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麵包必須要表態,那體育要不要?

灌溉支持

名人堂 Dexter | 2018/12/31

A- A+

2016年,當時49歲的科威特人阿爾德哈尼(Fehaid Aldeehani)在男子雙不定向飛靶決賽擊敗義大利名將因諾琴蒂(Marco Innocenti)獲得金牌,但此刻他的心情卻五味雜陳,因為即將升起的並不是組國的國旗,也不會奏起科威特的國歌。

因為在2015年10月國際奧會宣布由於科威特政府對該國體育組織進行干預,因此將對其實施禁賽。所以在里約奧運,所有科威特選手都只能以個人身分參賽。

阿爾德哈尼贏得了奧運會史上第一枚獨立運動員名義參賽獲得的金牌,IOC提議他做獨立代表團的旗手,但他拒絕了,原因是他的身分是科威特軍人,他只能手持科威特國旗。

他領獎時說道,「今天是屬於我的一天,對我的國家而言意義也很深遠。但是它被禁賽了,所以我也只能把金牌獻給我自己了。」

這是他個人體育生涯的光榮時刻,但作為國民卻是有些遺憾和哀戚。

而作為台灣人回顧這一段歷史,我們除了敬佩阿爾德哈尼精湛的射術,以及對於祖國的忠誠之外。也必須去理解他的痛苦,進而去思索如何不讓我們的運動員嚐到同樣的滋味。

 

所以在2018即將結束的這一刻,我們是不是應該沉重的來思索台灣體育的未來?很多人喜歡說「政治歸政治」,然而吳寶春事件說明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兩岸問題永遠優先於台灣其他問題。

從這一個視角切入,紀政和大部分正名支持者在2020東京奧運備戰前夕(接下來一年的積分將列入奧運參賽資格計算)舉辦這個公投實在有些不合時宜。

幾個月前中國大陸才蠻橫的拔掉台中舉辦東亞運的主辦權,而之後國際奧會三度來函關切公投事件,此次公投將很有可能影響台灣運動員的參賽權利,中國時報撰文表示,「 妳(紀政)的一意孤行將成為台灣體壇永遠罪人。」

最終公投票數以不同意的577萬票壓過了同意的476萬票,正名運動並未過關。

公投是結束了,但現實「中華台北」的困境卻沒有因此而消除,根本的問題依然存在。

這次東奧正名活動失敗的原因在於他們只想去推自己的理想,而把運動員當成是犧牲的代價,這種「不義之舉」遭到多數人的唾棄。所以包括許淑淨、周天成、楊俊瀚等台灣的菁英運動員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都站到了中華奧會那一方,這才是此次投票勝負的分野。

以反核公投為例,在公投之前的討論才是重點。政府必須去協助民眾真正了解這些議題,並且讓正反方有公開辯論的舞台,另外提出足夠好的配套措施,減輕事件對於當事人的衝擊,這些都是必要的,但這一切的東奧正名公投並沒有以上的舉措,他彷彿就是九合一大選的一個附加品,根本不符合程序正義,這才是他被人民所拒絕的原因。

但撇除正義的問題,這個問題確實值得來談談的。

如果吳寶春和之前在大陸參加選秀會的歌手都得要表態,那運動員要不要?中華台北是一個正常的稱呼嗎?

在吳寶春的聲明第一段中寫道:「我是吳寶春,一個生於中國台灣的麵包師,台灣,是養育我的土地。身為中國人,是我的驕傲,『兩岸一家親』是我堅持不變的態度。」

有些人顯然是對於「中國台灣」和「身為中國人」這兩個稱謂感到不滿,對台灣人(這裡指領有中華民國國籍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帶有貶意的稱呼。如果你是統派,那你會覺得自己就是中國人,如果你是獨派那你會想被稱為台灣人,不會有人想要被「區域化」。

可是照這個邏輯羅說,中華台北就是一個更莫名其妙的稱呼了,如果中華民國是一個國,那為什麼要用台北的名號出征?

因為代表隊成員既不是中國人,也非台灣人(目前還是中華民國),更沒有全部來自台北。

根據公投,顯然至少有476萬人不滿意現在國家代表隊的稱號(實際上應該更多,因為有些人是出於正義原則而選擇站到不支持),就代表這自我探索的旅程還沒有結束。

台中青運被拔是一個警訊,作為主辦國我們連決定比賽能不能如期舉行都無法決定,那麼誰又能說遠在國外出賽的運動員就有保障呢?

是的,我同意安哲羅普斯的說法,不該要求體育去做他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把這一支國家隊的名號改成「台灣隊」或是「中華隊」都無法幫助這個國家走出泥沼。兩岸的問題始終必須雙方人民找到一種可行的方式並且達成和解,才有可能終結這個詛咒。

slice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8 年度運動圈十大事件回顧

2018年過去,準備迎接2019年的到來,在這一年中,體壇也發生的許多大小事,就讓運動視界帶您一起來回顧今年的運動圈年度十大事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