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寫在回家之後 – Tony Parker告別聖城始末

「馬刺沒有認真思考過我離開的可能性。」Parker說。 這天,Parker在距離他口中的家1,200哩的Charlotte接受訪問。 對必須和San Antonio這座城市分離,P...

作者:SamLD

請繼續往下閱讀

siltechhsu

Tony, 我懂這個感受, 我完全能理解!我相信所有刺迷都能理解!!
謝謝你為馬刺奉獻的這麼多年...........
祝你一切都好, 還有, 看到你還能在球場快意奔馳真好!

蕭瀟

馬刺到底是一支重建的球隊?還是仍然帶有競爭奪冠的球隊?從這兩個角度去思考Tony Parker的離開應該會比較清晰明瞭。情感上馬刺球迷一定是很難接受跑車的離開,但看到他將自己的球員生涯發光發大似乎是正確的抉擇,但如果我是老闆我會不惜一切留下跑車就是了,成就這段美好的故事(20年終生效力黑衫軍),對聖城文化的加分及綁住球迷心目中的Super Hero,我願意犧牲,正如同Tony Parker也為馬刺補強犧牲了多年薪資。

  「馬刺沒有認真思考過我離開的可能性。」Parker說。

  這天,Parker在距離他口中的家1,200哩的Charlotte接受訪問。

  對必須和San Antonio這座城市分離,Parker依舊感到受傷,不過他更願意將焦點放在「一起走過的偉大17年」。

  所以當Parker重回San Antonio的AT&T center,他希望你們知道背後的故事。

  「我想念關於這座城市的每件事。」Parker說。

  Parker很愛San Antonio,也準備結束準名人堂的職業生涯之後回到這裡生活。然而,他也感嘆已經沒機會向馬刺證明自己經歷過可能中斷職業生涯的股四頭肌撕裂之後,還有能力打出一個高水準的賽季。

  尤其是他去年只花了208天,就提前從原先評估需要休養10-11個月的復健時程中回歸,只為了幫助球隊。

  「但是我不希望外界把焦點放在這上面,」Parker說這句話的時候,正在想像當他重新踏上熟悉舞台,來自全場熱烈的歡迎。

  36歲的Parker發現自己在黃蜂隊的全新角色。除了替補控衛,還是這群年輕人的導師。不過事實上這樣的身分和他過去17年為馬刺所做的事並沒有甚麼不同,唯一差異在於更多的上場時間。

  如今的Parker是黃蜂隊更衣室的領袖,是第一年執教黃蜂的James Borrego的有力助手,幫助他將從Gregg Popovich身上學到的一切從南德州帶來Charlotte。將贏球的文化深植到這支過去30年只打過10次季後賽的球隊。

  「到了職業生涯這個階段,他在這裡比在馬刺更自由。」控衛Kemba Walker說。

  談到Parker,一路從2001年共事到2013年的公鹿隊總教練Mike Budenholzer補充道:「他理解每件能為球隊帶來勝利的小事,不論訓練、影片回放或在更衣室都能用獨特的方式和說話方式影響他的隊友。」

  這些帶到Charlotte的特質也是馬刺所懷念的。

  「我認為比起恭喜他做出對自己最好的決定,每天看不到他在我們身邊更令我難過,」馬刺總經理R.C. Buford說,「我認為我們所有人在尊重他的同時,忽略了他內心渴望的目標。我們想念Tony,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們的團隊缺少這種重要的影響力。如果這種影響力輕如鴻毛,你不會有這麼深刻的感受。」

  所以…如果馬刺這麼重視Parker,Parker也這麼愛San Antonio,那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位馬刺引以為傲的三巨頭之一在進入自由市場選擇離開呢?

  要解釋這個複雜的問題,就不得不提到該死的股四頭肌撕裂傷、與Popovich的談話以及那個與老朋友Duncan徹夜談心的夜晚。

  執教黃蜂之前,在馬刺擔任了兩年助理教練的Borrego還記得那天馬刺訓練館的情景,當時Parker開始針對撕裂的股四頭肌進行復健,這位當家控衛坐在一台伸展腿部肌肉的機器上,左腿上是一個明顯且厚重的黑色支架。

  「他告訴我『我不要用這種方式告別球場,』」Borrego說,「但是我們當時得到的訊息是這個傷很有可能終結職業生涯,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晴天霹靂的消息。」

  2017年西區季後賽第二輪,與火箭系列賽的第二戰Parker左腳股四頭肌不慎撕裂。當時Parker正達到整個球季最棒的狀態,例行賽場均僅10.1分的他在季後賽場均能攻下15.9分。

  「在長期支持、關注我們球隊的人眼中,看著Parker打出昔日風采簡直不可思議。」Buford說。

  五月手術後的復健過程遠比手術本身艱鉅。

  由馬刺復健科主任Marilyn Adams、運動科學與體能培訓科主任Xavi Schelling、研發部主任Lorena Torres與運動表現教練Kelly Forbes為首,這組團隊每天都陪伴Parker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復健療程,包含每天上午的健行活動。

  沒錯,就是健行!

  想起這些往事,Parker笑著說:「在這之前我人生從沒健行過。」

  但是當這段療程開始,Parker每天走過一哩又一哩,甚至在汗水中完成五個小時的重量訓練。

  Parker手術後的兩個月都在San Antonio復健,然後在馬刺醫療團隊的陪同下回到法國度假。當時Parker在一艘遊艇上,在法國與Corsica島之間穿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