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1

在農田種大麻,天上突然蹦出一個女兒!傳奇教練Don Nelson的超狂人生!

Don Nelson,史上最偉大、最傳奇教練之一,在球員時代擁有五枚總冠軍,19號球衣已經被塞爾提克退役,在三十一年的執教生涯中,則創下NBA史上最多的1,335勝,三次被選為年度教練,與Gregg...

請繼續往下閱讀

Don Nelson,史上最偉大、最傳奇教練之一,在球員時代擁有五枚總冠軍,19號球衣已經被塞爾提克退役,在三十一年的執教生涯中,則創下NBA史上最多的1,335勝,三次被選為年度教練,與Gregg Popovich、Pat Riley並列史上第一。
 
而這樣不管是球員或教練時代都非常偉大的Don Nelson,又是過著怎麼樣的退休生活呢?
 
近期Don Nelson接受New York Times採訪,就談到了他的退休人生,而你會發現,這個傳奇即使老了,依然在做一些會讓人驚訝的事情。

以下節錄這次訪談的部份內容:




 
NY:「這鬍子不錯。最近蓄的嗎?」
 
Nelson:「這是我老婆的點子。她告訴我她想要把我臉上醜陋的部份拿掉。」(遮醜的概念?)
 
NY:「我看到你戴著勇士的帽子。你喜歡他們這賽季的機會嗎?」
 
Nelson:「我沒辦法給你一個好的答案,因為我沒有研究太多。每一個人都說休士頓很出色。我個人不喜歡休士頓,但這是因為過去幾年達拉斯跟休士頓的爭鬥,你知道的。我是勇士人,所以我會支持勇士,不過Curry必須100%的狀態才能擊敗那支球隊(休士頓)。」
 
NY:「你在2010退休,當時勇士才正準備起飛。你會想念執教的日子嗎?」
 
Nelson:「真的不會。我當時累壞了。我記得我當時合約剩下最後一年,然後他們把球隊賣了。」
 
NY:「你缺席了近幾年勇士的冠軍。你認為如果Chris Mullin、Latrell Sprewell跟Chris Webber沒有拆夥的話,你可以在90年代拿到冠軍嗎?」
 
Nelson:「不。」
 
NY:「為什麼?」
 
Nelson:「我不覺得Webber──在他人生的那個時候──準備好要打勝利的籃球,或者是做任何跟勝利有關的事情。他是一個很困惑的年輕人。他是我遇過最難教的人。這花了他好長一段時間。」




 
NY:「你教練生涯從未拿過冠軍,但是你在綠軍的60、70年代拿過五次總冠軍。你會怎麼形容你的比賽?」
 
Nelson:「我懂得怎麼打球。我跑得不快,所以我是一個很棒的角色球員。我可以搶籃板,可以助攻,可以投籃。我可以做很多融入球隊的事,你懂的,如果你需要一個綠葉。我就是那一種可以融入一支很棒球隊的綠葉。」
 
NY:「聽起來很像是另一個後來也成為偉大教練的Pat Riley。」
 
Nelson:「嗯,我球打得比Pat好(大笑)。他也常常來這裡。我去年才跟他一起度過聖誕節。」
 
NY:「你是怎麼被夏威夷吸引的?」(Nelson正住在夏威夷的毛伊島)
 
Nelson:「我以前會跟塞爾提克的隊友,還有其他隊的球員一起參與軍隊的活動(可能意指宣傳或社區服務)。我們會去越南醫院探訪,然後他們就給我們一個星期的R&R(Rest and relax)到夏威夷玩。我們愛上那星期,結果沒搭上飛機,又玩了一個星期。在那期間我覺得我看到全世界最美的美景。」
 
NY:「當時越南醫院的情況必定很可怕。」
 
Nelson:「那非常非常艱難。那是一次改變人生觀的經驗。當你走過那些病房,看著前線的士兵,有些人沒有腿,沒有手。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艱難的事情。這幾乎讓我變成酒鬼。當你整天去探訪那些醫院之後,你晚上必須不斷喝酒。」

 



 
NY:「你在這裡每天的生活大概是怎麼樣?」
 
Nelson:「我在二十年前就在這裡投資房地產,蓋房子,把它們租出去。這是我們現在的生意。有很多勇士球迷支持我們。我在我家旁邊建了這棟房子,這不是結婚教堂,但很多人會在這裡舉辦婚禮。我的女兒Lee負責處理這裡的業務。她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我有個不是跟老婆生的女兒,而我在過去29年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NY:「你是怎麼找到她的?」
 
Nelson:「當時我人在達拉斯執教,我的秘書帶來一封信。上頭寫著:『親愛的Nelson先生,在1968年,你在華盛頓D.C.碰到一個叫作Debby Dial的女生。九個月後,我出生了。』當時我在塞爾提克陣中,作客華盛頓子彈隊。我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我記得那個女生的名字。我心想,『哇,這可能是真的。』」
 
「所以我把她帶來達拉斯,一個六呎高的金髮女生,看起來就跟我其他小孩一樣。我看到她心想,『她是我的女兒。』我幫她讀完大學,與養她的父母碰面,因為她是被收養的。我的老婆跟我有了六個孩子,但是她是唯一一個跟我搬過來毛伊島的小孩。是不是很有趣?」
 
NY:「而你在毛伊島上也有農業的投資?」
 
Nelson:「是的,我有一塊田。我們會種大麻、花、咖啡,而我其實也有一塊魚塭。」
 
NY:「大麻?」
 
Nelson:「我有處方簽,我在這裡是合法的。當運動員老了,之前受的傷又會重新找上來。(大麻)幫助我可以不用止痛藥來面對那些疼痛,也幫助我處理壓力。」
 
NY:「你抽大麻抽很久了嗎?」
 
Nelson;「沒有,我三、四年前才開始抽。我在執教時從未抽過。我才剛開始而已。」
 
NY:「你會怎麼比較大麻跟酒精?」
 
Nelson:「我不再喝酒了,因為我更喜歡大麻。這其實跟喝酒沒什麼不一樣,只是你不會有後續的症狀。不會酒醉。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會喝過量。但是你知道的,即使你只喝了幾杯,你隔天早上都可能會頭痛。」
 
(事實上,科學研究指出,大麻的成癮性與危害性都比酒精與尼古丁低,相關文章可以參考泛科學的:大麻好毒?)
 
NY:「在你自己的田,你種大麻會賣給藥房?」
 
Nelson:「不會,我只是種來自用。你可以種十株,所以你有很多可以抽。我從未賣過,也不會這麼做。」
 
NY:「品質怎麼樣?」(我覺得記者也想要來一點…)
 
Nelson:「噢,太棒了!很棒的東西。這品種稱為Nellie Kush。是O.G.跟Hindu Kush的混合,這是從印度來的,一個傢伙把這兩種混合在一起,所以我們現在有了Nellie Kush。」

P.S.:大麻在台灣是非法毒品,大家請勿以身試法。




同場加映,Don Nelson是史上最偉大教練之一,但他可能也有史上最醜的罰球姿勢之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