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8/12/10

Steven Adams《My Life, My Fight》自傳讀後感想(上)—紐西蘭最高薪的運動員,NBA 雷霆隊的硬派中鋒

Steven 正坐在由紐約飛往奧克拉荷馬的私人飛機裡,前一天才剛被雷霆隊以第一輪第十二順位選上,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真實實的事情。成為 NBA 球員從來都不是他的人生目標,只是六年計劃而已,誰能想到...

作者:Ryan / 小凱

Ivan Tsai

感謝分享

Ryan / 小凱

Hi Ivan, 不客氣! 謝謝您的留言, 我只看英文自傳, 而且是球員自己寫的, 而非記者或作家所寫, 會有比較多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不過每年可能只會出一兩本, 所以看完才覺得一定要寫感想.

spark

好希望台灣出翻譯哈哈

Ryan / 小凱

Hi Spark, 說實話很難 台灣只會出大咖球星的書, 例如 Lebron, Curry, Kobe 等人. Kobe 自傳我也有分享, 中文版確定會出喔!

S002  

此時的 Steven 接受 Kenny 的訓練已經有一年,所有的付出終於有了回報,Wellington 籃球隊取得 2009 年 Under 17 級別的全國冠軍,他更被選為最有價值球員 (MVP, Most Valuable Player)。比賽結束後球員回到各自的學校,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只有 Steven 立刻又投入練習,他知道自己起步較晚,必須加倍苦練,才能在下個球季有更卓越的表現。從 2009 到 2012 年,整整四個球季的比賽,Wellington 籃球隊才輸一場球,更連續四年奪冠,Steven 連莊了四次最有價值球員。

球場上得意,球場下卻沒有那麼風光,Scots 中學是全國頂尖學校之一,但十四歲的 Steven 僅有八歲的閱讀程度,而且他不懂為什麼每天要浪費六個小時坐在教室裡,至少在運動場上他能看見自己的進步,同時以為只要球打得好,功課差無所謂,直到最後一年才大徹大悟。他被告知申請美國 Division 1 大學的獎學金,不光需要體育成績,學業成績也同等重要,尤其是過去兩年刻意不選的課程(例如需要寫作的英文課,Steven 改修體育或電腦課)。

此時 Steven 第一次對自己的過去行為感到後悔,為什麼在老家 Rotorua 不去上學?為什麼剛到 Scots 中學時沒有用功讀書?幸好校長指派一位英文老師當免費家教,加上一位輔導老師,和一位圖書館員,三個人就像 Steven 在學校的媽媽,聯手進行拯救成績大作戰。其實 Steven 並非笨蛋,只是讀寫程度差同學一大截,所以老師上家教課時,會以口試取代筆試,讓他說出自己知道的答案;遇上正式考試的話,Steven 則要求有 Reader-writer,他說出答案就好,讀寫員會幫忙寫在考卷上。Steven 清楚自己的缺點,可是他不會怕丟臉,至少懂得求助,不然永遠沒有進步的一天。

在 2011 年,Steven曾加入職業籃球隊 Wellington Saints 一個球季,讓他首次在比賽中有自信在別人頭上灌籃,即使是板凳球員,最終榮獲最佳新秀,球隊也取得全勝和拿下冠軍。另外,Steven 終於補完該修的學分,隔年順利申請到美國 Pittsburgh 大學的全額獎學金。(由於他沒有接受球隊薪水,並未喪失申請獎學金的資格)

S003  

同年 8 月,Steven 第二次飛到美國參加 Adidas 全國錦標賽,前一年的表現平平,今年則有備而來,拜更密集的訓練和職業球隊的比賽所賜(平日一天兩次,假日一天四次),他的身材更精壯,雖然每一場比賽都輸球,卻有平均 22 分、16 籃板和 2 助攻的成績。而且讓教練和記者印象深刻,尤其 Steven 不光會得分,防守被看好的 NBA 新秀也有一套,和七呎中鋒 Kaleb Tarczewki 對陣,讓對方僅有 10 分和 4 籃板,自己拿下 20 分、24 籃板和 4 助攻。

在 2011 年底,Steven 到美國的 Notre Dame Prep (預備學校) 待一個學期,提早適應當地的高中層級比賽。他是球隊中最高的球員,也是唯一的外國人,首次跟 NBA 選秀前五名的 Nerlens Noel 對決,兩人都賞給敵隊的其他球員不少火鍋,但誰也守不住對方。直到第三節, Noel 在籃下接獲傳球準備灌籃,被 Steven 狠狠地封阻下來,那是全場 Steven 給 Noel 唯一的火鍋,讓他對於參加職業選秀更有信心。另外,Kenny 教練認為美國長人逐漸轉型成射手,因此要 Steven 加強外線,例如禁區周邊的中距離和拋投 (floater),只會灌籃太好被守住。


【大學時期】

Pittsburgh 大學的季前訓練營是 Steven 認為有史以來最嚴格的,重訓結束換成短跑,接著是連續 21 回的自殺折返跑。每一回包括四次折返,起跑線是底線,第一次先跑到靠近的罰球線,單手碰地再跑回底線,第二次到中線,第三次到另一邊的罰球線,第四次為另一邊的底線。教練要求 21 分鐘內完成 21 回,提早跑完的人在下一次開始前有更多時間休息,一般長人在這項練習都跑輸後衛,Steven 則取得領先或名列前茅。

度過幾個月之後, Steven 由於想家和對於訓練強度吃不消,萌生想放棄的念頭,很多紐西蘭高中生進入美國大學之後,都待不到 100 天,要同時適應新學校和新國家不容易。但是他又覺得如果無法撐過訓練,其他隊友也好不到哪裡去,於是告訴自己這是通往職業殿堂的必經之路,再寂寞、再痛苦都要熬過去。

除了魔鬼訓練,更糟的是教練的指示,Steven 練習多年的外線派不上用場,Dixon 教練只准他搶籃板和灌籃。某一場比賽他用了中距離拋投,馬上被換下場坐在板凳席。這不是他喜歡的打球方式,卻不得不服從教練命令,出手都是灌籃或補籃,命中率領先全隊,籃板球的數目也持續累積,前三場比賽就搶了 14 到 15 個籃板。

S004  

當季賽打完之後,Pittsburgh 大學在瘋狂三月瘋 (64 強決賽) 排名第八種子,首場比賽面對第九種子的 Wichita 州立大學,球隊以 55 比 73 被淘汰,隊上的得分王表現低迷,僅 12 投 1 中,Steven 挺身而出,攻下 13 分和 11 籃板,是整個球季他唯一能好好表現的比賽。

結束失望的大一球季之後,Steven 並沒有轉學或棄學的規劃,雖然聽說有些教練招募到高選秀潛力的球員,會刻意在第一年限制發揮空間,才能名正言順勸對方歸隊。當他接受球季的最後一場媒體採訪時,面對記者詢問是否會在大二球季回到 Pittsburgh 大學,Steven 承諾一定會回來,完全沒想到十二天後就宣布要參加 NBA 選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