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3

純粹踢球的快樂,你有嗎? 淺談南華大學巴西球員

那是一種根植於骨子裡無憂慮、享受快樂的天性,令巴西人踢起足球就是快樂,有一種純粹的美感。幾次球場邊的拍攝經驗,心中不禁想著,怎麼可能抑制住他們快樂的天性?巴西小孩再怎麼窮,還是會用隨手可得的替代物當皮...

作者:岫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久保

麻煩作者直接請南華大學宣誓拒領補助,否則發清新文要洗白都無法遮掩這一切!另外,誰說我們沒有純粹踢球的快樂,誰說臺灣人就沒有純粹踢球的快樂?那沒有補助的公開二、一般組呢?巴西球員或許不懂這體制,但是南華校方跟教練不懂嗎?真正問題出在哪些人還要假清新?

那是一種根植於骨子裡無憂慮、享受快樂的天性,令巴西人踢起足球就是快樂,有一種純粹的美感。幾次球場邊的拍攝經驗,心中不禁想著,怎麼可能抑制住他們快樂的天性?巴西小孩再怎麼窮,還是會用隨手可得的替代物當皮球踢來踢去,把足球視為生命,也讓很多貧童因此改變了一生。

來台就讀南華大學的如來之子,正是如此。

課後踢球,是佛光人在巴西當地照料這群孩子的務實方式之一,唯有如此才能深入影響他們,讓更多孩子留在正常的教育體系裡,進而改變人生,從巴西飛越萬里來台就讀的球員,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們透過努力改變自己,爭取到來台的機會,經過二年的時間,除了踢球,也學會以中、英文表達,因而更能直接探照到他們的內心感受和文化差異。

會為一場輸掉的球傷心、掉眼淚,但又能很快繼續擁抱熱愛的足球,快樂地奔馳在球場上,巴西人很能享受比賽。近日,「如何提升台灣足球風氣」的討論正熱,筆者小學待過左訓,受過嚴謹的足球訓練,深知足球這項戶外運動,基本好處是可以讓孩子直接到戶外感受陽光、氣候的變化,練球雖然辛苦,但身體卻能充分自由的跑動,令人樂此不疲,進而強健身心,可惜台灣學子在求學階段容易被課業打斷,或淪為球場上競技之爭,而忘了純粹踢球的快樂。

踢足球是團體運動,場上同時有22人跑動,是一項體能、反應能力、包容性強的運動,一場成功的比賽,除了球員,場邊觀眾也是球賽的一部分,13日銘傳、南華的大專聯賽賽事看到媒體報導場邊出現了中高齡加油團,南華動員不少人來看比賽,阿公阿嬤喊到喉嚨痛,成為他們生活的小插曲,而這樣,不正是比賽美好的一面!

推動足球運動,不在於背後有多少補助的算,而是要讓全民參與其中,讓踢球生活化,沒有門檻,以往的經驗告訴我們,大專足球聯賽的預賽期間,經常面臨場邊無人觀看的窘況,比賽沒有熱度,最後窮到只剩下名次,沒有進到一般人的生活裡。當大人認真規劃足球運動未來願景時,卻忘了把自己擺進球場裡,光想著校園足球如何熱起來,或許,很簡單的小起步是「參與、參與、參與」,除了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球員外,我們缺少的難道不是多一些走進球場的大人嗎? 巴西足球員踢球的快樂感,倒像是吹來的一陣清風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