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作者:張尤金

「征服情海」真實人生,「吸血鬼」Scott Boras讓人感動的第一份經紀約

上月初在加州舉行的大聯盟球團總經理會議期間,顛覆傳統的一幕正在上演:記者們收到Boras經紀公司的簡訊通知後蜂擁而至,採訪超級經紀人Scott Boras,他在記者的簇擁之下侃侃而談,身邊沒有任何客戶...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月初在加州舉行的大聯盟球團總經理會議期間,顛覆傳統的一幕正在上演:記者們收到Boras經紀公司的簡訊通知後蜂擁而至,採訪超級經紀人Scott Boras,他在記者的簇擁之下侃侃而談,身邊沒有任何客戶,而他聊自己故事與觀點的時間,遠多於談論他的客戶。


翻攝自nydailynews.com(John Raoux/AP)

 

這就是當今大聯盟、甚至棒球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經紀人,Boras甚至比絕大多數他所代表的客戶還要有名。許多球團經理人對他長篇大論的電話避之唯恐不及,更痛恨他哄抬球員身價的伎倆,但卻不得不和他對話協商,因為有太多頂級球星都在他麾下。

 

許多球迷都知道Boras曾經是小聯盟球員,他效力過紅雀、小熊,最高打到2A,小聯盟4年通算打擊率.288,但因為膝傷而提早離開球場。事實上,出生於加州沙加緬度的Boras,父親從事酪農業,對他來說棒球就是一項特權,因為他必須等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忙完後,父親才會准許他打棒球或看球賽。

 

或許是這樣,讓Boras更懂得利用時間,甚至到了蠟燭兩頭燒的地步。他曾經在與紅雀簽約、正式進入職棒後,還一邊攻讀太平洋大學(University of Pacific)藥學博士的學位;而棒球場上的Boras也一樣拼命,因為兩次膝蓋手術的關係,他被迫改守內野,面對一年多達30次以上的守備失誤,他另聘私人教練來進行額外的滾地球守備練習。只是最終,第3次膝蓋手術還是將他擊倒了,1977年成為他人生的最後一個小聯盟球季。

 

1981年拿到法律學位後,Boras思考自己將來要成為醫療糾紛的專業律師,或是藥廠的總裁,最後他選擇了前者。他曾經打贏一場腦性麻痺嬰兒的醫療疏失訴訟,為嬰兒的父母爭取到380萬美元的高額賠償。但兩名上到大聯盟的前隊友--投手Bill Caudill和內野手Mike Fischlin,將Boras帶回棒球的世界。


翻攝自nydailynews.com(Christian Red/Daily News)

 

Caudill是Boras在小熊小聯盟時期的隊友,Fischlin則是他高中時期的隊友,他們是Boras最早的棒球客戶。Caudill的問題尤其嚴重,因為從小父母離異的關係,他不容易信任旁人,再加上後來加盟職棒的簽約金放在家裡卻不翼而飛,讓他連親人也無法相信;成為職業棒球員之後的第一個經紀人沒時間理他,因為經紀人都將時間花費在大牌球星與資深球員身上。最後,Caudill想到了Boras。

 

大聯盟生涯9年、退休後住在西雅圖的Caudill回憶說,他從第一天開始就信任Boras了,因為Boras不僅照看他的職棒生涯,更融入他跟家人的私人生活,Boras甚至成為他太太Diana最好的朋友。Diana說:

「如果不是Scott,Bill和我應該早就離婚了。當Bill還是職棒選手時,棒球是他生命的全部,身為球員妻子的我,卻連棒球場的許多地方都不能進去,甚至連球員們常去的酒吧,我也不准去,這讓我非常沮喪,也無法理解。只有Scott願意站在我這一邊,傾聽我的想法。」

 

除此之外,Boras還強迫他們節儉儲蓄。Boras要求他的客戶就算一年賺20萬美元,也只能過3萬5千美元的生活。而Caudill也充分理解Boras的苦心:

「他希望我們得到最好的照顧,不只是在我的球員生涯,更是我和家人的一輩子。」

 

所以在Caudill退休後,他看到他大多數的前隊友都另謀工作來扶養家庭,但他和家人衣食無虞,因為他們的年金足以負擔未來34年的生活開銷。


翻攝自nydailynews.com(John Raoux/AP)

 

你一定會好奇,初試啼聲的Boras為客戶談到一張多大的合約?大聯盟生涯9年只拿下35勝的Caudill,拿到一張5年820萬美元的長約,平均年薪164萬美元,在當時排名全大聯盟第6,僅次於George Foster、Dave Winfield、Mike Schmidt、Gary Carter、Rickey Henderson。而在年金化之後,30年來實現的金額約有3,500萬美元!

 

「全心信任」,是電影「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港譯「咖哩蜜瓜」)中熱血經紀人男主角的核心價值,也是Caudill夫妻對Boras的評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