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8

【F1】如何在預算有限下打造F1賽車

雖然俗話說金錢並非萬能,不過在資源需求量極大的F1中,金錢可說是讓車隊邁向成功的極重要因子,但如果工程師效力一支預算有限的中小型車隊,他們該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打造賽車呢? 當March E...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俗話說金錢並非萬能,不過在資源需求量極大的F1中,金錢可說是讓車隊邁向成功的極重要因子,但如果工程師效力一支預算有限的中小型車隊,他們該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打造賽車呢?

當March Engineering在1970年開幕戰南非GP發表由Robin Herd與Peter Wright設計的701賽車時,1970年的F1賽場突然變得難以分辨敵我——包含自家車隊March在內,Tyrrell、STP、Colin Crabbe等車隊,以及在德國GP以個人名義參賽的Hubert Hahne都使用了由這支英國車隊打造的賽車,原因在於701賽車相當經濟實惠(這款賽車一開始的售價是6000英鎊,直到Ford的Walter Hayes善意提醒下才漲到9000英鎊)且具有競爭力(首戰就拿下竿位與第三名),很難想像當時March只由四位工程師以10000英鎊開設數個月。

雖然近年來的F1試圖透過測試限制,以及減少風洞與電腦模擬(CFD)來削減參賽成本,由自由傳媒(Liberty Media)帶領的FOM團隊也試圖在2021年引進預算上限制(Budget Cup),不過大型車隊與中小車隊間的鴻溝並沒有那麼容易就被填平:當今王者Mercedes車隊在2017年花了至少3億英鎊來維持霸權(而且不包括引擎部門),預算大約是前者1/2的Force India車隊雖然穩住了年度殿軍,但長年累計下來的財政壓力讓他們不得不在去年暑假掛牌求售

因此有些中小型車隊改變了設計思維,那就是有些零件能用買的就用買的。

以Haas車隊為例,該隊在2016年進軍F1時就與Ferrari簽訂了零件採購的相關協議,讓他們的賽車外觀能說是活脫脫的Ferrari賽車,而且他們將許多車體結構——包含駕駛艙、賽車底版與導流器等等——外包給義大利車架製造商Dallara製作。

不過即使如此,賽車工程師在預算有限時遇到的挑戰仍然只會多不會少,2000年代的Toyota車隊已經告訴我們即使有無上限的資金也無法保證能換得成績,McLaren車隊近年的窘境也不是光靠砸錢就能解決的。

從本質上來說,預算上限制的額度只是反映出Haas車隊模式會執行到什麼程度而已,前Prost車隊技術監督,目前在Toyota賽車部門TRD擔任NASCAR技術監督的Henri Durand表示:

「預算上限制的底線是決定各隊所能有的員工與硬體設備數量,另外就是決定一輛賽車從開始設計到宣布結束的期間,以及所能投入的人力、物力。當時(Durand效力Prost車隊時)我們在風洞是採取兩班制,基本上預算多寡決定了空力團隊的規模,以及設計賽車的時間與成效。」

Durand於2001年1月從麥隊轉投Prost車隊,當時由Jean-Paul Gousset所設計,搭載冠名Acer的舊年度Ferrari引擎且問題多多(像是懸吊設定是針對普利司通[Bridgestone]輪胎做設定,而非車隊使用的米其林[Michelin])的AP04賽車已經大致就位,無法影響賽車初期設計方針的Durand只能利用不多的資金與不等人的時間針對後懸吊與底版進行升級。

結果趕在賽季第7站摩納哥GP投入的升級套件收到了效果——Jean Alesi拿下了車隊在該季的第一個積分(第6名),並在下一站加拿大GP再下一城(第5名)——雖然這並沒有辦法阻止Prost車隊在賽季後走入破產清算的結局。

「雖然是到摩納哥才推出,不過我們在賽季初期就已經開始設計了」,Durand表示,「如果有更多預算的話我們就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升級,所以如果大家的資源相同的話應該會很有趣。」

雖然風洞與CFD不可避免地成了F1賽車戰力好壞的重要因素,但是相關設備的管理方式可以帶來更大的差異,像是Racing Point車隊領隊Otmar Szafnauer就表示「他們主要的核心並非與其他車隊相較為『不合格』的硬體,而是由Andy Green率領的技術團隊」;這點從該隊去年的表現就可看得出來:雖然資金的週轉問題讓他們升級套件推出時間大幅延後,再加上轉賣過程而必須放棄上半季的所有積分,不過最終仍以年度第七名作收(如果合併計算會是位居第五名的111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