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作者:果子

【1998vs2018】台灣棒球的甲子園之夢:金龍旗&黑豹旗

還記得是念國中那時,某期的《體育世界》雜誌刊登一篇介紹甲子園青棒的文章,極盡讚美日本每年有三千多支青棒隊為了爭取一年兩次的甲子園大會而努力奮戰,也培養出無數的棒球明星,文章的最後一句「如果有一天,全台...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記得是念國中那時,某期的《體育世界》雜誌刊登一篇介紹甲子園青棒的文章,極盡讚美日本每年有三千多支青棒隊為了爭取一年兩次的甲子園大會而努力奮戰,也培養出無數的棒球明星,文章的最後一句「如果有一天,全台灣可以有三十支青棒隊同場競技,那是多美好的一件事」至今仍印象深刻。因為這篇文章,讓筆者對日本的甲子園青棒充滿了嚮往。

甲子園青棒向來為許多台灣棒球人所欽羨

當然,嚮往甲子園青棒的人,在台灣很多很多。

 

從經歷過「KANO」熱潮的台灣棒球前輩,到網路世代觀看線上直播或曾經到過甲子園球場朝聖的諸多球迷,看到春夏甲子園的盛況,想必都會有一種感慨:「要是這種比賽能在台灣舉辦,那有多好。」

KANO在甲子園揚威是許多老棒球人的驕傲

試圖把甲子園經驗「複製」到台灣的嘗試,總共有兩次。

成為「過去式」的那個叫做「金龍旗」;「現在進行式」的這個名叫「黑豹旗」。

「金龍旗」對於30歲以上的球迷而言,是青春無悔的印記;至於25歲以下的球迷,「黑豹旗」是他們關注新生代球員的起點。這裡筆者試圖以簡要的方式比對這兩項均以甲子園為模版的青棒賽事之間的異同。

 

緣起背景

期待將來的台灣棒球博物館能收入金龍旗的文物,圖為甲子園歷史館收集的高校棒球展覽品

1995年12月,正當年代邱復生與聲寶陳盛沺決定合作籌組第二職棒聯盟之時,一項由年代旗下頻道TVIS與少棒聯盟(現在的學生棒聯)合辦的「金龍旗青棒賽」宣告開打。當時不管是主辦單位還是報章媒體都強調這項比賽是以「台灣的甲子園」作為期許。「金龍旗」總共舉辦了八屆,在2003年1月18日由強恕中學擊敗同為台北市的華興中學奪下最後一次金龍旗冠軍後就無疾而終。「台灣甲子園」就此中斷將近十年。

2013年12月,教育部體育署與中華棒協宣布創辦「黑豹旗」青棒賽,為鼓勵全國高中職參賽,只要有在教育部有登記棒球隊的學校均可參賽,期望將過去由「金龍旗」燃起的全國青棒熱潮再次點燃,重振台灣甲子園。

現在距離1995已久,很多事情也可以明講,當時年代會辦金龍旗青棒賽,一個原因是當時TVIS同時丟掉職棒和職籃的轉播權(分別被緯來和東森搶走),三月到十月將來還有第二聯盟(即後來的TML)可以填補,但冬天就真的少了適合的轉播項目,這個時段用長達一個月的青棒直播一來可以填補空缺,二來延續棒球話題,可謂一舉兩得。

第二個理由則是幫自己的第二聯盟提早挖掘未來的可用之材。有什麼比現場直接觀察更有效率?而且因為年代是主辦單位,要趁機接觸與拉攏球員也方便的多。近年曾聽過球探講過一種觀念:如果狀況許可,應該盡可能在選秀時就把資質好的高中生都選進來。看來20多年前的邱復生也是超越時代的先行者。

 

參賽隊數

在台灣這邊的想法,甲子園就是全員參與,不分科班還是社團都一律平等,因此不管金龍旗還是黑豹旗都強調不分組別,只要報名一律接納。

很巧合的,金龍旗與黑豹旗第一屆的隊數都差不多(金龍旗52、黑豹旗51),第二年起隊數都大幅增加。不過金龍旗有統計的實際最多球隊是第四屆的112隊(含分區預賽),但黑豹旗第二屆的參賽隊數就超越金龍旗的高點,達到137隊,第四屆(2016)更達到不可思議的200隊。黑豹旗的踴躍報名,也顯現從金龍旗到黑豹旗這段期間的棒球推廣確實出現成效。

但這裡還是要強調一下,所謂的「全員參與」是指夏季甲子園,這是因為夏季甲子園的性質為錦標賽。但春季甲子園是由專門的委員會根據各地秋季大會的成績選拔出32隊,如果以國內的性質,應該稱為「菁英賽」才對。

 

資金贊助

辦比賽,當然需要人力物力的投入,這在現代工商業社會可以用一個字來囊括:「錢」。前六屆的金龍旗檯面上都是由年代網際獨家贊助。嗯……但你知我知,那其實是邱復生原本投標中職轉播權失敗後轉到籌組台灣大聯盟的資金提取一小部分拿來辦金龍旗。目的?當然是「搶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