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穀保家商新生代鐵捕 腳踏實地往夢想前進

一個捕手,烈日下穿著護具、戴著頭盔,接捕、阻殺、指揮,用想像的就能知道這是多繁雜的位置,大部分的球員9個守備位置都守過,最常聽到的都是喜歡當投手,因為可以主宰全場成為焦點。而林辰勳卻喜歡挑戰捕手這個位...

作者:Lilian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捕手,烈日下穿著護具、戴著頭盔,接捕、阻殺、指揮,用想像的就能知道這是多繁雜的位置,大部分的球員9個守備位置都守過,最常聽到的都是喜歡當投手,因為可以主宰全場成為焦點。而林辰勳卻喜歡挑戰捕手這個位置,「因為蹲了不得不愛吧!而且能掌控全場、帶領投手,又能阻殺跑者還能有本壘攻防戰,這些是其他位置都沒辦法體會到的那種刺激感!」他如此說道。

 

 

耳濡目染的棒球魂流著強打的血液

因為爸爸有在打球,從小就跟著跑球場,爸爸的身邊也很多職棒退下來的前輩們,那時候開始,棒球就成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對於他走上棒球路,林辰勳的阿嬤剛開始是有點反對的,但在他打出成績後,阿嬤也支持他並跟著家人幫他加油著,有著強大的後盾在背後幫著他,讓他堅定地走著下去。

林辰勳從小就展現了打擊天分,少棒、青少棒時期各式聯賽、盃賽的打擊獎、打點獎等,曾入選小馬聯盟的世界少棒錦標賽及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其中在世界青少棒錦標賽的亞太區與世界賽中,共擊出12支全壘打,且在亞太區及世界賽的冠軍賽中還擊出雙響砲,棒打韓國及美西代表隊,被媒體喻為「青少棒怪物」。

 

 

強迫自我成長 「畢竟那是你所愛的棒球啊!」

當青少棒怪物升上高中後,接踵而至的壓力把他打回了原形。在好手眾多的傳統強校—穀保家商—才高一就在木棒組,害怕自己強度的落差銜接不了,「雖然是高一,但壓力還是有,只能強迫自己在這壓力中去享受去成長」,他沉靜地說著,彷彿那些過往還只是昨日發生而已。

打擊好有維持成績的壓力,打擊差有想表現好的壓力,要學會把壓力轉換成動力讓自己去拚,即使壓力把一個人變得不像自己,還是要去接受、突破,他說「就算要承受的事情越來越多,但必須撐過去,畢竟那是自己所愛的棒球啊!」他坦言曾經想放棄棒球過,因為那些摸不著卻又沉重的壓力,但他學會調適自我撐了過去。

人不會一切順遂,那些谷底低潮他卻說是好事,「別一直想你在低潮,也別給自己太多負面想法、情緒,一直想並不會幫助到你什麼也不會讓你更快的走出低潮」他說,對他來說「心態」很重要,面對低潮他認為要回到自己打球最初的原點然後來反省自己。

 

 

習慣一個與眾不同的視界

一場棒球賽,9人中就只有捕手的視角跟其他8人不同,因為面向球場才能指揮全場、觀察四方,除此之外,林辰勳的視界在那顆意外的擦棒球後,變得更與眾不同,時而有亮片存在、時而是飛蚊作祟。國小練球被球直擊過眼睛,小小年紀以為沒有什麼問題,經過詳細檢查才發現左眼的視網膜破洞,鐳射治療後還休息一年才回到球隊。

然而,意外總是悄聲的帶來驚喜,高一的立德盃在蹲捕的時候,擦棒球擊中面罩再次傷到左眼,「過了那麼久又發生了其實有點意外,我一直以為我好了。」,這次不像小時候一樣,以為休息一下眼前一半的黑幕就會散去,沒想到它擴散的更大,明明很緊張、害怕卻不敢表現出來,在附近的眼科檢查後發現視網膜剝落了,即使順利的完成了第二次的手術,飛蚊症等的後遺症還是存在。

雖然剛開始接球還是會怕,但是當捕手沒有害怕的餘地,他也沒有放棄當捕手的念頭,「那種跟別人看出去的不一樣的世界我已經習慣,或許這對我是個考驗,但我還是一樣想繼續打下去,堅持我想的目標前進。」

 

 

低打擊率換取的成長養分

第6屆黑豹旗冠軍戰,又是歡喜冤家穀保、平鎮碰頭對戰。

他印象最深刻的比賽就是這場比賽,4局上落後一分擊出追平比數的三壘安打,在賽前他對自己的打擊並沒有信心,也沒有抱持著太大的希望能為球隊建功,但他說總教練周宗志說了一段話讓他可以調適自己、輕鬆面對,「我讓你打球隊四棒是因為你打擊穩定,不求你有好的表現,但能上壘、擊球點固好,你打出去的球都不會差太多。」

雖然帳面上的打擊成績不佳,但是在配球方面他認為自己有很大的進步,大部分球隊的配球都是教練在休息室配給捕手的,在黑豹旗的賽事中,林辰勳主動要求教練讓他自己配球,捕手要能觀察打者習性與投手當天狀況好的球路,或許花了較多心力在配球方面,而造成打擊率不高,「打了3壘安打為全隊建功我很開心,也幫助球隊贏球,並照著自己的想法配球,在這個黑豹旗是讓我成長最多,我自己也有感覺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