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這片寶島上,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叫做「王建民」。

Late Life。與其說是電影入圍了金馬獎,不如說是臺灣的棒球界有這麼一個偉大的球員,他一路的艱辛與堅持,就像一部耐人尋味的電影,帶著每個觀眾起承轉合,曾經,臺灣這片寶島上,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叫做...

作者:y.t.photo

請繼續往下閱讀

    Late Life。與其說是電影入圍了金馬獎,不如說是臺灣的棒球界有這麼一個偉大的球員,他一路的艱辛與堅持,就像一部耐人尋味的電影,帶著每個觀眾起承轉合,曾經,臺灣這片寶島上,有種不約而同的默契叫做「王建民」。

   「投手絕症」在任何搜尋引擎上面鍵入這四個字,前五個搜尋結果裡面,一定可以找到王建民的名字。診間,聽醫生緩緩說出肩關節唇盂破裂,或許你會一知半解,但醫生總會補上這麼一句話:「就像王建民一樣,很難痊癒。」綜合以上,大概可以知道,那締造兩次19勝、背負全臺灣期望的肩膀,傷得究竟有多嚴重。運動員的生涯總是無可預料,受傷也是難免,但誰又會想到,一個在大聯盟連拿兩季19勝的投手,在他最勢如破竹的時候,2008年的一次跑壘受傷,竟然會大大改變了這個傳奇故事的走向。

    王建民的巔峰有多盛?他是第一位在大聯盟季後賽出賽的投手;他是第一位在大聯盟季後賽拿下勝投的亞洲投手;他連兩年拿下19勝也是第一位在大聯盟獲得勝投王的亞洲投手,更甚至拿下2006年賽揚獎票選第二名,如此鬼神的數據,短期內難有其他亞裔投手能望其項背。除了實質的成績外,「只要他先發,隔天臺灣報紙就會多賣30萬份。」那是一個全國人民都會一同熬夜的時代,是他讓全世界的人知道—臺灣。

    為了重新回到大聯盟,2013年參與經典賽,與郭泓志一同捍衛中華隊的勝利,在國人面前,王建民最為人知曉的武器「伸卡球」以6局無失分的好成績氣走澳洲,帶領中華隊一同前進日本東京巨蛋,並再度以6局無失分的成績封鎖日本,無論最終是輸是贏,終於,王建民這三個字,又再一次在國際間被看見,也讓更多的臺灣人開始相信,王建民回來了。

    即使後面的棒球路開始在美國各個體系之間載浮載沉,但不斷尋求奮起的精神,彷彿當年洋基球場40號球衣的身影還在眼前。歷經7支球隊之間的漂泊,這艘艦艇卻從未想過要停泊,「在家裡講爸爸上班是一個很沉重的事情」一個離鄉背井18年的球員,犧牲了陪伴父母、妻小的時間,只為了一份不想認輸的信念。

    「球季中幾乎都有大約1400名待業的球員,但獨立聯盟的隊伍也只有200個空缺。」僧多粥少這就是美國體系的殘酷,很多人都告訴過他,有巔峰過就夠了,急流勇退也稱得上圓滿。「我想證明自己能再上大聯盟,一天就好。」果然放棄並不是這個英雄會輕易說出口的話語,當年的王建民給了全臺灣人希望,也給了正走棒球路上的孩子們夢想,現在的他正用自己的人生,證明,臺灣做得到,真的有人做得到。

    「花開了總是會凋謝,人走到了頂樓,總是要下樓。」凋謝了就再等春天綻放,下樓了休息一下再往上爬,經過棒球農場的改造,以及王建民本人的努力不懈,終於再次踏上大聯盟的投手丘,他用他的伸卡球告訴大家,他還能投。「台灣之光」這個名字並不好揹,但他的棒球人生,儼然成為了一段值得學習的故事,他讓一個平凡的島嶼有了一段不平凡的棒球旋風。

    或許每段故事都像伸卡球一樣,通過了好球帶總會下沉,但王建民始終如一奮力一擲,球球都維持著讓人聞風喪膽的尾勁,維持著棒球故事的後勁。

    筆者友人也是因為王建民在WBC的好表現開始愛上棒球這項運動的,他是臺灣之光,是棒球人夢想萌芽的起點,是臺灣人共同的記憶。

「什麼絕症,他的肩傷好了啊,還回去大聯盟了呢!」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