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我、紅5、三商虎:記林琨瀚與我的青春時代。(上)

灌溉支持

名人堂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 2019/03/25

A- A+

 

兩相對照之下,哥雅、康雷、鷹俠、涂鴻欽、黃武雄、陳明德、陳正中、黃世明、藍文成、許錫華、鄭幸生、蔡生豐、林振賢……,這些現在讀起來仍然朗朗上口的名字,要嘛不是換了一件球衣,要嘛就是已經離開現役,也許是站在一壘、或是三壘,也可能是堅守著球場外的某個新工作崗位。

 

在那些年,我們一起看過的三商虎野手只剩下林仲秋、林琨瀚和徐整當,投手只剩下翁豐堉和劉義傳。當然,我知道還有童琮輝,他很高,很好認,一眼就可以看到他站在三壘。

 

是的,三壘。

 

你可能會想問,又是三壘,到底誰在三壘?

 

那我會跟你說,誰在一壘……咳咳,對不起,這個段子有點老了。

 

言歸正傳,不是三壘站了兩個人,而是因為他現在穿著綠色的制服,3號還是3號,就是和別人一樣,換了個顏色,或許該說「還好沒有換到別的聯盟去」,不過這種心情是很複雜的:你希望他打得好,碰到三商的時候,又希望他別打得這麼好。

 

就在我試著把英文裝一點進腦袋的時候攻守已經交替,站在投手丘上的人換成郭源治,他已經順利處理掉前兩個打者,現在要面對林琨瀚。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年的第一棒巧克力曾經在1993年以58次盜壘榮登國聯盜壘王寶座,不過不重要,在那時候,日職百勝百救援的天王巨星和國聯前盜壘王的對決並不足以吸引球迷進場,說句不好聽的話,連讓一個高中生放下課本都辦不到。

 

林琨瀚在打擊區裡稍微踩平紅土準備打擊,這樣一看才發現他比記憶中整整壯了一圈,隔著球褲都能感覺到結實的肌肉線條,郭源治對他投了幾球,最終被他打出二壘方向的快速滾地球,穿過二壘手防線形成安打。

 

我做出一個小小的勝利手勢,看著林仲秋站上打擊區,在那瞬間,熟悉的三商虎好像又回來了。

 

突然之間,捕手接到郭源治的投球以後向彈簧一樣地跳起來,那顆球一下沒握穩從他的手上溜出去又接住,此時我才意識到林琨瀚盜壘,等我看向二壘的時候,林琨瀚已經在拍褲子了。

 

二壘有人,林仲秋打擊,情勢一片大好,接著郭源治再投,林仲秋出棒,棒子發出有點低沉的擊打聲,似乎打中了棒頭,球乘風飛入九月的夜空裡,我慢慢站了起來……接著看到左外野手小跑步迎上來在外野中段接住這顆球,三人出局,攻守交替。

 

如果早個五、六年,這一球可能會飛到場外,然而現在只能飛到外野中段。

 

是的,熟悉的三商虎又回來了,就連攻勢會驟然而止這點也復刻的如此完美,令人不禁想為之嘆息。

 

立德棒球場
如今的立德棒球場已經不再有過去的樣貌
Photographed by my hTC U12+

 

 

我並沒有看完整場比賽,差不多六局左右就要到補習班下課的時間,即使用小跑步,八點半也是離開球場的最後極限。

 

三商在六局的攻勢有了個好開頭:巧克力安打進佔一壘,靠著二棒觸擊抵達二壘,接著他展現前盜壘王的實力再盜上三壘,打擊又輪到林琨瀚,我站在階梯口看著打擊區,是有點捨不得離開。雖然現在一分落後,不過很可能下一秒就追平了。

 

投手丟了幾球,林琨瀚抓準來球出手卻沒打好,球噴到天上,非常高……但是並不深遠,在球落下來以前我就已經離開觀眾席,沒有把這一球看到最後。

 

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在隔天報紙看到比賽結果,也許這球有萬分之一落地的機會,但不管怎樣,我實在不太想看到這顆球掉進手套。

 

隔天起床,我透過報紙知道三商又贏了一場比賽,也順便發現郭源治想挑戰連勝失敗,至於六局的得分欄掛著一個0,代表那一球沒落地。太陽仍舊升起,季賽仍舊進行,三商仍舊存在,而學生還是學生,在完成一次大冒險以後,考卷還是會照樣發下來。

 

又是一場平凡無奇的比賽,至少在那個當下我是這麼想的。

 

畢竟在這一年,職棒諸般動盪漸漸平息,甚至可以說平靜得像一灘死水。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大和號 1941年完工,歷經數次改造,1945年於沖繩外海戰歿,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戰列艦之一。 基準排水量:64,000噸 全長:283.0公尺 最大船幅:38.9公尺 吃水深:10.4公尺 引擎:ロ號艦本式水管缸12...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9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新編熊猿行銷史

La new 熊和 Lamigo Monkeys 已然是兩支完全不同的球隊,但桃猿如今的商業模式,許多成功與失敗的經驗,早在熊隊隊史 7 年中就已經打下基礎,要談桃猿的現在,就得從過去的 La new 熊隊說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