並改變不合理的制度。所以,若您重視,可以多多關心工會的行動,在網路上都查的到的。

CT Huskies

如果您對相關消息與文件有瞭解的興趣,歡迎加入fb社團:「Derek's Community of Insurance, Sports and the Laws」
社團中會隨時更新相關消息,並有相關的文件供成員下載檢視。

bill2

就算他變真FA, 回來一樣是要看中職的規定啊.
舉個例子, 你直接出國, 回來時其實也是自由球員身分. 如果要進中職, 就要按照中職的規定進入選秀, 而無法自行洽談球團.
所以王旅外後變真FA的意義, 在於他可以自行接洽外國球團, 只要不打中職, 就不用鳥中職規定.
但若要回中職, 自然必須接受中職內規.

CT Huskies

但,中職的規定,要勞資協商才算數,不是聯盟當方面說了就算數……
去年的亞冠賽,就是一個例子

bill2

不需要勞資協商,只要四隊有共識. 即使理論上你有權利選擇加入A,B,C,D中的一隊. 但四隊的共識認知是你應該去D隊, 那麼就會出現以下的狀況:
A,B,C隊: 我們不能簽你喔
D隊: 乖乖過來吧

CT Huskies

會有後續的法律問題的……
不然,就什麼都不用做,球員成立工會幹嘛…

現實當然不如理想,但也不必太悲觀……

MLB在1960年代以前,和中職有87分像;但,人家經過努力,球員團結為後盾,以法律為手段,也造就今天勞資較為平等的狀況。不是嗎?

21號

應該依中職規定,但不應該規定回歸lamigo,畢竟合約已經賣斷了

CT Huskies

其實,中職目前沒有明文規定。所以,本文乃是嘗式在沒有規定的情況下,去論述相關的權利義務為何,並建議如果要建立制度,應朝聯盟與工會依團體協商之方式來訂立團體協約,才是正道。

SS23

領了日職的競標金後,若還敢主張對該球員有優先權,那還真是吃銅吃鐵不吃虧呢!
反倒是王柏融去了日職打得好,又被賣去MLB也打得好,退休前想回CPBL在打幾年時,應該適用優秀球員(郭泓志)條款吧?屆時得到的球隊不就要放棄前三輪選秀?

CT Huskies

真的是要吃銅吃鐵不吃虧喔!請參閱這個新聞:https://www.setn.com/News.as..

bill2

不適用喔, 優秀球員要列進去的才算, 後面沒增列的都不算.
而且當初列優秀球員時爭議就很大, 後面應該不會再增列了
等裡面的人都退光了,也不再增列新人, 該條款就自然失效.

CT Huskies

優秀球員的規定,適用在沒有加過中職選秀的選手,比如王建民……大王已經過中職選秀了,所以,不適用新人選拔的優秀球員規定。

SAM803

大王比較接近倪福德的這個類型吧

CT Huskies

倪福德的類型?不是吧!
倪的情況,當初是球團「解散」……

中職那種「與眾不同」的投入中職選秀,縱使同時與國外球團簽約,球團能保有議約權的制度,嗯!真的就是把球團的權利保障的很好……而忽略了另一方及選手的目的

矇面加菲貓

不如照時間算吧,中職規定取得自由球員是高中生9年、大學生8年,那就算王融柏8年,在中職已 3.5 年,在美日韓職待 4.5 年後回來就已經自由球員,以王柏融的例子應該毫無問題。規則需考量未來其它以此方式旅外的球員,要是球團拿很低的入札金且球員出去三個月就回來,那樣變成自由球員那也很怪,當然這是極端且不合理的例子,但訂規則時就都要考量進去。

CT Huskies

我是覺得,都可以談,但前提是,代表球團的聯盟與代表球員的工會進行勞資團體協商後,然後,簽訂勞資團體協約,這樣,就是資方與勞方達成合意的契約。
不過,依我們職棒已經30年的情況,看起來資方好像要自己動手,而不理勞方。

天母棒茄

所以韓職不是職棒了嗎? 為何韓職入札後還要回母隊打4年才能FA,基本上韓職版本才比較符合中職,畢竟已經是全世界最寬鬆的旅外條款,滿三年就能申請,如果入札後就FA,難保有心人故意一年海外就回來,甚至不需要滿四年就能夠FA,結果其他新秀還要滿九年FA是? 這個前例一開我想以後新秀想要旅外,母隊可能更不願意放人,別忘了現在是可以申請不代表母隊就願意放人,像陳韻文母隊就算要搞你,你能怎樣,最後變成只能乖乖打9年等FA

CT Huskies

中職的旅外,必須要「球團同意」………所以,若球團覺得球員重要,首先就會不同意了,再來入札金不高,也不會接受…
這個悠關球員重大權益的,老板及聯盟說了就算嗎?還是以勞資團體協商來做吧!

天母棒茄

日韓職都一樣,必須要「球團同意」,不要講的好像中職是特例,看看大谷也不是馬上符合標準就送去入札,基本上球團不同意你就一樣是在聯盟

CT Huskies

@天母棒茄 那是這些人還沒達到自由球員資格,所以,要原球團同意,中職也是如此。但,這裡要講的是整個自由球員資格的問題,事關球員,當然是以勞資團體協商來做是更符合法律的規定。單純由聯盟和球團訂立的規則,球員及其代表無權置喙,公平嗎?

宮城良布

要有個健全的聯盟 健全的球隊
就要發展成為一個會賺錢的事業
讓更多企業想投入,聯盟手上隨時有可以接手的企業
很多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
就不會有許多奇象

2018年已接近尾聲,中華職棒於今年發生最重大的事情之一,即是有中職球員 - 王柏融、陳韻文等二人,依中職規章取得申請旅外的權利;其中,王柏融已經Lamigo球團對外國的球團發出公告,並由日本北海道火腿鬥士隊得標,獲得與王柏融的議約的權利。日前,更傳出好消息,由媒體報導,王柏融的經紀人透露,大王已與火腿隊簽下3年合約,契約總值400萬美金(王柏融與火腿簽下3年合約 合約總價400萬美元)。當然,大王的案件無異是對台灣的職業球員一大的鼓舞;然而,大王旅外後,後續還有相關問題。其中一個乃是,若大王結束旅外後,有朝一日回到中職,其身份為何?是自由球員,還是要回到Lamigo?由於,中職的規章及球團與球員的契約,對此無相關的規定,今日即有媒體發出評論。

據今日媒體報導,有關大王旅外後回中職,其身份為何,因中職規章與球員與球團契約並無約定,故大王經紀人即稱大王回中職後應具有「自由球員」的身份,但有球評持不同意見。依自由時報的報導(王柏融「嗑完火腿」自由身? 難說),內容如下:

「王柏融(與火腿的)3年約滿也好,未滿3年就被釋出也罷,按中職規章「大學畢業球員年資滿8個球季自動取得自由球員資格」去解釋,王雲慶不認為他可以成為自由球員,除非火腿、經紀公司、Lamigo桃猿三方達成協議,否則猿隊有權再次主張擁有合約控制權。」

當然,各方解釋看似有所依據,但情況為何?以下提供二個觀點:

一、從制度面來看

職棒球員申請旅外的權利,乃是亞洲國家職棒所特有。從中職學習的日本職棒來看,日本職棒的自由球員制度也有國內自由球員與旅外自由球員之區別。日本職棒球員經球團「入札」(就是「投標」),而有美國球團得標並簽訂契約後,日本球團取得相關的權利金,將入札的球員的所有權利轉讓給美國的球團。所以,一旦該旅外的日本球員與美國職棒球團的契約約滿,或提前被釋出等原因而回到日本職棒,其於日本職棒都是「自由球員」,可自由與各球團簽約,不受原所屬球團的控制。其中一個例子乃是原屬琦玉西武獅的松阪大輔,2006年季末也是以申請旅外由球團以入札方式加入波士頓紅襪隊,但於2014年季後結束大聯盟生涯,選擇回到日本並與福岡軟銀鷹隊簽下3年約(日職》「平成怪物」與軟銀分道揚鑣 聲明致歉沒能有所貢獻)

所以,從日本球員的情況來看,「入札」一樣屬於投標的方式,但並無球評說明之情況,讓旅外球員回到原母國之職棒時,尚且要受到原球團控制之情形。

二、從契約面來看

中職各球團與球員一般有一個制式的「選手契約」,其中第三條中規定:「…選手為履行自己所擔負之上述重大社會 責任,除在工作崗位上勤勉誠實,保持最良好之健康狀況 ,遵守球團及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各項規定…」故,中職的規章等相關規定,亦會成為規範球員之一部分。

但,遺憾的是,選手契約中及中職規章對於球員旅外後回中職之身份,到底是「自由球員」或「受原球團控制之球員」並無相關之規範。故在處理上,會依照契約文字、交易慣例、契約目的、磋商過程、履約過程等,來認定相關的權利義務。

在中職旅外球員回中職其是否為「自由球員」,各種考量如下:

1、契約文字:並無明確規範。

2、交易慣例:此為中職第一例,故亦無本土慣例。但,若參酌中職旅外自由球員的權利制度乃是學習自日本職棒,則為球員旅外後回母國職棒,其身份應屬自由球員。

3、契約目的:旅外制度的目的,讓球員符合一定條件後,即得獲原母隊同意後,到外國職棒打球。當然,進行的情況有很多種,若屬於Lamigo以日本職棒之「入札」情況,讓國外球團競標,最後Lamigo球團同意,自屬將原球員的權利已完全轉讓給外國球團。所以,球員旅外後,與原母球團的權利義務即屬終了,故其結束旅外回到母國職棒,當屬自由球員身份。

4、磋商過程:對於旅外的制度與條件,球員或代表球員的工會,並無置喙的餘地,都是球團與代表球團的聯盟單方面制定的。故,在此等無實質為契約內容的協商,如同目前市場上的定型化契約的使用,故在契約內容不明確,當作出有利於弱勢一方的解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