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12/10

世紀未解之謎:DeAndre Jordan 如何讓罰球起死回生?

DeAndre Jordan 總算找到屬於自己的罰球狀態。因為生涯罰球命中率只有 45.5% 而被對手駭客多年的「小喬丹」,轉到小牛隊之後的第一賽季,罰球命中率飆升到了生涯巔峰的 75.8%。...

王信雄

這樣LBJ應該也需要去諮商調整一下吧。。。

via GIPHY

現在每當 Jordan 被犯規之後,他會立刻去要回球。他會主動將那顆橘褐色的小皮球揪出來,如果裁判還把球拿在手上的時候,他就會去碰觸球。要是對手不給摸,有時候 DAJ 還會為此起衝突,就像 GIF 中他和 Mike Scott 搶球的片段一樣。雖然還不清楚小喬丹為什麼要這樣做,但這跟他以前的風格不太一樣。以前他就默默走到一邊等待罰球,現在他則是會賣力搶回那顆寶貝球

via GIPHY

在碰到球站上罰球線之後,他會開始說話。在從裁判給他球之後,小喬丹會停頓一下,問他的隊友一個問題。上個月,某場比賽後 Carlisle 被問到當時 DAJ 在罰球前到底跟他說了什麼,他只是笑了笑、婉拒跟記者分享。「我其實不知道他說了什麼,」Carlisle 後來向記者說到,「不管他到底說了什麼,他應該都繼續說。」

在小牛對上湖人的比賽前,記者向小喬丹的隊友 Harrison Barnes  問起小喬丹罰球的這小動作時,Barnes 聽完開始大笑。「他就是個嘮叨的話癆,他老愛問問題。」Barnes 回答,「例如他會問我,『你防守的是誰?』」

via GIPHY

每次被問到的時候,小牛球員不是直接出聲回應,不然就是指指對手。小喬丹以前從沒做這樣的事情。在他整個職業生涯中,他罰球時通常都很安靜,只會把目光鎖定在籃框上,甚至是在投籃前再多運幾次球。這個賽季,他走一個跟過去截然不同的風格。

記者好奇問到,隊友之間有沒有討論過 Jordan 罰球前變得這麼嘮叨的事情。Barnes 說沒有,「他就開始會點名大家,現在我們就會站在那裡,看看他第一個會先叫誰。」

DeAndre Jordan 不是第一個靠說話來集中注意力的球員。Karl Malone 在1985-86 年新秀賽季中,罰球命中率只有 48.1%,隔年賽季卻提高到 59.8%,最後退休被選入名人堂的時候,生涯罰球命中率是 74.2%。Malone 在他職業生涯早期,找上了爵士的運動心理諮商師 Keith Henschen,了解到只要一個觸發詞就能幫助他在站上罰球線時,保持冷靜和提高自信,所以 Malone 在罰球前總是會一直喃喃自語地碎念。多年之後,Henschen 才揭露秘密,表示 Malone 當年罰球前是說:「這是給 Kay(Karl Malone 的妻子) 和寶貝的。」

在千禧年 Mark Cuban 買下小牛之後,他就找來 Don Kalkstein 擔任運動心理部門主任,讓小牛成為 NBA 第一支擁有全職心理學家的球隊。從那時候開始 Kalkstein 一直待在隊上,除了  2005 到 2008 年之間因為總教練 Avery Johnson 不想讓他隨隊而離開。但後來 Carlisle 取代了主帥的位置之後,立即又把 Kalkstein 給找了回來。2012 年,小牛拿下總冠軍之後的一年,Cuban 表示當時讓 Kalkstein 離開是他做過最後悔的事,「我想如果當時沒有做這決定的話,我們說不定就會跟 Avery 一起拿下總冠軍了。」Cuban 在 ESPN Dallas 103.3 FM 的電台節目《Ben & Skin Show》說道。「一支球隊也許不能拿下總冠軍,但絕對可以輸掉總冠軍。我想,這當中有太多大家沒注意到的小細節。」

2016 年,Jordan 跟 Redick 說到當他要罰球的時候,他會感到「沮喪和緊張」。「我以前常會想,『他 X 的別給我是個大麵包。』投得怎麼樣都可以,就是不要連框都沒碰到。我不想登上《俠客烏龍球》(Shaqtin’ a Fool)。」Kalkstein 在 2015 年就曾在洛杉磯時報上討論過如何解決這種自我挫敗的心態。「一位球員會做很多訓練,生理上的訓練、基礎訓練,但他們很少會做心理上的訓練。」」Kalkstein 說到,「我們不是想透過心理輔導的過程讓球員覺得『這球我一定得投進。』而是要經過這樣的過程讓球員覺得『我就是要準備拿球,接著投籃,我會讓我自己在一個好的狀態。』讓他們更專注在整個罰球的過程中,這會幫助他們消除緊張和焦慮不安。」

我們可以再觀察 Jordan 是否能繼續在罰球線上保持成功,但現在他已經不會再被故意送上罰球線上了。小牛已經能在比賽最後的關鍵時刻讓 DAJ 留在場上,這能讓他有更高的價值,他現在已經迎接而立之年,且明年夏天他即將成為完全自由球員,投身自由市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