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作者:pp123

傳統派與數據派兩大強權殞落,馬剌與火箭的自我救贖

運動比賽美好地方在於,它能凝聚群體認同價值觀、同仇敵愾享受球隊勝利與成長;它能塑造青春回憶的點滴,也是生活精神的解放。總之,它就像招之即來的夥伴,默默陪伴著我們。 然而,當喜愛的球隊一夕之間崩潰...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因此,造就出USG%高達36.2%,使Harden成為全聯盟最高球權資源支配者,第二名還是只出賽一場共7.5分鐘,造成數據失真的Henry Ellenson的35.3%。倘若以出賽場次至少15場、每場20分鐘,第2名的Kevin Durant也不過31.5%。

現在的Paul難以分擔Harden任務。儘管Harden很吃球權,基於火箭攻守戰略被研究越來越透徹,Harden失誤也越來越不可控,5.8失誤已創下生涯新高,並且不排除還能再往上升。Morey需要理順陣容傾斜的原因。

至於馬剌攻防問題

馬剌問題其實與火箭類似,問題出在防守。基本上兩個極端一旦出現毛病,原因往往高度雷同。當然攻擊面仍有不足之處,例如創造力。唯一堪用的組織者DeMar DeRozan以切入「製造」機會,一旦中距離發生問題,麻煩就開始了。馬剌與火箭最像的地方就是過度偏向陣容某個點,一如火箭的Harden與Paul,馬剌則是DeRozan與LaMarcus Aldridge。或許馬剌真的需要善用他們聯盟頂尖的外線命中率,也有可能Popovich考慮的是球員對於外線把握度的極限。有時三分投多了,就是打鐵的開始。Popovich厭惡這種隨機,馬剌高命中率更多倚靠空檔,而非不合理出手。馬剌沒有本錢玩這種不合理。

防守漏勺令馬剌體系從上賽季成熟期衰落至成長期。過去Popovich不是沒遇過這種情況,但無論球員素質、經驗,和系統融合度,即使是Popovich也難以調整出過往高度傳切、迅速導球、乃至眼神溝通的馬剌完全體。這也是何以Kawhi Leonard與Danny Green一走,會造成馬剌崩盤如斯。

因為這是一支僅有Patty Mills及Marco Belinelli為最有經驗的馬剌雜牌軍。Mills因為待得久,足以摸透馬剌體系精髓,Belinelli曾經是馬剌完全體一員,他知道真正的馬剌體系該如何運作。

即使如此,現有馬剌成員僅能偶而為之導出完美傳球,以及擲骰子般決定中長距離投籃準度。再加上無解的防守。馬剌似乎都在努力追球,但那種拼勁使他們看起來更遲鈍,沒有比努力卻得到無力更令人感到氣餒了。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今年Popovich似乎更有耐心、沒有罵聲。有幾次暫停他只是打著手勢示意大家要溝通。最大不滿也就是群體下場,換另一批人。

圖片來源:basketusa.com

解決方案

火箭方面

首先,基於Tilman Fertitta花費22億美金買下火箭隊,打掉重建幾乎不可行。這意味淘空球團價值基本盤。考慮22億代價,Fertitta肯定不想在這一季成為輸家。

Morey只有交易選擇,倘若沒有同等價值互換,Harden及Paul都動彈不得。這在買賣市場非常致命。極大束縛Morey能展現的迴旋空間。Morey還能有什麼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手法?可能沒有。但他豐富的數據庫或許能帶來一些小驚喜,這些驚喜不具決定性,但可以讓火箭攻防變得更立體。這一切只能取決明年美國時間2月7日下午三點以前,市場上的變化。

因此更現實的考量還是取決教練Mike D'Antoni的改變,如果他不想進入Morey的交易視線雷達,就必須更大膽地修正。例如現有陣容難以執行Morey's Moneyball,那麼稍稍往光譜另一端位移,這可能會增減某些人上場時間,也可能打破D'Antoni用人慣性,這都是必須嘗試的。正如防守時,教練常常交待球員不斷溝通與確認,D'Antoni與Morey也必須搞定彼此對於陣容供需的認識與默契。此外還有助理教練Jeff Bzdelik的防守精神,D'Antoni似乎未能在此之間作出更洽當的配合。如今火箭天賦已經失衡,攻守調整不允許太多犯錯,至少在Morey為球隊作出什麼之前,D'Antoni能作的就是更跳脫的變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