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1/08

【F1】不光彩的結局——Maurizio Arrivabene

台灣時間1月8日凌晨1點30分,歷經半年餘權力鬥爭的Ferrari車隊終於宣布領隊Maurizio Arrivabene去職,並由技術監督Mattia Binotto接管車隊,究竟是什麼原因讓Arri...

作者:Athrun

台灣時間1月8日凌晨1點30分,歷經半年餘權力鬥爭的Ferrari車隊終於宣布領隊Maurizio Arrivabene去職,並由技術監督Mattia Binotto接管車隊,究竟是什麼原因讓Arrivabene的紅軍領隊任期畫上了不光彩的句點呢?以下是F1網站專欄作家Will Buxton的分析...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2008年賽季後,唯一參與F1所有賽季的傳統勁旅紅軍已長達11個賽季未曾拿下任何一個冠軍頭銜,而自2014年1月起接任領隊的Arrivabene正好就佔了這段空窗期的約二分之一時間,Arrivabene領導紅軍的五年期間雖然讓車隊重新找回了競爭力,不過鐵腕作風也讓他在車隊漸漸被孤立,連續兩年在緊要關頭敗給Mercedes車隊成了壓垮他的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由於紅軍最大贊助商萬寶路香菸(Marlboro)的關係,出身於這家知名菸商的母集團菲利浦莫里斯(Philip Morris Int’l)的Arrivabene參與紅軍運作的時間其實比帳面還要長:20餘年的期間Arrivabene從PMI集團的行銷副社長一路爬升至F1委員會的贊助商代表,也因為這樣的經驗,Ferrari總裁Sergio Marchionne決定在2014年聘請Arrivabene好讓他專注於Ferrari與其母集團Fiat Chrysler的經營。

雖然Arrivabene在公眾場合看起來親和力十足,但Arrivabene實際上是笑裡藏刀,在紅軍的維修區裡,一道城牆——無論是實際上的,或是隱喻——在Arrivabene上任後隨即被築起,雖然Arrivabene此意是為了重建紅軍長年潰散的競爭力與士氣,但這似乎也象徵了一波新鐵腕統治的開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某些人來說,Arrivabene只是個唯Marchionne是從的領隊,他盡最大能力除去前總裁Luca di Montezemolo的影響力,並塑造紅軍的新形象;但以長期與他共事的人來看,Arrivabene在這段期間建立起了專屬於他的領導風格,並在紅軍擁有至高權力。

但這樣的鐵腕統治也成了Arrivabene黯然下台的原因:大部分時間只能專注於鞏固權力,而無法分心處理眼前的問題,喪失權力的恐懼,以及戰績壓力所造成的挫折最終轉化成憤怒,讓身為紅軍門面的兩位車手以及工作團隊肩負了許多不必要的負擔。

如果流言屬實的話,Marchionne在生前就有意拔除Arrivabene的帥位(從Charles Leclerc的異動就可看出這點,Arrivabene是希望Kimi Raikkonen續留的),而在Marchionne辭世後,Arrivabene也強烈感受到位置可能不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同一時間成功整合團隊的技術監督Mattia Binotto則被視為繼任人選(不管是不是Marchionne的安排),進而引發了紅軍這段期間的權力鬥爭,兩位高層的流言也開始滿天飛:像是Arrivabene可能會轉任PMI集團為最大股東的義大利職足名門尤文圖斯(Juventus FC)的高階主管,而發揮領導能力打造出擁有爭冠能力賽車的Binotto則是可能受到了Mercedes、McLaren與Renault等隊的招募。

現在我們也看到了結果,提拔Marchionne進入Fiat Chrysler與Ferrari,並決心延續Marchionne政策的Ferrari總裁John Elkann拔掉了Arrivabene,並把Binotto擢升為領隊。但這樣的結果與評價對Arrivabene公平嗎?

如果是職業足球的話,Arrivabene可能在2017年年底就因為戰績問題而被開除了,不過賽車是需要時間才能評價高層政策的職業運動,所以我們現在才能好好反思Arrivabene為紅軍帶來的一切。

但現實仍舊擺在眼前:在Schumacher王朝由Jean Todt領隊、Ross Brawn技術監督與Rory Byrne設計主任為核心的紅軍呈現的是一支人人各盡所能且戰鬥力十足的車隊,而Arrivabene為紅軍帶來的則是相反,雖然紅軍的驕傲依然存在,但氣氛顯然已完全不同,他們已完全感受不到比賽帶來的緊張感與樂趣。

隨著Arrivabene的離去,2019年的紅軍應該能有新的氣象——包含目前唯一能與Lewis Hamilton一較高下的Sebastian Vettel與備受期待的新星Leclerc,以及繼續由Binotto作為指揮設計出來的新戰車,當然最重要的在於紅軍能否吸收近幾年的教訓,並重回那種同甘共苦的昔日氣象。

——————————

Article and photo from Formula 1: Writing was on the wall for uncompromising Arrivabene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