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9

人治?法治?從倪福德事件看中職制度的不完善

倪福德最終和中信談判破裂了,下周彬的「功勞簿」得再多一筆。 其實早在9、10月期間,雙方談判進入倒數階段時,李文彬領隊便在「下週復下週,下週何其多」的無限迴圈下宣稱會努力...

作者:CH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佳偉

下周彬,好詞啊

      

       倪福德最終和中信談判破裂了,下周彬的「功勞簿」得再多一筆。

       其實早在9、10月期間,雙方談判進入倒數階段時,李文彬領隊便在「下週復下週,下週何其多」的無限迴圈下宣稱會努力和倪福德接觸,但對筆者來說,李文彬說他要有什麼驚人的作為就像是馬總統說他要打擊黑心廠商、捍衛食安一樣—聽聽就好。

       我不是中信兄弟的球迷,對我來說,中信兄弟簽不簽得下倪福德,我不是很關心;我也稱不上是倪福德的球迷,我相信倪和他的經紀團隊會讓他找到新的去處,毋須過度關注。我比較關心的是在中職25年來,不論是選秀會、自由球員還是海歸球員的談約以及相關制度總是朝令夕改,讓人無所適從。

       長年來這個聯盟一直處在「人治」階段,法規條文欠缺不說,決議權更是集中在極少數高層的手上,資方占有了絕對的優勢,球員在中職只能淪為被壓榨的對象,甚至在2009年球員工會復會重新運作的那年,不少的幹部及會員在傳聞中遭到球團的清洗與冷凍,因而失去了飯碗。原本這樣的狀況在黃鎮台前會長上任後有所進步,然而隨著他的請辭,某些球團又因此故態復萌,「不爽不要簽」、「不爽不要看」這般拿翹的態度令人不禁搖頭嘆息。

       看棒球已經10多年了,根據我長年的觀察舉出一些因制度不完善所發生的詭異現象。

一、旅外球員特案標準在哪?

       本季郭泓志經由「旅外優秀選手特案」加盟統一,並失去該年底選秀會前三順位選秀權。小小郭在美國多年的表現獲得此權利並無太大爭議,然而在日本14季有49勝的成績,在去年底欲回鍋加盟中職的許銘傑卻得和其他年輕後輩一起參加選秀,實在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筆者查證後也沒有可否適用特案的任何標準,一個沒有任何遊戲規則的遊戲要怎麼能夠讓人能夠心服口服?

二、08年季末詭異的特別選秀會

       2008年季末因應米迪亞、中信鯨的解散,聯盟也辦了一場特別選秀會「安排」這些失業選手作出路。但說難聽一點,我看到的景象像是四隻禿鷹對兩具屍體作分贓般,令人皺眉。

       這個選秀會的規定如下:

      1.中信鯨隊與米迪亞暴龍隊兩隊球員皆必須參加。
      2.入選之球員可享薪資七成之保障,落選球員則不享有保障。
      3.落選球員可取得自由球員資格,球團可自行接觸所有落選球員。

      乍開之下這些規定非常合理,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這完全是直接剝奪了這些失業球員的權利,首先這些球員皆是因球隊而被遣散的非自願失業勞工,在球隊解散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是自由球員了,理當可以比照當年味全和三商的舊例和其餘四隊自行接觸,甚至和國外球隊談旅外發展的可能性,當年留台意願不高的倪福德就這麼地被強迫中獎參加了特別選秀會還差一點出不了國,怎麼看都是一場鬧劇。

三、旅外球員簽約不能拿簽約金?

       在中職的觀念裡,球員一生僅能拿一次簽約金,這也讓球團能夠有更高意願挑選旅外球員,除了能夠在簽約金省下一筆又能擁有即戰力的補強,這對這些在海外辛苦打拚的球員來說實在有失公允。

四、自由球員制度對自由球員真的自由嗎?

  在球員工會的奔走下,自由球員制度終於產生,然而在新版的自由球員制度在2009年開始實施下,僅有周思齊、陽建福、周思齊、張建銘等人行使此權利,前三位後來與原球隊續簽複數年合約,由於球員取得自由球員的年紀皆稍大,加上高額的補償金(註)使得球員間轉隊空間依舊沒有太多空間,自由球員制度也似乎不是那麼「自由」了。

註:根據新版的自由球員規定,原球團可向行使自由球員的新東家要求下列三種條件之一的任一項作賠償。

(1)獲得符合年資規定之自由球員的球隊A,需支付給母隊所喪失之之球員最後一年薪水250%的補償金。
(2)獲得符合年資規定之自由球員的球隊A,需支付給母隊所喪失之之球員最後一年薪水150%的補償金並且轉讓球隊A最接近未來第一輪選秀權給母隊。
(3)獲得符合年資規定之自由球員的球隊A,需支付給母隊所喪失之之球員最後一年薪水150%的補償金並且母隊可從球隊A選擇一位非保護球員名單內的球員。

       這四點僅是中職制度不完善的冰山一角,倘若聯盟依舊不根據相關法令做修訂,「土地公人生」這般歹戲還是會不停的上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